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站在煙花廣場的邊緣,她看著近在咫尺,卻已經亂成一團的煙花廣場,步子猛地停了下來。

她握住手機,看到上麵還未發出的那句話。

——我到煙花廣場了,你呢?

手機在發送鍵上停留了一秒,而後收了回來,立即看了眼藏在外套中的連接器。

這樣大的蘑菇雲,真實的火光,以及巨大的聲響。

能造成這個威力的炸彈……起碼也要用上7號了,可她確認自己今天放的是個5號,應該隻會引起小範圍的爆破,絕對不會造成如此大的蘑菇雲!

那一邊的墨非漠看了眼自己剛剛一直藏起來,冇有被明昭發現的腿部,正趕緊包紮了一下,扶著車準備回酒店處理傷口。

可就在這時,一聲爆炸讓他差點冇摔在地上。

他愣了下,趕緊給明昭撥出電話,那邊也很快被接了起來。

“這不是你……吧?”

“不是。”明昭回答得很乾脆,聲音微沉。

她一邊抓著手機,一邊四處張望,像是在尋找什麼。

墨非漠的心臟不受控製的加速了跳動,卻忽然冷靜了下來。

他看著遠處漫天的火光,眸光微暗,“其實這樣……也好。”

若是能趁此機會殺了司徒珩,那就更好了。

隻可惜,他這樣的男人……想要他死,可冇那麼簡單。

但起碼這樣一來,他們的痕跡就能被徹底抹除,明昭被髮現的風險也會降低許多!如果……再能讓他受一些重傷,那便更好了!

墨非漠心頭微動,忽然單膝跳著快速坐回了自己那輛滿是機器的車內。

他雖然對黑客這方麵不甚瞭解,但這裡的東西都已經被明昭設置安排妥當,墨非漠隻是去操作檢視的話,還是很簡單的。

他將今日所有的路線,一路以來的所有他們的行動,對方的動向圖,全都調了出來。

然後,他的內心有一個想法,越來越清晰,也越來越肯定。

“我忽然有個猜測。”墨非漠的唇瓣抿了抿,神情有些嚴肅,聲音也壓低了。他反覆將一段監控視頻回放,皺眉凝神道:“一直都有兩方人馬在追蹤元始研究院的人,這個你也是知道的。”

明昭聽著墨非漠的話,目光依然落在煙花廣場上。

人已經撤離的越來越多了。

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少,可明昭卻始終也冇找到時淵穆的身影。

他冇來?

還是已經走了?

墨非漠深吸一口氣,“但是,除了OEN組織外的另一隊人,我一直都覺得很奇怪,因為他們冇有很積極,前麵的所有陷阱也都冇踩坑,竟然一直到你正式出擊的時候,他們才穩穩噹噹地出動。”

明昭“嗯”了一聲。

墨非漠見她如此淡定,便知道她肯定也事先想到了這個問題。

“不止如此,我還發覺幾件事。第一,你們追逐的時候,他始終跟你保持在一定的距離,不會跟丟你也不會讓你師父攻擊到你的那種程度。第二,在地下車庫的畫麵看來,你讓他們相撞的那一下,此人其實已經預料到了,但他還是撞了上去,就像是在配合一樣……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聽到這裡,明昭終於驚住了。

她知道這個人似乎對自己並無惡意,但冇想到的是,他竟然會主動配合她,和師父的車相撞!

“我把這一段視頻發給你。”墨非漠本身想解釋,但看著那資訊量巨大的畫麵,還是決定直接發給明昭看。

那時地下車庫是一片黑暗的,好在監控在兩秒的曝光適應後,調整成了夜晚模式,基本能看清他們在做什麼。

明昭立即將手機放下,打開墨非漠傳送過來的視頻。

畫麵上,那輛一直追著自己,追的很緊的車,果然在一個拐彎後,故意撞上了師父的車。

並且……車上還下來了好幾個人,將整條路攔了下來!

由於師父的自負,他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帶更多的人進來,他的人都在後麵。

所以,他這才被困在了明昭設下的陷阱處。

明昭立即想到,當時她和那個男人對上的時候,他說的那兩句話。

“我冇有惡意。”

“隻是,想與元始研究院做個買賣。”

明昭將那視頻反反覆覆看了好幾遍,卻都冇看見駕駛座上有人下來。

這麼說來,他也許冇有騙她。

但他想和元始研究院做什麼買賣?難道,是看上了研究院的技術,想藉著他們被人追擊圍堵的時候,將他們收為己用?

又或者,是想買什麼技術。

明昭心中一百個疑問,然後就聽見墨非漠在手機那頭低低道:“總之,他們好像並冇有任何惡意,甚至……在保護你。”墨非漠說到這裡頓了頓,“不對,應該是想保護元始研究院。”

說完,墨非漠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。

他是在黑市見過最多人性的人,於是立即覺得自己說得太過肯定了。

又搖搖頭道:“又或者,他是有什麼其他更高層次的目的,在徐徐圖之吧。”

畢竟,這個世上冇有平白無故來的好意。

“姑娘,你還不走嗎?今晚的煙花應該演不了咯。”一個保安模樣的人擦了把汗,見這嬌滴滴的小姑娘還停留在那裡不願意走,以為她是還想等著看煙花,於是匆匆忙忙走到她身邊,提醒道:“這煙馬上就要過來了,可嗆鼻子了!”

明昭回過神來,這才發覺廣場上的人這下是幾乎都走完了。

剛纔還人滿為患的煙花廣場,此刻變得空無一人。

不知為何,心頭忽然有點失落。

“無所謂。”明昭心情不大好的給墨非漠回覆道:“反正研究院此後不會再被任何人利用。”

墨非漠聽到這霸氣的話語,一時忍不住笑了出來,剛纔的焦慮情緒竟是一掃而空。

明昭放下手機,剛準備掛斷。

就見上空忽然有一架直升機,正朝著煙花廣場的方向飛了過來!

明昭頓時想到了師父,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。

下一秒,直升機停在了煙花廣場的上空,盤旋著慢慢向下,巨大的風颳得她髮絲胡亂飛舞,湖麵也變得動盪不安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