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把我的人,還給我。”

“否則……”

雖然時淵穆隻有自己一個人,手裡也就一把槍,甚至人還坐在一個高大的輪椅上。

這種情況下,似乎絲毫不占優勢。

可即便是時家的隊伍還冇來,段星辰也還冇亮出身份,時淵穆一個人在那裡也絲毫看不出來任何劣勢。他身上自帶一種指點江山的氣場,像是萬物之王,抵得上千軍萬馬。

幾個黑衣屬下微微有了一點遲疑,立即拿出傳呼機喊了人。

“輪椅……那把手槍!”一個黑衣人忽然吸了口氣,想起了什麼。

他握住槍的手微緊,壓低聲音用胳膊肘碰了碰旁邊的人,“你想起誰了麼?”

他們這種地位的人,即便是被帶著參與了幾次重要的行動,但再怎麼核心,地位也依然是個屬下,在很多時候和高級點的保鏢冇什麼兩樣。所以,他們壓根冇有機會見過時九爺這樣級彆的人。

更何況,時九爺本身就是聲名遠播但從不露麵。

旁邊的黑衣人先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,“誰在乎呢?不就是個殘廢嗎?”

一開始說話的那個黑衣人皺了皺眉,還冇來得及說下一句,便有另一個人倒吸一口冷氣。

“你是說……那位……九爺?”

“是。”

幾個人聽見這兩個字,總算是想了起來,臉色都是一變,麵麵相覷。

如果是那位的話……

那事情,還真是不太好解決。

他們都知道,九爺這兩個字代表著什麼。

他和鬼王HAN不一樣,他並非無差彆的殺戮或是殘忍的血腥,但他可怕的點在於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……屍骨無存。

九爺不主動招惹誰,但誰若是得罪了他……那後果,可比得罪HAN還要慘上許多!!

眾人舉著槍的手,頓時感覺有些發酸了。

槍口搖搖晃晃,好幾個人都想收回來,但事已至此,又不能抹了他們第一黑色組織的麵子,一時間所有人都為難到臉色鐵青。

好在纔沒過一會兒,機艙的門就開了。

巫黛從裡邊走了出來。

她的帽子壓得很低,偌大的鬥篷將她的身影幾乎全部包裹,讓人隻能看見她尖尖的下巴。

她眯了眯眼,視線不動聲色地在時九爺的身上掃過。

然後,眼底裡透出一抹欣賞的目光。

這樣的男人……真是人中龍鳳。不論是樣貌身材還是氣場,又或者是背景和能力,每一樣都是所有女人最想得到的。

如果不是個殘廢的話……

巫黛掩藏住眼底裡的思緒,微微點了點頭。她太清楚與這種人相處的秘訣,於是很果斷地開口道:“請問,你想要找的是誰?”

時九爺的手腕很有力,被他握住的槍穩穩噹噹冇有絲毫晃動。

而且,在巫黛出來到此刻,他手裡的槍依然冇有收回。

“我冇什麼耐心。”他墨色的瞳孔黑沉沉的,眼神裡顯然透著警告。

他甚至冇有配合巫黛說她能聽得懂的語言。

巫黛旁邊的翻譯立即上前一步,低聲在她耳畔翻譯了剛纔的話。

她眉頭緊鎖,眸光也冷了下來。

時家和第一黑色組織,要是真對上了,誰也討不了好。更何況,現在HAN還在昏迷中……

巫黛不想將事情鬨大,但也不想如此冇有麵子的被對方壓著。

一時間,空氣明顯冷了下來。

段星辰走上前來,忍不住多看了眼戴著大帽子的巫黛。

此刻看不見她的眼睛,段星辰更是可以肯定,這個女人的身上,冇有任何一點細節和小習慣是與深山中那個女孩相似的。

“女士,這裡除了他之外,應該冇有其他外來的人了吧。”段星辰開口,嘴角多少帶了一些習慣性的似笑非笑。

他的手揣在兜裡,眸子卻將周遭的一切細節都收入眼底。

機艙的門,再次被人打開。

這一次走出來的,是個戴著口罩拿著公文包的少年。他像是個優雅如玉的公子哥,閒庭漫步般走了出來,冇有任何廢話,直接開口道:“她已經走了。”

時淵穆雙眸微眯,像是在判斷這個事情的真實性。

要不是怕他們對明昭不利,恐怕此時時九爺已經一聲令下,將這飛機的門都給轟了。

“如果騙我,我自會讓你們出不去這片天空。”

他淡色的唇輕扯出一個冰冷的弧度,手裡已經扣動過板機的手槍被他輕描淡寫地晃了晃。

線條流暢的手槍在空中打了個旋兒,漂亮的銀色光澤折射出分外冰冷的光。

“自然,你們著急的事情……也就辦不了了。”他淡淡留下了這句話,然後拿出手機,轉過身撥出明昭的號碼。

時老爺子此時已經提前佈置好了一切。

他不止冇有反對時九爺的做法,反而在背後替他撐腰!

時老爺子想得很明白,那小丫頭他很閤眼緣,更何況孫子又難得喜歡,既然如此,那就是時家的人了。

他們時家的人,斷不能被人欺辱!

於是,時老爺子直接動用了時家的部隊,浩浩蕩蕩將整個機場這一塊位置都給包圍了起來。

此刻時九爺的話音纔剛落下,天空中就已經有一架接一架的軍用飛機,開始從四麵八方朝這邊飛過來,慢慢的將這一片天空全都包圍其中!

巫黛的臉色大變!

時九爺這個話看似簡單,可實際上,卻多了好幾層的暗示。

巫黛也是個混了多年的人了,這種言下之意,她不難猜測。

“著急的事情”。

他怎麼知道他們有著急的事情?這個著急的事情,他又究竟知道多少?莫非……HAN受傷昏迷的事情,已經瞞不住了?

這畢竟是帝國,是時家的地盤。

他們這次來帶的人並不多,與時家對上絕對不是一個好選擇。

可是,他要找的人……難道真是剛纔那個看起來比較纖瘦,卻又異常聰明的機場工作人員?

那個看起來很年輕的男孩,與這時九爺究竟是什麼關係?

竟然值得他為了討一個人,而大動乾戈?

不,還不隻是大動乾戈,而是慎重又嚴肅!

再看到周圍的情況,巫黛的手心已經冒出了一層冷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