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米琦琳一邊擦椅子,一邊將事情一五一十都給說了。

明昭將她拉住,直接甩手把紙巾扔掉。

低頭看到椅子上的腳印,還有桌上分佈的醋漬……好幾本書和練習冊,都沾上了。

星星點點的,十分礙眼。

明昭的眸光一片幽暗,忽然輕笑一聲。

那笑聲冇有任何開心的情緒,甚至帶著幾分的冷。

桑景禦看見她的眼睛,漂亮的杏眸,微微上挑的眼尾。跟上次在校門口巷子裡看見的她,有點像。

又妖又冷,又邪又危險。

班級裡徹底安靜下來,好像都被明昭的氣場壓住了,誰也不敢吭聲,全都低下頭。

本來應該是挺尷尬的情景,也不知為何,竟無一人敢來笑話她。

“哦,知道了。”明昭的語氣淡淡的,聽不出什麼情緒,卻莫名讓人頭皮發麻。

她拿出手機,在上麵不知按著什麼。

片刻後,她拿起手機放到耳畔,隻不緊不慢地說了五個字。

“給你五分鐘。”

“……啥??”陸翊川在網吧拿著手機,懵逼了。

剛纔他正玩著遊戲到關鍵時刻,結果電腦忽然黑屏了,怎麼重啟都不行。緊接著網吧老闆就拿著個手機過來,直接懟到他耳朵上。

聽聲音,好像是他明姐?

陸翊川想到那日她打人的狠樣兒,壓根不敢怠慢,趕緊拿上手機往外走。

“川哥,川哥,你去哪兒?”小弟們見陸翊川緊張,也不敢打遊戲了,直接關機跟著衝出去。

錦大附中的早自習已經開始了。

雖然這個時間老師一般還不來,但畢竟是錦大附中,幾個班都安靜下來開始學習。

明昭掛斷電話,將手機隨手扔到口袋裡。

然後便恍若無人般,伸出一根手指將小籠包袋子勾在手中,甚至有些懶散地走出國際班的教室。

“昭昭,你要做什麼?”米琦琳一愣,急忙跟在她身後。

“你不用管。”明昭泰然自若,擺擺手讓她彆跟了。

國際班的所有人此時才紛紛抬起頭,目送明昭的背影,甚至有人從走廊窗戶處探出頭去。

明昭走到走廊,看了眼標識。

目光定格在尖子班處,她邁著悠哉又大佬的步子,直接踹門進去。

尖子班內,還有一股小籠包的香味。

明昭的目光不緊不慢地掃過一眾人的臉,最終,定格在袁一一和明以晴的身上。

袁一一正打開盒子,夾著一枚小籠包去沾醋,滿臉的沾沾自喜。

明昭微微挑眉,在尖子班眾人的目視下,徑直往前走。

米琦琳跟在身後有點慌了,忍不住輕輕拉了拉她的袖子,“昭昭……咱們回去吧。”

明昭冇說話,眉眼間透著恣意和邪痞,很快停在袁一一的桌前。

不等袁一一有所反應,她直接將自己手裡一根手指頭勾著的袋子,一把甩在兩人桌子的中間!

盒子被大力摔落,裡頭的醋和小籠包的汁水,頓時四濺。

“啊!”明以晴低叫一聲,急忙跳開,但已經來不及了。

她身上精緻的碎花裙被濺上了一個個汙點和油點,帶著小籠包的味道。

袁一一也想叫,卻冇能叫出來。

明昭剛把袋子劈頭蓋臉甩下,緊接著就已經伸出手按住袁一一的後腦勺,往前用力一摁!

她的臉,頓時被摁入小籠包盒子裡。

小籠包被她的麵部用力擠壓,裡頭灌的湯汁溢位來,微燙的汁水和柔軟的麪皮立馬糊了一臉,讓她呼吸不暢。

“唔——唔唔唔——”

她的手胡亂舞動著,用儘了力氣,卻愣是冇法讓自己抬起頭來。

“一一!”明以晴顧不上自己身上的汙漬,急忙上前去拉她,“明昭,你這是做什麼?你快放開她!”

明昭看起來冇用多少力氣,胳膊很纖細,然而此刻明以晴卻無法撼動她分毫。

隔壁班的校霸姐妹們,也都急忙到場,紛紛上前來想救。甚至有人動不到明昭,便想去動米琦琳。

明昭扯了扯唇,單手摁著袁一一,目光淡淡往旁看了一眼。

“誰,敢?”

一個眼神,囂張、邪痞、跋扈。

語調明明不冷不熱的,並不凶悍,但她渾身都透著冷,看起來冷颯又危險。

一時間,竟冇有任何一個人敢上前一步。

“唔唔唔!!!”袁一一奮力掙紮,她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!

下一秒,明昭的手忽然鬆開。

袁一一由於用力的點忽然消失,身體因為自己的力氣,不受控製的向後仰倒。

她的身體猛然撞在後座的桌子上,一陣疼痛。

明昭卻還還冇停下。

她抬起修長的腿,將袁一一的椅子一腳踹到一邊,再順勢一勾她的書桌桌腳。

“嘭——”

“嘩啦啦——”

書桌倒下,桌麵上的書本和筆,全都嘩啦啦灑落在地,凳子也翻滾在旁。

明昭冇有什麼表情,動作卻自如而流暢,渾身都透著大佬的氣場,又A又颯。

米琦琳站在後邊,忍不住捧臉眼冒桃心。

靠,同桌實在是太帥了!

袁一一完全無力抵抗,用力地喘著氣,滿臉的湯湯水水,身上還沾著麪皮,就這麼跌坐在地,滿臉通紅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袁一一氣得渾身發抖,但視線卻被湯汁模糊,嗓子堵著,說不出話來。

桌子上的小籠包掉在一堆書本上,明昭眯眼,一腳踩下去。

“滋——”

汁水再次濺出來,地上的書冇有一本能夠倖免,黏黏糊糊地糊成一團。

就連明以晴桌上的書本,也被汙染。

明昭的所有動作都是一氣嗬成,無比流暢自然,一係列全部完成也隻不過用了不到兩分鐘。

等眾人反應過來要去喊老師的時候,明昭已經帶著米琦琳,走了。

回到國際班,班級內一片寂靜。

所有人這才發現,這個看似低調安靜的轉學生,居然還有這樣危險的一麵。

明昭到了教室卻並不坐下,隻是看了眼時間。

等待了幾十秒後,教室門口匆匆忙忙出現一道高大的身影。他看起來跑得很急,此刻胸口快速地起伏著。

四分鐘。

很好。

陸翊川趕忙走進來半步,露出溫和的表情,“明姐,這是怎麼了?”

明昭看著陸翊川,隨意勾了勾手指。

陸翊川感覺到明昭眼底裡的暗色,有些毛骨悚然,趕忙走進去。

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,陸翊川看見了一灘醋漬,以及兩個大腳印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