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怎麼回事?籠中籠現在還做外賣了??

這個店向來很牛,電視節目上個不停,不開分店,每日限量銷售。平時光是店裡的生意就已經忙不過來,怎麼可能還做外賣。

可是,他們的衣服的確是店員的專屬服裝。

“這裡。”明昭泰然自若地邁步走到門口。

店員恭恭敬敬拿著筆遞給她,樣子看著很耐心。

明昭接過筆,龍飛鳳舞地簽了個醜醜的大名,點點頭道謝:“辛苦了,放下就好。”

“是。”幾個員工露出禮貌的微笑,“那您請慢用,我們就先走了。”

幾個人陸陸續續將幾個袋子,整整齊齊放置在門口的置物架上,這才離開。

國際班內,寂靜了好幾秒。

緊接著,一陣嘩然!

米琦琳走到門口,看了看明昭,小聲道:“真的是籠中籠?我們剛纔說的那個籠中籠?”

明昭懶散地眯了眯眼,並不太在意的樣子,“是吧。”

她拿著一袋不緊不慢地走回位置,放在米琦琳的位置上,然後才衝著班上眾人隨意道:“大家想吃的,自取。”

太霸氣了!!

大家都有點不太相信,紛紛看著門口的袋子仔細跟記憶中的對比。甚至有人去網上搜尋籠中籠的標識,以及他們現在是不是開始做外賣了。

袁一一更是不信,本身尷尬得想逃走,此刻還是忍不住冷嘲道:“籠中籠根本不做外賣,你少在這兒騙人了!更何況,這裡起碼有十幾份寫著是蟹黃味,可籠中籠自己店裡一天總共也就限量二十份而已。”

“拜托說謊也說得像一點吧!”

明昭懶得搭理,陸翊川趕緊上去打圓場,“我帶你們去醫務室。”

米琦琳此刻卻已經率先拆開了袋子。

一陣熟悉的香味,撲鼻而來!

如果是假的,怎麼可能如此香氣撲鼻!

更讓人震驚的,是這一盒盒的小籠包,都用保溫袋細緻地包裹,所以剛纔味道纔沒能透出來。

米琦琳掀開蓋子,熱氣蒸騰而出。

漂亮的小籠包是籠中籠獨有的包法,上邊還點綴了一塊鮮亮的橘紅色蟹黃。

班上眾人看到這裡,哪還有不明白的道理!

這就是籠中籠的蟹黃小籠,如假包換!

“啊啊啊真的是籠中籠!!而且還這麼多!明昭你從哪兒弄來的?”

“我靠,我還從冇吃過,趕緊幫我拿一份!!”

“真的是蟹黃味的!媽媽呀,我吃到了籠中籠的外賣!我能吹一年!”

明昭有點犯困,看著大家激動萬分的樣子,歪了歪腦袋,“這小籠包很稀奇?”

“當然稀奇了!限量的,巨難買!”米琦琳已經快速開吃了,明昭一眼就看見她鼓鼓的腮幫子,和發亮的眼睛。

明昭拖著下巴看她,“慢點吃。”

“唔唔唔。”米琦琳快速點頭,吞下一口後,睜大眼睛盯著明昭,“昭昭,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”

明昭隨手擺弄了下自己沾上醋的練習冊,想了想,“哦,就路上不小心中了個獎。”

“哇,那你運氣太好了吧!”米琦琳信以為真,一臉佩服。

明昭收回目光,想到早上。

深淵彆墅內,又是一大桌子的早餐,她看見小籠包晶瑩剔透的,就多吃了幾枚。

時九爺問她:“這小籠包,你喜歡?”

明昭認真地點頭,“很好吃。”

於是時九爺大手一揮,很隨意地吩咐道:“既然如此,我讓人給你班上送過去幾份,你跟同學們分著吃點。”

明昭本想拒絕,但想到米琦琳這個吃貨,這才點點頭道謝。

她想象中的“幾份”,大概就是三兩份的樣子。

她想象中的小籠包,也隻是街邊攤隨手買下的那種。

早自習,就在小籠包的香味中過去了。

第一節課時,大家都已經整理好食物垃圾,還特意在教室裡噴了芳香劑,避免小籠包的香味引起老師們的注意,從而牽連到明昭。

但第二節課下課時,明昭還是被請去了辦公室。

辦公室裡,明以晴和袁一一已經坐在邊上,尖子班班主任孫老師臉色有點黑沉。

她們都換了身乾淨的衣服,頭髮也已經洗過,還有點濕潤。

“好了,既然明昭同學也來了,事情也說清楚了,趙老師你現在應該可以喊明昭的家長過來了吧。”孫老師語氣表麵上看著客氣,但言語裡全是不滿和嫌棄。

趙老師不肯,冇理孫老師,隻是拉著明昭坐下,溫聲問道:“你來說說這件事。”

孫老師翻了個大大的白眼,“剛纔我們班袁一一已經說過一遍了,不需要再說了。”

“每個人看到的角度都不同,需要多方麵來看事情。”趙老師說完,就看嚮明昭,等待她開口。

明昭言簡意賅,幾句話就將事情說完。

趙老師目露滿意,瞭然道:“所以,是袁一一先去鬨事,強行更換你的早餐,還欺負米琦琳同學,踩臟了你們的椅子,所以你纔去討回公道?”

“嗯。”明昭輕輕點頭。

孫老師卻輕哼一聲,將手裡的教案重重扔在桌上,“轉學生剛來學校上課冇幾天,就又是請假,又是鬨事,這還不請家長??”

“這樣的學生,我建議還是請家長來聊一聊,然後轉班吧。”金牌班的錢老師看熱鬨不嫌事兒大,也輕嗤一聲,“趙老師,你們班月考成績降得那麼厲害,你再弄來個鬨事的差生,下個月評比你是不想要獎金了吧。”

趙老師驀然皺眉,麵色不悅,“班級成績起落,從來都是集體,而不能怪罪到個人頭上。而且孩子就在這兒呢,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?”

一向懶散的趙老師不高興起來,倒是讓錢老師愣了下,不再說話了。

明以晴的手絞著,目光晦暗不明。

請家長?

不行!

如果爹地媽咪來了,大家不就知道明昭是她的姐姐了嗎?

然而不等明以晴開口,門口就傳來輪子與地麵輕微摩擦的聲響。

緊接著,辦公室的門被輕敲兩下。

一道磁性低沉的嗓音,從門後傳來,透著上位者的矜貴,語調卻很認真,“你們好,我是明昭的‘家長’。有什麼話,可以跟我說。”

辦公室的門被打開,一張異常高級的輪椅,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之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