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289章 是他

-

男人坐回了直升機中央豪華的椅子上,捏了把手心中泛著櫻色光芒的水晶球,“我的小昭兒……他們快樂得讓我有點心煩呢。”

樓下很喧鬨,能看見有小孩子拿著燈籠在街上跑來跑去,大人在身後跟著,快樂的景象下更顯得自己形單影隻。

男人的手指搓了搓,幽藍色的眸子明明暗暗,殺意儘顯。

美好的東西,總是讓人想要破壞呢……

聽到“昭”這個字,瞬時間,幾個屬下都僵住了動作,呼吸都放輕,一動也不敢動。

這個字,是禁忌。

每當主上開始回憶她,便不允許被任何事情、任何人、任何一點聲音打斷。

一旦打斷……

那將迎來的便是滅頂之災。

好在,這一次男人冇有陷入回憶太長的時間,他隻是眯了眯眼,唇角的弧度忽然降了下來。

然後,他的眼神裡透出一絲悵惘,“算了,她要是知道的話,肯定會怪我的。”

直升機盤旋在上空,很快就引起了中心大廈的注意。

安保室內,幾個保安都皺了皺眉,趕緊將訊息報了上去。

“經理,您快看,上空有架直升機!”

“我們冇有收到過任何直升機的降落訊息,也冇有接到任何的預約電話。”

“經理,這直升機已經盤旋了五分鐘了,我們傳輸過去溝通訊號也冇有得到迴應,要怎麼處理?”

經理覺得有些奇怪,趕緊確認了一下自己這邊的預約表。

確實冇有接到任何大人物的直升機,要在他們大樓頂層降落的訊息。那這個飛機,又是哪裡來的?

今天是一年裡最重要的日子,出不得半分的差錯!

“快,先去查一下這架直升機的來曆,然後再不斷髮出溝通訊號,實在不行就讓技術部門出來!”經理確認這直升機是冇有預約過卻盤旋在上空的情況下,頓時有些炸毛了。

每年的春節前後,中心大廈都會有無數的活動,更會有許多達官顯貴來到此處,而且,也是一年裡這附近人流量最大最驚人的時候。

若是此時出一點什麼差錯,他這位置可就不保了!

“經理,今天可是跨年夜,上頭很重視,怎麼會允許直升機飛到咱們大廈上空?按理說在剛剛飛起來的時候就該被截住了吧。”副經理很疑惑,見經理言語間透著激進,臉上忍不住表現出幾分慎重,“咱們最好還是謹慎行事,先打電話到老黃那邊確認一下吧?”

老黃是這個片區的安保局局長,這事兒確實是該問過他。

可經理卻搖了搖頭,“老黃什麼身份,是你我能隨便去找的麼?若是能直接將這直升機趕走,也就不需要找了。”

他十分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最好不要引起任何的波動和上頭的注意,否則又是長篇大論的報告要寫,太頭疼了。

見經理很堅定,副經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。

但他還是不放心,跑到了監控室裡,將高清的直升機畫麵給調出來。

直升機是黑色的,身上隱約泛著一絲瑩潤的藍光,形態是出奇的流暢自然,甚至有點像戰鬥機的外觀,融合得十分帥氣而且有一種超現代的未來感。

“這是我從未在國內見過的直升機型號。”副經理皺著眉,麵露沉思。

“我也冇見過。不過這直升機停得還真是穩,那麼高的高空,今天風又是出奇的大,這直升機盤旋在上頭這麼久,居然看不出一點兒顛簸。”監控室的組長走了出來,看著那畫麵中穩穩噹噹的直升機,忍不住“嘖嘖”感歎。

與此同時,頂樓的畫麵中已經出現了中心大廈的防暴團隊。

他們悄然躲藏在了大廈頂樓的各個角落,同時還有狙擊手架起了狙擊槍,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。

副經理心中一直有些不安。

他其實工作年限比經理還要長上許多,一直勤勤懇懇兢兢業業,奈何如今的這位經理是個關係戶,仗著自己的女兒勾搭上了總裁的一個親戚,求著要來了經理的職位。

當時副經理已經都評選上了經理,可就因為這個空降部隊,而使得自己又重新被壓了下去。

這個世道就是不公平的,就算是再怎麼努力,也抵不上財權之人的一句話。

“經理,重複發送溝通訊號後,對方依舊冇有迴應。”

“我擺手示意,也冇得到任何迴應。”

“經理,是否讓技術團隊發出通牒信號?”

副經理手裡的傳呼機出現了一連串的聲音,他心中微緊,急忙開口阻攔道:“這個直升機的型號我在國內從未見過,而且信號檢測儀也無法檢測到……請慎重行事,以免對方魚死網破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!”

而另一邊,墨非漠也發覺了上空的直升機。

他立即將監控裡的畫麵擷取了出來,放大之後襬在了明昭麵前。

“這個型號……”墨非漠吞了口口水,定睛去看之後,更確定了心中的想法。

他看了明昭一眼,觀察著她表情的變化。

明昭的手在鍵盤上翻飛著,聽見墨非漠的話,她下意識朝著他那邊瞥了一眼。

可就是這一眼,讓她手上飛快的動作瞬間戛然而止。

畫麵中,一架清晰的直升機出現在漆黑的夜空。

京城的天空一向看不到什麼星星,黑漆漆的一片,與那機身幾乎融為一體。而直升機身上細細的銀藍色光澤像是擁有著生命,遠遠看去,就像是黑夜中有一條緩緩流動的銀河,泛著神秘莫測的光,美極了。

雖然看不清直升機內的景象,但機艙的門竟是開的。

隱約有一片黑色的風衣衣角,在不斷被風吹得翻飛起來。

明昭一時愣住,手指重重摁在鍵盤上,一連串毫無規律的字母浮現在螢幕。

足足過了十來秒,明昭才重新恢複了呼吸,收起手回過頭,又一個一個將剛纔輸入錯誤的字元全部刪掉。

四周靜得厲害。

“是他。”明昭喉嚨沙啞,開口的聲音異常的低。

這樣型號外觀的直升機,世界上唯獨他有。

而且,他從不允許其他任何人開走這個機型。

所以,必然是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