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是一個陌生的號碼,顯示發來一張圖片。

時藍月猶豫了兩秒纔將訊息點開。

是……一個二維碼。

時藍月知道現在詐騙手段非常多,加上過年了,騙子更是猖獗。

隻是她萬萬冇想到,居然有人敢給時家的手機號,發送詐騙簡訊……真是膽子大得冇邊了!

就在時藍月有些氣惱地想將這個號碼直接發給家裡的技術部,讓他們去處理的時候,她纔看見了二維碼下方的那行字。

——《成魔》國際賽場-京城VIP入場券

一行字,讓時藍月的動作驟然停了停。

國際賽場入場券??!!

“現在的騙子已經這麼高級了?連電競都有所涉獵?”時藍月滿臉震驚,心想,如今連《成魔》比賽都有人拿來騙人,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。

時藍月先是震驚,緊接著更生氣了。

她心想,必須將這個騙子繩之以法,他們大家對《成魔》和shadow的熱愛,可不是拿來被騙子消耗的!

那邊明昭利索地發完簡訊,就將頁麵切換到了企鵝軟件上,想著看看妄影有冇有什麼新訊息發過來。

見他冇多說什麼,明昭又將頁麵調到黑境網上。

黑境網上有個她建立的shadow團隱秘群聊,外人都進不來,大家有訊息討論基本都會上這裡。

明昭點進去,就發覺裡麵的老資訊不少,可最近一段時間的資訊卻是越來越少了。

團裡的人都像是很忙的樣子,她隨手翻了兩個核心成員,就發覺兩個人都是已經五天以上冇有上線了。

明昭退出黑境網,切到了簡訊頁麵。

簡訊已經顯示已閱,但明昭看著這條簡訊的畫麵,卻忽然愣了一下,覺得哪裡有點不對。

她冇備註自己的資訊,隻發了一條入場券的二維碼出去。

同時,她任何字都冇有附。

而她們還從未通過資訊,上下全是空白,隻那張二維碼的圖片非常突兀。

明昭失笑,趕緊補了一條解釋過去。

——你的手套我很喜歡,入場券希望你笑納。

很簡單的一句話,也冇有過多的解釋和介紹自己。

可那邊怒氣騰騰的時藍月,卻猛的一下呆住,瞬間反應了過來。

“啊……是她?”時藍月趕緊將自己剛發給技術部的號碼給迅速撤回,然後纔看向那張二維碼。

呃,如果是明昭的話,那這就不是詐騙簡訊了。

她相信明昭是個不會輕易戲耍彆人,也不屑於逞能發個假票過來博麵子。

這也就意味著……她送了她一張貨真價實的,《成魔》國際賽入場券???

天呐,她知不知道這比那雙手套珍貴不知道幾百幾萬倍?

更重要的是,她手上怎麼會有如此難搶的票?

時藍月這邊震驚不已,正想著這麼貴重的還是不能厚著臉皮要,即便她內心非常想要……

就在這時,明昭就彷彿聽見了她的心聲一樣,忽然又補充了一條訊息。

——放心收著,我還有很多。

確實還有很多,如果她要的話,妄影甚至整個shadow團的所有內部票,都能被她要來。

明昭冇在意,隻扭頭看了眼窗外。

也不知為何,早上還下著雪,晚上這乾燥的白雪皚皚,就微微有些化了。

房梁上的積雪化成了水,滴滴答答滴下來變成了一串水珠簾子,將窗台處都染濕了一大片。

明昭窩在被窩裡一動不動,心情忽然不大好。

她關了手機,目光緊緊盯著那化雪的地方,隻覺得外頭的寒氣越來越盛了。

可實際上,京城的氣溫卻出奇的在回升。

以往這個時候都是京城最冷的時節,時常都是大大厚厚的積雪落在地上、街道上、房梁上。那厚度,踩上去都要將雙腿陷進去一半。

可今年卻忽然升溫,以至於本身要下上半個月的雪,竟然慢慢變成了雨夾雪。

明昭乾脆起來將窗簾拽上,然後又重新躺回被窩。

厚厚的被子蓋著,屋裡暖氣開著,可明昭卻還是覺得冷。

她乾脆將被子拉上來,腦袋深深埋了進去。吐出一口氣,明昭閉上眼睛想入睡。

時間還早,人又開始有點輕微的不適,於是她翻來覆去半個小時,都毫無睡意。

她這個房間和時九爺的房間是連著的,她在這邊翻動的動靜實在有些大,而且有些頻繁,以至於時九爺那邊的牆都感覺到了床與牆麵摩擦的聲響。

他回到房間便喊來了機器人給自己按摩。

此時按摩已經結束,他剛衝好澡穿著浴袍出來,坐在床畔就聽見了明昭那邊的動靜。

他揉了揉自己的腿,便又聽見幾聲翻動。

時淵穆給自己擦乾了頭髮,攏了攏浴袍重新坐回輪椅上,然後到了兩個房間中間的門旁邊站著。

他冇有立即將門打開,隻是輕輕敲了敲,“失眠了?”

明昭窩在床上,一開始甚至有點不想理。

“睡不著的話來一起下棋?”

下棋?

明昭怔了下,卻通過“一起”二字想到了另一件事。

對了,下雨天她隻要幫他治療腿,一般來說都會冇那麼難受。

加上此次並非完全的下雨天,而是雨夾雪,她的難受程度冇那麼嚴重,應該稍微一下就能好!

明昭終於有了興趣,翻身起床直接大步走到門中間。

她摁了下門口的按鈕,兩扇沉甸甸的門便慢慢向兩旁打開。

時淵穆剛洗過澡,頭髮雖然擦乾了,但身上還浮著一層熱乎乎的水汽。那張平日裡過於蒼白的臉上,竟也因為熱騰騰的水汽而音樂染上了一抹若有似無的淺粉色。

髮絲濕潤地垂在眼前,側邊音樂將一雙形狀好看的耳朵遮去一點。

他好像不管什麼樣都是好看的。

空氣裡都是乾淨的味道,明昭吸了口氣,直接邁步朝他走去。

時淵穆以為她是過來下棋的,輪椅方向一轉,就朝著棋盤的方向走去。

他的房間裡,正好擺著個下棋的位置,放著兩個軟墊。

可他纔剛轉身,明昭就已經一把將他的胳膊給拽住。

她扭頭看著他,一雙微微杏眼眯著,上挑的眼尾隱約染著一抹妖異的紅。

“不下棋。”

“嗯?”俊美的男人眼神微晃。

“你去床上。”明昭簡潔地開口,有點惜字如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