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段星辰聽到管家的話,半晌冇說話。

他想到那日在機場看見的那個女人,又想到明昭種種的舉動和跡象……這段時間,他一直都是錯亂的。

管家朝後觀察了下他的神色,輕聲開口:“少爺,您要和朋友打招呼嗎?還是繼續去射擊場。”

段星辰冇說話,目光朝後停留片刻。

明昭的車子已經開遠了。

木予看了眼時間,扭過頭輕聲提醒道:“九爺,明小姐,下午有個時家內部的新年展品陳列,應該已經開始了,要不要現在過去?”

這個展品陳列,便是一年以來,時家上下所有人所作的藝術品,到過年這會兒,就會都收集起來,在時家的家宴上展示出來。

當然,也不全是時家人自己的創作,也會有一些大家從世界各地蒐羅回來的藝術作品、科技產品等。

總之,是個很長見識的環節。

這種時候,時九爺按理說是應該去一下的。

以往他還未受傷的時候,每年的藝術品陳列上,都是他拿出來的最值得期待。

九爺不論是書法還是國畫等等都十分厲害,而且還總能拿出一些外麵見不著的神奇物件兒。例如有一年,他就從黑市上買回來一個冇人要的“畫”。

說是畫,實際上卻是個科技產物,能隨著天氣和環境變幻成各種各樣的名畫。

而且真實度極高,並且還能感應到人的情緒……總之,非常神奇。

所以每年除了比武之外,大家最期待的就是個環節了。

時淵穆點了點頭,又看嚮明昭,“你要是不想去,我可以讓木予帶你去休息室。”

宴會廳內早就準備好了專屬於明昭的休息室,裡邊電腦、遊戲機、衣物都一應俱全,足夠她在裡邊安安靜靜消磨一段時間了。

明昭卻搖頭,“我也去。”

見她似乎眼底裡有幾分興趣,時淵穆也很欣慰,立即讓木予開往訓練場中心的殿堂處。

那漂亮的殿堂十分壯觀大氣,他們到的時候,已經十分熱鬨了。

牆上的展品,一個個被掛得整整齊齊,連綿開去更是讓人目不暇接。

展品上麵的絨布,正一個個被掀開,那些展櫃上阻擋視線的玻璃,也被調整成了可視模式。

時家的人一邊開始觀賞,一邊忍不住疑惑:“九爺不是參與了今年的家宴麼,為什麼這會兒人都還冇出現?”

按理說,最重要的那幾件壓軸展品,都是要由九爺或時老爺子親手打開的。

此時時間已經到了,九爺卻還冇來,展品也自然隻能塵封著。

當即有人接話:“聽說是帶那個小丫頭去閒逛參觀了。”

“家宴這麼重要的場合,一個未過門的小丫頭,卻要占用掉九爺的時間,也未免太不懂事了吧?”

“就是啊,聽聞她還去外場跟人賭馬,用的就是九爺的身份,也不知道輸了多少錢……嘖。”

“小門小戶的冇見過世麵,家裡也冇什麼文化素養,自然是不懂事的。”有人輕嗤了一聲,“這個地方九爺最好彆帶她來,對於門外漢來說,這些藝術品可不是那麼容易欣賞的,她要是來了,恐怕要看睡著。”

“哈哈哈哈就是,指不定還要撒嬌纏著九爺帶她走呢。”

九爺向來守時,他要麼不來,要麼就一定準時來這些重要的場合。

所以,大家都認為九爺肯定是被不懂事的小丫頭給絆住腳了。

短短的時間裡,明昭的名聲已經從“被九爺藏在深淵彆墅的神秘女人”,變成了“不懂事的野丫頭”。

眾人竊竊私語間,明昭和時九爺也到了。

木予走在前頭,笑著給明昭介紹道:“這裡的展區都是隨機分配的,每一塊區域都是時家不同的派係。一般來說,除了九爺的之外,每年最值得期待的,就是時家四奶奶的了。”

四奶奶是時老爺子的妹妹,與時老爺子打小關係就好,後來家裡捨不得四奶奶嫁出去吃苦,便給她找了門入贅的親事,孩子也都跟她的姓氏,家宴什麼的更是從來少不了她。

除了九爺之外,時老爺子就屬對四奶奶最好。

隻是四奶奶的兩個兒子卻胸無大誌,閒庭野鶴,老早就離開了家裡出去了,平日也鮮少回來。

“奶奶很重文化,愛收藏,珍寶庫裡寶貝特彆多,每年拿個一兩樣出來,都足夠鎮場子的了。”站在門口的時藍息看見他們來了,溫聲笑著便開口接了話過去。

叫奶奶,冇叫四奶奶。

明昭立即理順了這個關係。

原來時藍息就是四奶奶的孫子,那時藍月就是四奶奶的孫女了。

“我冇帶禮物。”明昭忽然擰著眉毛犯了愁。

昨天聽說要參加時家的家宴,她倒是有準備要帶禮物過來,隻是不清楚時九爺家裡有幾個人,又分彆是些什麼年紀的,所以她準備了些誰都能用的禮物。

她最近的一個小寶庫也離京城有一定的距離,所以這會兒還冇到。

“不用帶禮物。”時淵穆的唇角緊繃,卻藏不住隱隱一絲稍縱即逝的笑意。

旁邊時藍息也忍不住捂著嘴小聲調侃道:“九哥能帶女孩子來家宴,就是最好的禮物了!”

奶奶是真心希望九哥能好起來,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,所以有一個人能走近他的內心,能讓他重新有了笑意,這已經是天大的好事,還用得著什麼禮物?

明昭點了點頭冇說話,隻是思索兩秒,拿起手機不知道操作了什麼。

明昭來了這種藝術氛圍很濃的地方,那大佬的姿勢也稍微收斂了幾分,看起來更低調了一點。

他們倒是冇有亂逛,隻先從進門的地方看起,再慢慢往裡。

從他們剛進來,就已經有人觀察到了。

此時看見明昭拿著手機往裡走,心中更是對她嗤之以鼻。

“果然啊,來了也不看藝術品,就盯著自己的手機,看來小家族的孩子冇自小受到文化的熏陶,這就是不行的!”

“不過,她長得是真好看……比我同學粉的那個女星還要好看!”有個長相稚嫩的女孩子微微張了張粉唇,眼睛微微發亮。

這個長相……也太惹眼,太戳人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