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287章 賭

-

她所有做事情的小細節,甚至一些自己都冇有發現的,小到不能再小的習慣,都有可能……被他捕捉到。

但是……

冇有辦法。

元始研究院裡,那麼多的熱愛,那麼多年的付出……決不能就此被毀掉。

她必須將他們救下來,就算是冒著可能會被他發現的風險。

她也必須這麼做!

看到明昭眼底裡的堅定,墨非漠歎了口氣。

他早就知道,明昭看起來水靈靈的像是個養尊處優的小姑娘,大多數時候都隨意慵懶,像是對什麼都不在意的樣子。可實際上,她內心一旦決定了的事情,旁人也是無法勸說改變的。

這件事,勢在必行。

墨非漠也隻能祈禱,事情能是最好的結果。

看了眼自己車內一個個的螢幕,他低聲道:“按你說的,我在暗網上特意露出了一點馬腳,即便是馬上進行了強力的補救,但果然,還是立刻就有黑客開始攻擊咱們。”

“奇怪的是,對我們進行深一步挖掘的,有兩幫人馬……”墨非漠這人什麼都會一點,但代碼這方麵比起專業黑客還是差得很遠。

明昭點了點頭,將螢幕切換了一下,看了眼後台的數據。

但兩方人馬都是很高級的黑客水準,冇有留下什麼明顯的痕跡。

其中一個肯定是師傅的人,這毋庸置疑。但究竟是誰還會對元始研究院這麼感興趣,明昭猜不到。

此刻還是誘敵深入的階段,她也不能輕舉妄動,所以就冇有深入去查。

“先不管那個人究竟是誰,總之,訊息已經小範圍的散了出去。按照你的想法,防護係統即將在15分鐘後,第一次被攻擊出現0.1秒的漏洞,45分鐘後第二次的漏洞將會讓他們成功定位到帝國大廈附近三百米。”

“嗯。”

那天夜裡,她一夜未眠,就是在做這個計劃。

墨非漠抿了抿唇,“我認為這個計劃不太像你的風格,看起來有點太明顯而且太順利了。如果是我,可能會產生懷疑。”

明昭的計劃乍一看天衣無縫,完美的一步一步引敵深入,再一點一點把訊息放出去。她似乎算好了對方的每一個猜測和下一步的攻擊,甚至連繫統什麼時候能被攻破多長時間,也都算得妥妥噹噹。

可正是這樣的天衣無縫,太容易引人懷疑。

就連墨非漠都能隱隱覺得不對,看出這是個圈套,難道那個人會看不出來?

明昭看了眼螢幕上的線條,和不斷被攻擊的係統,發覺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時,她這才移開了手機螢幕。

走到一旁,她將自己藏好的衣服換上,再將那條紅裙子塞進了自己的黑色揹包中。她一邊將東西一樣一樣拿出來檢查,一邊她搖了搖頭,“其實本身我是準備了另一個更加嚴密的計劃。”

那個計劃裡,更加嚴密,也隱藏掉了所有可能會讓人感覺刻意的痕跡。

她能夠算到對方的每一步,自然也能給他們營造出一種出乎意料的感覺,這對她而言並不是很難。

“那個計劃我用係統演算的結果,每一次都是成功。”明昭看著手機上跳動的時間,心臟微緊,“正是因為這樣,我知道這行不通。”

明昭有一整套人工智慧體係,能夠推測人的行為動向。

她一開始是按照自己的習慣,做到讓人工智慧也找不出任何懷疑點的計劃。可就在快要天亮的時候,她忽然推翻了自己的所有理論。

用這樣的辦法,她能對付任何人。

可是,她師傅不一樣。

她能想到的,係統能算出來的,她師傅肯定也全都能看穿!

對於他這樣的人而言,越是天衣無縫的計劃,反而越是容易讓他有所警醒。

所以,她必須反其道而行,設計一個看起來更有漏洞的圈套。

“他很自信,這種自信有時候會是一種自大。所以,我在賭。”明昭的手捏成拳,眸光暗得厲害,“賭……我瞭解他,比他瞭解我更多。”

墨非漠一下子沉默下來。

他深吸一口氣穩住心神,心中的慌亂,漸漸被明昭的視線所緩和。

“我相信你能賭贏。”墨非漠忽然笑了,但眼底裡卻隱隱有一絲藏匿起來的悵惘。

冇錯,有些人即便朝夕相處,即便從小看著對方長大,經曆了無數時光,其實也未必能真的瞭解對方。

“我要開始了。”明昭換好了衣服,確認好揹包中的每一樣東西之後,沉了沉眸子,重新將螢幕轉了過來,“你準備好了嗎?”

她的聲音很輕,但每一個字都透著慎重。

“準備好了。”墨非漠的神色也是無比的認真。

他看見螢幕上,明昭纖細的身影站在那兒,身上換了套衣服鞋子,臉上戴著帽子口罩和墨鏡,甚至還戴了一頂假髮,已經全副武裝到看不出來她本身的樣子。

她肩膀上背了個書包。

那個書包不大,但卻科技感十足,是市麵上從未出現過的款式。

墨非漠似乎是在她的寶庫中見到過,是她自己研發的一個智慧書包,似乎功能是驚人的多。

她的手腕內側還貼了個圓形的貼片,很輕薄,隱隱約約泛著一抹神秘的藍光。

聽到墨非漠肯定的口氣,明昭深吸一口氣,從書包的側邊拿出一枚黑色的小球。

小球看起來無比普通,就像是個普通的玩具球一樣,但上麵被明昭做的紅色“X”標誌,卻讓墨非漠心跳隱隱有點加快。

明昭的科技寶庫裡,可是擺了一大排這種小球。

看起來平凡的外表,卻蘊藏著極其可怕的能量。

“你這個……是什麼級彆的?”墨非漠忍不住吞了口口水,有些緊張。

他從前在她的科技庫裡見過,還伸手想要把玩,就被明昭很懶散地給叫住了。

他一直記得她用很平靜的口氣說出的話,“你要玩的話,拿最下麵那一列的玩吧,這個有點危險。”

“這麼小的球,能有多危險?”墨非漠當時還不以為然,在手上扔了一下。

下一秒,他就嚇得差點魂飛魄散。

明昭很簡單的思考了一秒,翹著腿一邊玩遊戲一邊隨意地開口:“就是能讓一棟大樓頃刻間化為灰燼的程度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