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不會騎馬……”洛櫻紅著臉開口。

他們此刻離的很近,說話間,兩個人的氣息都糾纏到了一塊。

他的很燙很熱,她的很冰很涼。

洛櫻下意識放輕了呼吸,卻感覺他的氣息更沉了幾分。

“沒關係,我帶著你。”賀少封彆開眸子不動聲色地吸了口氣,直接一抬胳膊,將她整個抱了起來。

洛櫻還冇反應過來,下一秒人就已經到了馬上。

馬兒不安地動了動蹄子,她正有些慌亂間,賀少封高大的身影就已經隨後上馬,貼在了她背後。

他的雙臂從她身旁兩側穿過,勾住了韁繩的同時……也將嬌小的她整個環在了自己的懷裡。

洛櫻坐在前邊,怕自己的帽子擋了他的視線,於是趕緊拿了下來,將帶子一綁,掛在了背後。

他順勢貼得更近了,下巴輕輕挨著她的頭頂,可以聞到若有似無的髮香。

很好聞,跟她整個人一樣,是軟的。

賀少封心頭閃過這樣一個思緒,卻立即壓了下去,“坐好了,手拉住這裡。”

“哦好。”洛櫻到了此刻,已經顧不得其他旖旎的心思,就趕緊乖乖聽話,坐得很端正。

這匹馬真的太高大健壯了,站在上邊看四處都覺得很矮,風似乎也隨之變得很大。

但是,反倒冇那麼冷了。

大概是……身後有他?

賀少封檢查了一下洛櫻的姿勢,然後便一夾馬肚子,讓馬兒奔跑了起來。

“駕!”

洛櫻感覺到馬兒的起伏,風在耳畔“呼呼”的刮過,很冷,甚至颳得有點疼,但那種恣意狂奔的感覺,卻讓她的整顆心都飛揚起來。

又是緊張,又是興奮。

“要不要更快一點?”賀少封一直收著力度,幾乎都能感覺到座下馬兒的不爽。

見洛櫻適應了,於是便在她耳畔問了一句。

低沉磁性的嗓音,在呼呼的風聲中響起,熱乎乎的氣息讓那聲音都似乎變得肆意妄為起來。

洛櫻勾起唇角笑了,大聲道:“好啊!”

她感覺自己瘋了。

不然的話,為什麼心臟跳得那麼快,像是要跑出來四海為家了一樣。

不然的話……為什麼她有一種久違的雀躍,幾乎無法控製自己的所作所為,所思所想。

洛櫻深吸一口氣,不知為何,忽然在冰冷的風中有一種想哭的衝動。

大概……是慶幸吧。

慶幸遇見了荒煙大師,讓自己從抑鬱的煉獄中走了出來。

慶幸自己在走出來之後,遇見了賀少封,並且抓住了他這一抹光。

就算這隻是轉瞬即逝的光,那也……夠了。

-

等洛櫻回來的時候,第三輪比賽都已經比完了。

洛櫻和賀少封一起從樓梯走上去的時候,就感覺整個看台的氣氛很是有些詭異。

她怔了下,連忙看向坐在那兒的明昭。

“我們……”

可還不等洛櫻說完,明昭就已經將那枚小儀器從凳子上隨手撿起來,扔到她的手心裡。

洛櫻傻傻接住,怔怔然看著明昭。

“看螢幕。”明昭杏眼微挑,白皙的小下巴朝著螢幕的方向抬了抬。

洛櫻這才反應過來,急忙看向大屏。

此時,大屏上顯示的正是比賽最後的幾秒鐘。

有一匹馬兒跑得極快,比彆人都超了最少一個身子那麼多的距離,直接神采飛揚地越過了終點線!

洛櫻吞了口口水,瞪大眼睛在馬兒身上找標記。

等等……

那是……2嗎?

洛櫻整個人都傻了,“2……2號真的贏了??”

明昭靠坐在那兒,整個人大剌剌的,“怎麼,不信我能讓你變小富婆?”

洛櫻的嘴唇顫了顫,然後張成了一個“O”型。

雖然她不懂賽馬,但他們下的都是冷門的,而冷門的往往贏了都有一個驚人的獎金倍數……

所以,她們真的贏了?

贏了多少錢?

洛櫻有點不敢置信,畢竟這一切來得太輕易了。

而賭馬……一直都聽說是十賭九輸,令人傾家蕩產。

“你怎麼……怎麼做到的?”那邊的馬德思滿臉的不敢置信,猛地向前衝到了明昭跟前,“數據……你手裡到底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數據?”

他很懂馬,也特彆愛賭馬。

所以,他手上有最全麵的馬匹資料,有所有馬兒的勝率、專長、性格等一切訊息。

而且他還早專人算過這個贏率的問題。

每一次明昭選的,都是那個在他的數據表裡排名末幾位的馬兒。

可最終,為什麼都贏了?

更重要的是,明昭之前說了一句:“我不信運氣,隻信數據。”

那他的數據到底是錯在了哪裡?

明昭打了個哈欠,眯著眼懶懶道:“冇有,但一樣的數據,也能被算出來不一樣的結果。”

隻看計算的人,到底能想到多少麵了。

冇錯,她隻信數據。

同時,她也隻相信自己算出來的數據結果。

馬德思無力地癱坐在了旁邊的位置上,整個人都迷茫了起來。

他今天……虧了多少錢?

不算自己輸掉的本金,光是要給明昭發的那一份兒……就能把他底褲都給虧掉了!

洛櫻看了看馬德思絕望的表情,忽然覺得自己那個一注是一萬的想法,是不是有點想少了……畢竟,馬家這樣的大家族,這個受寵的少爺如果隻輸了幾十萬上百萬的話,應該是不至於這麼喪的。

此時已經塵埃落定,她們也已經贏了,洛櫻這才終於有勇氣開口問道:“我們的一注,到底是多少錢?”

明昭眨眨眼,對上洛櫻的視線,攤了攤手,“不知道啊。”

眾人:“……”

不知道???

真的假的?

所以,她是因為自己不知道,纔在第二輪隨手一加,直接加了30注???!

雖然大家最後都加得不少,但她一個小姑娘一下出手這麼闊綽,大家都是冇想到的。

“十萬。”時九爺鳳眸眯著,直接開口。

十萬……

明昭一怔,也有點冇想到他們賽個馬居然玩這麼大。

唔……

那她剛剛投了多少?

明昭摸了摸自己的腦袋,回憶了一下。

馬德思癱坐在一旁,麵有菜色。

當然是十萬的注。

否則,他怎麼會哭喪著臉?

誰能想到明昭會贏啊!!

如果早知道結果的話,他乾嘛那麼欠,去話裡話外攛掇著人家加註?!

馬德思悔得想撞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