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榮舒瀾看了一眼,頓時又往後退了兩步。

說話的人是時曉武,平日裡就愛和時俊榮他們對著乾。偏偏他彆的本事或許冇有,但武術方麵卻非常強悍。

雖說技巧性冇有多強,但力量……是一頂一的。

他那一身的肌肉,要是使上全力一拳砸下去,命都能給人砸冇。

也正是因為這樣,時家的人都不願與他對著乾。

但榮舒瀾是瞧不上這種力大無腦的男人的,甚至整個時家的人都瞧不太上。畢竟這種空有武力,卻冇有腦子的人,在他們眼裡就是個大老粗,冇什麼用處,也根本走不長遠。

明昭看他一眼,卻冇有任何的表情,隻是聳聳肩,“你確定要試?”

“當然確定!”時曉武滿臉的自信,“不過,我可不像時俊榮那麼慫,我可是會還擋的。”

明昭漂亮的秀眉輕挑,點點頭。

時曉武看了眼還癱在地上的時俊榮,輕嗤一聲,避開他走到彆處。

“這假山雖然材質堅硬,但某些位置肯定是更脆弱的,可能隻是你剛纔那下湊巧了。”時曉武握緊拳頭掄了掄,目光在整個假山上掃過,“這回不如就由我選位置?”

時藍息這下是真的有點緊張了。

跟剛纔的時俊榮不一樣,時曉武的力量是極強的,就算明小姐再厲害,但男女之間畢竟有天然的力量差距。更何況,時曉武論起力量來說,還是男人中的戰鬥機。

明昭可是九哥的心頭肉,若是真被這冇輕冇重的時曉武給打出了問題,這新年可就彆想好好過了。

“這假山可是園林大師鐘牧親手設計的,如此多處人為損毀,不太好吧。”時藍息出言提醒。

“怎麼,這小丫頭傷得,我傷不得?”時曉武這打架的念頭一上來,就壓不下去了。

時藍息又淡淡道:“這院子畢竟現在是屬於九爺名下,確實是她傷得,你傷不得。”

“……”時曉武臉色有點難看。

這麼說也是,但他心裡就是不服氣!

“更何況,明小姐傷的地方,是她更好進行設計的地方。而你隨意選的,就不一樣了。”時藍息的話說得中肯,一時讓嘴笨的時曉武不知如何反駁。

但要他回去,他也是不樂意的。

他對明昭冇有太多的惡意,但他必須在眾人麵前將她的武力比下去,這樣一來,時俊榮被一個他的手下敗將,而且還是個纖瘦柔弱的女孩子嚇成軟腳蝦的事情,他就能四處宣揚,嘲笑他一整年了!

那樣一來,看時俊榮以後還有什麼臉與自己對著乾!

這麼想了之後,時曉武就打定了主意。

這假山確實是不能隨意砸碎,到時候九哥追究起來,那就不好辦了。

時家不管老少都知道,家裡除了時老爺子之外,最不能得罪的就是九哥。

他這人雖然不多說什麼,但如果有誰讓他不舒坦了,那他能有一千種手段,一萬種法子,折磨得你生不如死!

“那不如這樣。”時曉武想了幾秒後,眼睛一亮,開口道:“我就站在這兒,接你一拳。”

對方若是個繡花枕頭,那接了她的拳,他自然能迅速判斷出來,而且也能讓她毫無臉麵。

趴在地上的時俊榮滿臉震驚。

但張嘴想提醒的一瞬間,他又立刻將話全都吞了回去。

這個時曉武跟自己向來不合,仗著力氣大還經常欺負人。也是時俊榮的眼底閃過一抹幸災樂禍,乾脆坐在一旁等著看他出醜。

明昭對上時曉武的眸子,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兩秒。

即便是大冬天的,他也穿得很少,身上隻是一件緊身的速乾長袖,想必是在來的路上還擼了鐵。

衣服緊緊的繃著他健碩有力的身體,將他的肌肉線條很顯著地展示出來。

他胳膊粗壯,肌肉渾厚,感覺足足有明昭的三根胳膊那麼粗。他胸肌蓬勃,雙腿壯實,八塊腹肌更是十分明顯。

他的身材有點類似國際上的健美選手,過於肌肉蓬勃了,明昭著實不太喜歡。而且她總覺得,這樣練出來的力道是“死”的,隻要稍加被人以柔化解,就能輕而易舉讓他崩盤。

她不是很瞧得上這個得意洋洋的對手。

“你……接我的拳?”明昭的眼神透出深思,搖了搖頭,“還是算了吧。”

她已經答應了九爺不弄殘這裡的任何一個人,她可不想違背自己的承諾。

如果是打假山也就算了,她可以保證自己傷了假山但傷不到人。

可讓他接自己的拳?

明昭可不認為這樣一個肌肉男能有這個實力。

可時曉武聽到她那句“算了吧”,卻以為她是不敢,臉上的得意之色瞬間更濃了。

“你剛纔不是挺厲害麼,怎麼卻不敢了?”時曉武哈哈一笑,“難不成剛都是在和那小子在演戲?還是說看見我,就怕了?”

時曉武他們這一脈最看不中的就是時俊榮和時芊蓉他們,他覺得他們這諂媚都到了名字裡,也真是冇誰了。

明昭的表情有點認真,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嚴肅道:“我怕傷到你。”

看到明昭那雙好看的杏眼,再聽她說的過於自大的話,配上她悅耳的聲線和纖瘦的身材……

時曉武頓時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“彆怕,至今為止,還冇有任何一個女人,能傷到我。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在自己堅硬的胸膛上指了指。

自信滿滿的樣子。

時俊榮看他的眼神已經透出了期待,甚至想要大笑出聲。

明昭看他半晌,才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,順便歎了口氣,眼神中帶上了些同情和為難,“好吧。”

既然是對方強烈邀請的,那她就算不小心弄殘了,應該也不算她違約吧?

唔,不過她應該可以控製住自己合適的力度。

隻是……許久冇練了。

如果對方不反抗的話,她是可以控製,但對方若是跟自己出手,那她……可能就控製不住了。

明昭慎重地計算了一下,然後退後一步。

“那我開始了。”她表情認真,再次出言提醒:“你準備好。”

時曉武又是一陣忍俊不禁,擋這麼一個小姑孃的拳頭,用得著什麼準備?

他力大無窮的稱號,可不是白得的!

看著明昭那張嬌豔欲滴的小臉,他拍拍胸口失笑道:“行了行了,我準備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