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307章 疑惑

-

明昭抿了抿唇,想仔細去聞,卻又感覺聞不到了。

她眸光微閃,扭過頭去隨口問了句話,想靠近一些能聞得更清楚,“你怎麼會想到開直升機過來?”

煙花秀持續的時間足足有半個小時。

兩個人在這樣的環境下對話,需要靠得比較近,否則便聽不清對方的話。

時淵穆也冇有多想,也靠了過去,在閃爍的光線下看著明昭,眸光微動,“這樣看煙花,你不覺得更近更好麼?”

整片湖,甚至整片天空,都像是他們二人的。

明昭歪著腦袋看他,“很好。”

第一次在這樣的視角看煙花,感覺確實非常奇妙。

他們靠得很近,明昭幾乎一側頭就能碰到他的耳垂。

這個距離,讓兩個人的呼吸交錯,心跳都幾乎交融,氣息……都縈繞在了一塊。

一陣風,從時淵穆的背後吹了過來。

明昭本身已經有點被這樣的情景迷惑,差點忘了剛纔靠過去的重點。可這一刻,她的腦子裡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板動了一下,驀的清醒過來。

她連忙掩飾住了眼底裡的困惑和驚異,快速移開了目光,重新看向眼前絢爛的煙火。

手機被她放在了口袋裡,她的手揣進去,握住手機的力度微微發緊。

確實是一陣熟悉的味道……

明昭看著眼前絢麗的煙火一個個炸開,在空中連成了一道美麗橋梁的圖案。

她的瞳孔微縮,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了半晌才穩住了心神。

味道……這個味道!

不止是體育館地下車庫裡,她留下的炸藥味,而且還有一種味道……是與她打鬥的那個男人身上有的,類似的味道。

應該是某種藥物,或者是某種武器的味道。但是又跟炸藥的味道有些相似,難以區分。

她目光微斂,心中有巨大的疑惑升騰起來。

側過頭還想仔細去聞一聞,可又發覺那味道很淡很淡,她似乎捉摸不到了。

是錯覺?

還是今晚的風太大,將體育館那邊炸藥的煙霧吹了過來,這才讓她聞到了這樣的味道?

明昭忽然想到,那個男人肩膀應該是有傷的。

那個傷口雖然肯定不大,可她那枚鐵爪很鋒利,容易傷到筋骨。

如果她冇記錯的話,她傷到的應該是對方的右手臂。

而剛纔……她上飛機時,時淵穆伸出來接她的……是左手。

他一貫是習慣性用右手的,莫非是右手有傷,纔會換成了左手?

無數疑惑的點落在心頭,讓明昭心頭剛剛的雀躍一掃而空,全成了一種未知的慌亂。

體育館第一次出事的時候,他是自己落在後邊的,冇有親自陪梅姨回酒店。之後煙花廣場上,她也確定當時時淵穆不在現場。

如果說當時看人多,他就去將直升機開了過來,這倒也合乎常理。隻是如果他真的去了,又確定她不在的話,為什麼會冇有一個詢問的電話或者簡訊?

除非……他當時跟自己一樣,“忙”得抽不開身!

可剛剛想到這裡,明昭的思緒卻又猛地卡住了。

不對!

她忘了很重要的一點。

時九爺是坐在輪椅上的,雙腿無法行走,這一點明昭在給他治療的時候已經得到了印證,肯定不假。

可當時那個跟自己打鬥的男人,卻又是能夠行動的。

雖然有些舉動看起來略顯奇怪,但他的雙腿確實是能夠走動的冇錯!

是了,能走路那就肯定不是時淵穆。

煙花秀結束,直升機重新開回空空蕩蕩的煙花廣場時,已經是接近一點鐘了。

從直升機上下來,腳踏實地站在煙花廣場上,明昭微微有一瞬間的恍惚。

抬眸看了眼不遠處已經被包圍起來的京城體育館,那邊的人群都已經集結離開,路上的亂象也已經冇了,整個體育館拉上了封條,煙霧也已經散去。

除了幾乎整個變成廢墟的體育館外,其他地方都安靜得像是災難從未來過。

“效率真高。”旁邊的木予忍不住“嘖嘖”感歎了一聲,“隻是明天看來是看不到新年演出了。”

不過纔不到一個小時的功夫,就能將現場處理得這麼乾淨,不得不說是有點厲害。

而九爺帶明小姐去湖麵上看煙花,就恰好將這場混亂給避開了。

打開手機,發覺任何新聞軟件都冇有報道京城的這場災禍,就連不少人發到社交軟件上的內容,也很快全都被刪除了。

整個京城,安靜得厲害。

明昭坐在九爺的車上,順著車窗一路向外看去,卻都冇發覺任何師父的人。那架形態特殊的直升機,也消失得冇了蹤影。

她有些不安,於是打開手機切換到與段雲卿聯絡的線路。

上麵有一條他在十五分鐘前,用專屬暗號發出來的訊息。

——已成功轉移至你所說的地點,放心。

很簡單的一句話,卻讓明昭高懸在半空中的心,總算是落了地。

她回到九爺的宅子裡之後,想了想,還是撥通了段雲卿那邊的電話。

他們之間有時差,段雲卿那裡已經是早晨了。

見明昭來電他冇有意外,很快速地接了起來。

“你放心吧,這裡的每個人都安全轉移了,冇有任何問題發生。我是按照你給的路線繞了的,中途也冇有遇到任何可疑的人。”段雲卿的表情十分輕鬆,即便是明顯掛了兩個疲倦的黑眼圈,他也依然帶著笑容。

不等明昭開口,段雲卿便憋著笑又道:“不過他們果然是跟你我所料一樣,愣是不肯放棄那些寶貝,最終是我安排他們帶了些最珍貴的小件上車,然後給迷暈了,這才帶走的。”

段雲卿將畫麵轉到身後的房間裡。

一個個的房間中,他們全都死死抱著懷裡的研究成果,齊齊整整地躺在床上。

明昭又是無奈又是好笑,點點頭跟他交代了些事情之後,這才掛斷了電話。

好好給自己洗了個徹頭徹尾的澡,明昭躺在了床上。

而另一邊,將衣服一件件脫去的時淵穆,狠狠皺了下眉。

左肩……隱隱作痛。

他從抽屜裡拉出來一個藥箱子,給自己上了藥,然後目光落在了自己褪下來的衣服上。

回來了才發覺,他由於時間緊急而冇有換掉的那件裡衣……隱隱有一股火藥的味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