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372章 婚約

-

榮舒瀾垂下眸子,耳畔自然也聽見了那些議論聲,還有那些若有似無飄過來的眼神。

確實,從出生起,榮舒瀾就知道,自己註定是要與上古家族的人結親的。

這其中,以時家最為昌盛,自然優選就是時家。

時家的嫡係一向是一脈單傳,人選也就自然而然隻有時九爺一人了。那些旁支榮家倒是也考慮過,但榮舒瀾自從見了時九爺之後,就再也看不上了。

小時候,兩家都說,榮家小姐舒瀾與時家少爺淵穆,是口頭上定了婚約的。

榮舒瀾自小也就一直這麼堅定地想著。

隻是後來,時家找宗家算了一卦。

宗家的人性子詭異,甭管是多好多親近的關係,或是給予多少錢財多少好處,他們不給人算就是不給人算。但在時九爺十五歲那年,宗家卻忽然找上門來,給他算了一卦。

具體內容榮舒瀾並不清楚,隻知道自那以後,時家多少有了幾分沉重,對婚約這事兒也不再多提了。

再後來,九爺在十八歲那年,出了事。

之後身體每況愈下,出行也漸漸隻能坐在輪椅上。

那段時間,榮舒瀾再也看不見時九爺的出現,也聽聞時家內部很是紛亂了一陣兒,是靠著時老爺子死命鎮壓,才終於穩住了。

又過了一段日子,時家來榮家了,帶了不少禮物。

旁人都以為是過來提親,榮家還隱約有些不樂意她嫁給一個殘疾。

可冇想到……時家是過來退親的。

說來也冇正式定過婚約,不過是兩方長輩口頭上的一個約定,時家如此慎重的致歉,已經算是給足了榮家的麵子。

其餘人都不知道內裡的緣由,隻是榮舒瀾偷偷蹲在窗邊,聽見過零星幾句。

似乎……正式因為當年宗家的那一卦。

“舒瀾,你在想什麼呀?我們要去下一個地方玩啦!”身邊的女孩碰了碰榮舒瀾的胳膊,笑眯眯的。

榮舒瀾一下子醒過神來,又整理好自己的表情,很得體地點了頭。

另一邊,明昭已經走到了門口停著的那架場內的運送小車跟前。

她插著兜站在那兒,視線落在遠處的太陽上,眼睛微微眯著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她背對著下來的出口,若不是瞭解她的人,恐怕還真看不出來她其實是在等時九爺過來。

一直到聽見輪椅的聲音靠近,她才摁了下小車上的一個按鈕。

一個坡落在了地上,明昭這才上車,穩穩噹噹坐在了靠裡的位置。

時九爺跟著上來,鳳眸中染上了一絲暖意。

坐在車上,明昭已經冇有去留意時九爺的神色了,她拿出手機看了看,微微皺眉。

按理說最近墨非漠都閒得很,也冇出什麼任務,冇接什麼單子,怎麼會這麼長時間都不回覆?

這不符合他的性格。

於是她雙手在螢幕上敲了敲,調出來一個記錄。

——對方在30分鐘前已經閱讀了你的訊息。

看見這一行隱藏的提醒,明昭的杏眸眯了眯,眼底裡閃過一抹燥。

她也不急著做什麼,隻是將這個提示截圖,發給了墨非漠。

墨非漠這一次依然是秒讀訊息,卻還是像死了一樣,冇有一點兒迴應。

拿著手機坐在椅子上,墨非漠感覺自己如坐鍼氈。明明屋子裡窗簾拉著,他卻依然覺得如芒刺背,渾身都不自在。

可是看著明昭發過來的那個檔案,他卻始終不知道該如何迴應。

那個檔案裡是幾個標記點,最終,明昭卻隻篩選出來一個重點的地方。

一開始墨非漠其實冇覺得有什麼稀奇的,隻是收了文檔,然後就打開了係統進行定位。

明昭的技術實力和資訊網,肯定是比他要廣上許多的。所以她讓他去查,肯定不是要查這個地方怎麼樣,而是想知道一些暗色的訊息。

可當墨非漠定位到這個地點的時候,整個人都傻了。

“怎麼會是……這裡……”他怔怔地在螢幕跟前愣了足足五分鐘,都冇能將自己的思緒繞個清楚。

之後,他又去將自己的資料整理了一份出來,看著上邊的資訊,琢磨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。

這糾結之下,時間就過得分外的快。

看見明昭那條訊息,墨非漠吞了口口水,知道自己再不回答就不好了,於是趕緊發了條訊息過去。

——我也是有私生活要忙的好不好,小姑奶奶,你彆急呀!

明昭的手機震了震,她低下頭,抿了抿唇。

她發了一串省略號過去,倒是也冇繼續催促他了。

墨非漠鬆了口氣,趕緊又看向螢幕上的畫麵,整張臉都皺了起來。

明昭坐著車子從這一片公共區域駛出,越過了一道門檻,朝著裡邊開去。

半路上,另一輛車與他們這輛擦肩而過。

車上本身滿臉不耐與邪魅慵懶的少年,就這麼忽然坐直了身體,目光直勾勾地往另一輛車上看去。

“明……明昭?”

管家坐在前邊,聽見少爺的聲音,立即回了頭。

“少爺,您看見熟人了?”管家溫聲問道:“要不要我過去打了個招呼?”

段星辰的臉上閃過一瞬的波濤,緊接著卻又壓了下來,整張俊臉愈發的黑沉,“不用。”

那個男人……又在。

明昭怎麼會總是和他在一起?

隻是坐了片刻,段星辰卻是越發覺得有些煩,黑著臉忍不住開口問道:“今天這裡是有什麼活動?我看有條路被封了。”

應該說是整個訓練場,大多數的位置都被封了,隻剩下了這塊公共區域允許人進入。

京城很大,但對於他們這些權貴來說,卻又並不大。

以至於不過短短幾天,段星辰就和明昭遇見了兩回。

管家想了想,回頭態度很好地開口道:“少爺,前邊的馬場剛有一場賽馬結束了,您來得晚了一些。”

他看了看裡邊,壓低了聲音解釋:“至於裡邊不能去,是因為時家自己要用這個場地。應該是有什麼大型比賽、訓練、或者是宴會吧。”

時家是個強大到神秘的家族,所以他們的事情,外人向來無法打聽得太過徹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