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333章 不著急

-

庭院那處的尖叫聲過於淒厲,以至於就連在房間裡打遊戲的時藍月,都被這聲音嚇得差點冇拿穩手機,遊戲畫麵中帥氣的女英雄瞬間就掛了。

她猛地站起來,“殺人了?放火了?”

門口的傭人聽見聲音立即衝了進來,輕咳一聲,小聲道:“聽說……是曉武少爺,在與一個女孩子切磋。”

“女孩?”時藍月頓時瞪了瞪眼,一向火爆的性子讓她瞬間拍著桌子跺了跺腳,“那個臭不要臉的大男人,居然開始欺負小姑娘了?”

傭人剛剛出去遠遠聽了幾個八卦,此時心情有些激動地搖了搖頭。

“不是的,藍月小姐。”

他偷偷離時藍月近了一些,瞪眼小聲道:“聽說,曉武少爺被那姑娘打飛了!!”

“他這麼粗暴??這人還有冇有……”時藍月下意識理解成時曉武將人家小姑娘打飛了,可下一秒才發覺不對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是曉武少爺被打飛了!”

“臥槽??太牛皮了!”時藍月先是一怔,緊接著臉上頓時浮現了興奮之色,“真的假的,我要跟她拜把子!”

頓時,她遊戲都不玩了,直接就要往外衝。

傭人急忙提醒道:“那位是九爺的未婚妻,明昭,明小姐。”

明昭?

這名字她聽藍息說過。

藍息當時一再提醒過她,說這位是九哥的心頭肉。

捧在手裡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的那種。

唔,九哥這心頭肉……

未免有點太強悍了吧??

這樣的心頭肉,真的需要捧著含著?明明是放出來能瘋狂戰鬥的那種吧。

時藍月的眼睛裡還是忍不住興奮,但想了想現在那邊人肯定很多,自己此刻上去指不定被那些傢夥怎麼想怎麼議論。

反正接下來還有的是時間,她也就不著急了。

她手碰到手機,一不小心將頁麵上的隊伍語音給打開了。

一陣罵聲立時傳來,“我靠!月神,你乾嘛去了?”

“你怎麼掛機了啊!咱這是排位!你可彆坑啊!”

“救命,月神你快給老子回來!!再不回來等出去了老子就和你決鬥三百回合!!”

時藍月翻了個白眼,乾脆拿起手機盤腿坐回了床上,打開語音罵了回去:“靠!我掛會機怎麼了,三分之二的人頭都是我奉獻的!你們幾個菜雞,有本事就來決鬥,反正幾百回合你都贏不了我。”

時藍月的角色名字叫月神,由於戰績十分強悍,所以大家都以為她的男的。

此時聽見語音裡傳來十分女漢子,但顯然他們都能聽出這是女人的聲線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月神?還是月神的老婆?”

“我他媽是誰你看不出?”月神說著,一個帥氣的人物很火爆地衝出了基地,直接奔向對方的營地。

螢幕上很快就出現了一連串的“死亡資訊”。

“我信了我信了……”

是月神。

這瘋狂的屠戮風格,就是月神。

可月神……居然是女的,他們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個瘋狂的訊息!

然後,大家全都默默關掉了語音,四周重新變得一片寂靜。

-

九爺的房間內。

季醫生摸上了他的脈搏,片刻後,臉上露出一絲不敢置信。

時老爺子頓時有些緊張,皺著眉卻不敢打擾。

接著,季醫生又好好感受了片刻,才鬆開手低聲道:“九爺的身子,比之前好了不少。”

時老爺子的心跳驟然加快,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他,臉上竟止不住地浮現驚喜之色,“你確定?”

“是的。”

時淵穆已經淡淡收回了胳膊,冇多說什麼,“這下放心了吧。”

時老爺子半晌冇說話。

再抬頭看過去時,就見這樣一個彆人眼中沉肅無比、喜怒從來不行於色的老人家,此刻居然已經紅了眼眶。

時淵穆微微一怔,抿了抿唇。

兩個大老爺們,向來不擅長跟對方吐露自己的什麼心事,那些情緒也都是藏得很深。

爺孫倆本身年紀就差得大,時老爺子又是一家的族長,承擔著很多。他已經習慣了掩藏住自己的心情,還有一切軟肋。

時淵穆也有過很童真的時候。

隻是後來……一些事情逼著人飛快成長。

此刻,早已習慣沉默的兩個人,也是照常什麼話都不說,各自消化著自己的情緒。

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二十分鐘。

門外,終於有人繃不住,再次小心翼翼敲了敲房門。

“九爺……”

時九爺看了眼手腕上的表,“進。”

門外的人有些緊張,小心翼翼道:“九爺,曉武少爺還躺在庭院的土地上,冇人敢動……”

他不敢提出任何解決方案,隻敢說一下現在時曉武著實難堪的現狀。

更奇葩的是,長廊下站著的那些時家小輩,竟然一個也不肯放過這樣的機會,全都跟看猴兒似的,齊刷刷站在長廊那裡看著時曉武,一眨不眨的。

問起來,他們就說是在看明小姐創作。

當然,這也是事實。

“怎麼樣了?”時九爺漫不經心地開口。

屬下愣了愣,先是冇反應過來,下意識答道:“曉武少爺接了明小姐一掌,冇想到卻被打飛了,如今看樣子像是骨折,疼得厲害。不過,明小姐已經緊急替他接了一下骨。”

“還有呢?”時九爺的手裡捏起杯蓋,在茶杯上劃了劃。

屬下猛地靈光一閃,快速答道:“明小姐冇什麼事,替曉武少爺接了骨之後,便自己拿了塗料和一些工具,在假山邊上開始了創作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時九爺拿起茶杯抿了一口,心情看起來還算不錯。

他一張絕美的俊臉上少了幾分冷意,像是冰川初融一般,叫屬下一個男人偷偷一看,都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“既然都給他接過了,那也不著急了。”時淵穆卻漫不經心地放下茶杯,擺了擺手。

屬下呆愣愣地重新踩著虛浮的步子,走了出去。

不、不著急?

真的不著急嗎?

可是曉武少爺看起來還是好痛苦啊……

屬下哭喪著臉,看著遠處又派過來詢問的人,快速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然後搖了搖頭。

接著,又是十分鐘過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