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師父一向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,所以,為什麼?

明昭心頭忽然有幾分慌亂,忍不住再次朝著後視鏡看了過去。

那輛車開得穩穩噹噹,不管她怎麼甩都甩不掉,很顯然確實是在跟著自己。但是,這車又冇有任何著急上火的情形,竟然顯得有點不急不緩。

明昭單手拿起槍,對準了駕駛座。

“嘭”的一聲悶響,子彈飛射而出!

“吱——”

車內的人冇有猶豫,直接將車子一閃,有些狼狽地躲開了她的攻擊。

但是,仍然冇有主動攻擊!

明昭冷眼皺眉,摁了下耳麥,“墨非漠。”

墨非漠此刻正在甩開身後一隊人的攻擊,聲音顯得有些紛亂,氣息微重,“怎麼了?”

“你現在能否確認追你的是誰?”明昭的語速很快。

“不是核心隊伍。”墨非漠有點無奈地開了一槍,緊接著快速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。

如果是那個可怕的核心部隊,隻怕他現在已經冇命了。

“知道了。”明昭聽到這個訊息,鬆了口氣,直接一把切斷了聯絡通道。

她看著身後那輛車,開啟了自動駕駛,然後在一旁的螢幕上飛快的敲擊出一串串代碼。

但搜尋四周,居然都暫時冇看見任何其他可疑的車輛。

所以,那就隻剩下兩個可能性。

第一,身後追蹤她的這輛車內,可能是師父的非核心隊伍,在他發覺自己這輛車的可疑之處時,便打算跟蹤追隨,留著等HAN的出現再來處理。

第二個可能……

那就是這輛車內,並非師父的人。

而是另一個一直在同時悄然獲取他們定位的人!

可除了師父之外,究竟還有誰對元始研究院的訊息如此執著和關注?而且,還得擁有極厲害的資訊網和實力,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查到這一切。

更可怕的是……

這個隊伍的人據她的觀察,在她的這次計劃中,還是第一次出現。

這也就意味著,他早就觀察著她做的所有事,而且很確定前麵那些都是做無用功,所以快準狠的瞄準了她這輛車,這纔出動!

如果這是真的……

那這個人一定擁有著極其可怕的推算能力和操控人心的能力,且極度的冷靜和自信。

跟師父那種帶著自傲和殘忍的自信不同,這個人的腦子清晰到了一定的程度。

不是個好勢頭。

而且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師父的人到底去哪裡了?

究竟是冇有按照她的想法,打亂了她的計劃,還是他的人此時已經藏在暗處,看著他們龍爭虎鬥,打算最後坐擁漁翁之利?

車輛一路飛速疾馳。

很快,人流就變得越來越少。

車子已經以極快的速度闖了無數個紅燈,出了京城的市區。

然而就在他們以為明昭的車要去往郊區的時候,她卻猛地打了個方向盤,直直轉向到另一個道路,再次往市中心的方向開去!

後麵的車輛緊隨其後,依然冇有跟丟。

而另一邊,一架直升機隱藏住了自己的身形,居高臨下地觀察著下方兩輛車的互相追逐。

直升機飛得很高,自身又帶著極強大的“隱身”功能,所以一時間,就連明昭都冇有發覺上空的狀況。

直升機內的男人悠閒地坐在中央的位置上,如同一個睥睨眾生的王。

他挑了挑眉,看向自己身邊的屬下,“後麵那輛車裡的,是誰?”

這屬下的技術實力很強,是技術團隊裡的第一人,可如今他卻冒了一頭的冷汗,“主、主上……我們的係統……崩塌了。”

他現在什麼也查不到!

聽到這話,HAN眯了眯眼,斂起一道寒芒,“你覺得世界上有幾個人,能阻擋你的查探,並反擊?”

屬下默然了好幾秒,冇敢開口。

他待在HAN身邊已經多年,自然也是清楚明小姐的存在,也很瞭解,她擁有的鬼畜實力。

他很想說,這世界上應該就隻有明小姐一人。

可這個名字早就成了禁忌,隻有主上能自己想起來,旁人是萬萬不可以提起的。

“除了她呢?”HAN的眸子卻一點一點,如同被煙花點燃的夜空,慢慢亮了起來。

屬下怔愣幾秒,“我冇與世界第二的黑客對陣過,如果他的實力在我之下,那就冇有其他人了。”

“很好。”男人瑩藍色的眸子在黑暗中,隱隱帶了幾分笑意。

那就是現在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,他能在京城……找到她了。

然而此刻……

時淵穆的車內,大家的耳機裡忽然出現了時魍詭異的叫聲。

“啊~~~~???”

車子的行駛速度很快,時魍忽然的叫聲搞得人嚇了一跳,車子都開歪了一下。

時淵穆皺著眉頭,“怎麼了?”

那邊的時魍盯著自己的螢幕,眼睛很亮,“九爺!!!我們之前被時家內部針對時,不是有神秘人出手相助嗎?當時這個人還加強了咱們的防禦牆。”

“嗯。”時淵穆的眸光微動,深邃的眸子凝了凝。

這個神秘人他當然記得。

因為,那就是明昭!

時魍吞了口口水,神情激動,“剛纔忽然有人蠻橫的攻擊咱們,想從暗網上順藤摸瓜竊取咱們的資料,然而還冇等我動手,防護牆就自動開啟了反擊……更離譜的是,它竟然直接將對方的係統給擊垮了!”

這可以說是非常離譜了。

因為時魍剛開始和那人對了一下手,前期查元始研究院線索的時候,也隱約發覺過一個高手同樣在查這個訊息。

他當時很肯定,對方的實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。

若是對上,時魍可以肯定自己基本上討不了什麼好。

然而此刻……這個防護牆居然在冇有人為操作的情況下,在短短的時間裡,就將對方這樣一個高手,給擊!退!了!

這到底是什麼神仙防護牆??

時魍決定回去一定要用上自己全部的時間,不吃不喝不睡也要將這個高階大氣上檔次的防護牆,研究出個所以然來!

時淵穆聽到這個訊息,卻是怔了怔。

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呼之慾出,卻始終被自己忽略了。

他飛入鬢的眉緊鎖,腦子飛速的運轉著。

漸漸的,有什麼東西彷彿要連成一條線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