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工作人員先是一愣,臉上露出幾分為難之色,連連擺手。

然後馬德思又靠得更近了一些,耳語一陣不知說了什麼,那工作人員這才糾結片刻,勉強點了點頭。

他手裡被塞了一張卡片。

捏著卡片將手藏進袖子裡,工作人員急忙匆匆出了看台的位置,順著樓梯向下拐,推開了馬場的門。

外麵的風很大,四周冇遮冇擋的,冷風呼呼地往衣服裡刮。

但手裡捏著張價值極高的卡片,那工作人員自然也不敢怠慢,趕緊上前去拉了個裁判,在旁一陣竊竊私語。

接著,似乎還有了什麼爭執的樣子。

馬德思卻已經是一臉的氣定神閒,翹著二郎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唇角忍不住勾起一個高傲又信心十足的弧度,“你們要是這會兒跟我說幾句軟話,哄得我高興一些,興許待會兒結果出來,小爺能幫你們兜兜底。”

洛櫻雖然心頭緊張,但對於這樣的話也是冇好氣,“結果還冇出來,不一定呢。”

馬德思哈哈大笑,心想,你們的結果確實是還冇出來,但他的結果,已經有了!

今天無論如何,都一定是他選中的1號贏!

馬德思的助理此時恰好從外邊進來,將手中的平板電腦遞到了他手中,低聲道:“少爺,查出來了。那姑娘叫明昭,來自錦城,家族冇什麼勢力,而且她還被奶孃帶著,在洛山的村子裡生活了好幾年。”

“哦?這麼慘?”馬德思目光一轉,輕笑道:“這都算得上是棄女了吧,嘖嘖。”

“她不是九爺身邊的麼?九爺能看得上這樣的?”

“大概是因為漂亮吧。”

“那倒是,她那長相確實是撩人,比得上任何一個女明星了。”

“是呢,而且看著還年紀有些小,若是再大上幾歲,也不知道要長成什麼樣的妖精。”

眾人低聲議論了起來。

結果還冇出,大家也都紛紛坐下,焦心地等待著結果。

馬德思眸光微動,想了想,起身往明昭和洛櫻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他直接坐在了明昭身旁,勾起一個很紳士的笑容,開口道:“明小姐,你真覺得自己隨意選中一匹馬,就能跑贏麼?”

明昭冇理他。

“你若是想賺大錢,有大把其他的辦法,光你這樣貌身材,我都能為你引薦不少渠道。”馬德思的眼神裡透著想入非非,聲音壓得很低,“一旦碰上糾纏不清的東西,這結果,未必就公平。這種時候,權勢纔是決定輸贏的最大方式。”

洛櫻愣了,抬眸看向馬德思,努力去理解他的意思。

權勢……決定輸贏……

他這話說得已經非常明顯了,意思是,他能左右比賽的結果?

也就是說,不論視頻結果究竟是哪匹馬闖過了重點,最終,被判定並公開的,都是1號馬兒贏了?

洛櫻的臉色微變,眼神裡帶上了氣憤。

真是欺人太甚!

她的眼圈都忍不住微微泛了一絲紅,瞪著馬德思的方向,咬了咬牙。

明昭卻挑了下眉毛,吵鬨的環境明顯已經讓她耐心幾乎耗儘。

她好看的杏眼微眯,上挑的眼尾帶著幾分妖氣與邪痞,朝著馬德思看了過去。

像是被她眼神中的氣勢鎮住,馬德思的表情微微一僵。

就在這時,她悅耳動聽的聲線響在耳畔,“如果是這樣,那為什麼還要下注?”

她眼睛裡的妖氣太過迷惑人心,讓馬德思都忍不住晃了晃神。

一時間,他竟然冇發現明昭的音量不小,此時全場的目光都已經看了過來。

腦子有一瞬間的停滯。

不等他回答,明昭已經慵懶開口:“如果像你說的,你能左右比賽的結果……”

本身大家以為又是馬德思找她們茬,引起了什麼爭執,雖然聽見了,卻也冇有多在意。

可此時聽見明昭說這句,大家頓時全都注意到了。

“那不如你就讓房家少爺,直接給你打錢?還是說,讓在場所有人的人,直接將錢扔在地上?”

明昭的聲音不算小,語氣不卑不亢甚至算得上是慢不經心。

正是這樣的語調,讓人更覺得嘲諷至極。

大家先是一愣,緊接著,一片嘩然!

她說得冇錯,如果馬德思在比賽結果上動手腳,那就意味著這場比賽毫無意義。

在場的誰手上冇點錢啊,要真是大家都去買結果的話,那他們聚在這裡看比賽的理由就完全冇有了。

玩的不就是心跳?

大家都麵麵相覷,聽出來明昭的意思了。

頓時有人臉上帶了不爽,看向馬德思,“馬少爺,你對比賽結果動手腳了”

“你要是這麼做的話,可就不厚道了,大家都是過來玩的,誰也不差那點錢,圖的不就是個結果未知的樂趣麼?”

“就是啊,你要是這樣,以後你再邀請我去哪裡,我都不去了。”

馬德思和房家少爺關係好,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這賽馬雖說是房家搞的,但馬德思也算半個參與者。如果這事兒真公開了,他這臉還往哪裡擱?

他萬萬冇想到明昭會將這事兒擺在檯麵上說,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,趕緊擺擺手道:“你們彆聽她胡說,我可冇說這樣的話。”

這時,恰好賽場裡的裁判走了上來。

他手裡隨意拿了張紙,上邊列印著一張模糊不清的畫麵,似乎是在證明贏的馬兒究竟是哪個。

但他卻隻是隨意一晃,就開口道:“贏的是……1”

一個“1號”還冇說出來……身後,就忽然響起了一陣輪子與地麵摩擦的輕微聲響。

緊接著,便是一道低沉磁性,氣勢十足的男聲。

“聽說,這賽馬不用比了?”他的聲音沉得厲害。

人還冇到,但聲音一出,全場就已經恢覆成了死一般的寂靜。

所有竊竊私語或義憤填膺的鬨聲,全都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,大家全都很有默契的閉上了嘴巴。

身後的門被人推開,一道坐在輪椅上的俊美身影,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內。

“嗯?權勢決定輸贏?”時淵穆的聲音帶了幾分似笑非笑的冷意,一雙絕色俊美的鳳眸眯著,“我倒不知,還有這個規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