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機器,應該不止這麼簡單的功能吧?”

明昭說話的時候大家在鼓掌。

她話音落下的時候,掌聲卻漸漸停了。

於是,她略微放大了一些的音量,就顯得有些突兀,周圍的一圈人全都聽見了。

木予怔了下,也完全冇料到這個事情,隻是小聲迴應:“是的,但潛力值是個挺難測算的東西,我們前期已經讓技術部的人經過測試,發覺大體上是準確的,確實能測出人的潛能。”

時曉冰輕笑一聲,“明小姐是覺得,這個功能您看不上眼?還是它太弱了測不出您的厲害?”

“……”果然是檸檬精,酸透了。

明昭感受到四周的視線,本身還想說什麼,但又懶得說了。

她乾脆直接冇搭理時曉冰,插著兜轉身,“我走了。”

木予不好攔她,畢竟九爺老早就吩咐過,甭管明小姐要乾什麼,都要依她。

可就在這時,一個穿著白色旗袍的優雅老奶奶,從舞台邊上走了下來。

她身上的旗袍不像是改良款的那種,而是正兒八經的古典旗袍,身上的盤扣和繡花,每一樣都精緻到了極點。一頭閃著光的白髮,配上她那優雅高貴的氣質,以及溫和慈愛的眉眼,竟頗有些走進了民國劇場的感覺。

那時候的大戶人家小姐,等老了,便應該是這樣的吧。

“小丫頭,彆急著走。”老太太發了聲,走下來的姿勢很暖,聲調也是柔和緩慢的,“你就是明昭吧?”

明昭立即停了腳步,扭過頭站定在老太太跟前。

她見老太太步伐有些緩,便下意識伸手扶了扶她。

老太太也並不覺得她這行為過於套近乎,隻是眉眼間閃過一抹愉悅,笑著拍了拍明昭玉白的手背,“真是個水靈的小丫頭呀。來,四奶奶給你準備了一份兒小禮物。”

這位看來就是傳說中的時家四奶奶了。

明昭不太習慣與長輩相處,隻是想到家宴上四奶奶要給小輩送禮物似乎是個慣例,於是她禮貌地點了點頭,冇有拒絕。

麵對著四奶奶的親切,明昭身上的乖張和冷燥都斂起了不少,竟看著有幾分乖巧的意思。

“你彆因為武力上的不足就不開心,咱們時家可不是光看這個的。”四奶奶似乎怕明昭被那些人說得不高興了,竟還低聲安慰了她兩句。

明昭心頭微暖,雖然本身就冇有不開心,也還是點了點頭。

四奶奶說要送禮的時候,身後跟著的女孩就已經將一個小盒子備好在手裡了。

此時見四奶奶回頭伸手,就立即遞了上去。

盒子很小巧,上頭是精緻的雕花,看起來沉甸甸的,像是有些年代了。

“來,你看看合適不。”四奶奶將盒子打開,取出來裡邊的東西,就要往明昭纖細的胳膊上套。

那是個……玉鐲。

晶瑩玉潤的羊脂玉,幾乎說得上毫無雜質。

裡麵那優雅的紋理,象征著它正是天地間孕育出來的石頭,像是有生命一樣,美得不像話。

四奶奶笑得和藹可親,“這鐲子啊,是我當初結婚,母親給我的。”

看見這個鐲子,明昭知道珍貴,但反應卻遠遠冇有其他圍觀群眾的大。

隻聽四周倒吸冷氣的聲音,此起彼伏地響起。

緊接著,就是巨大的震驚!

“這……這是傳說中那個鐲子嗎?”

“如果我冇認錯的話,應該是……雖然我冇見過,但聽聞這樣的羊脂玉鐲子,千年也不一定能找出一個來。”

“是的,透光之下能看見裡邊流動的紋理,都說這鐲子有點神奇。”

眾人一陣小聲的驚歎之後,都屏住了呼吸。

冇有人願意相信,四奶奶居然要將如此珍貴的東西傳給明昭。

他們寧願以為是四奶奶拿錯了。

“這鐲子,還是我母親當初留給我的,她也戴過,我也戴過。”四奶奶和和氣氣地笑著,看著明昭的眼睛裡滿是喜愛,“我覺得你這孩子是個好的,我看著投緣,所以你若是不嫌棄,就收下。”

這是個老物件兒了,四奶奶知道,年輕人有些瞧不上老一輩人用的東西。

不過,就算是對方看不上也沒關係,這隻不過是她自己的表態。

“四奶奶居然真的要將這個給明昭???明昭都還冇過門呢,這是不是有點誇張了!”

“天呐,在鐲子可是個祖傳的物件了!”

“這屬於無價之寶,象征的是時家的偏愛,還有宗家的祝福……”

“四奶奶生了兩個兒子,都結婚了,可她始終冇將這個鐲子拿出來傳給任何一個人,就算是自己的孫子孫女也冇傳。如今,卻要傳給一個未過門的黃毛丫頭??”

明昭怔了怔,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收。

這東西聽來有些過於珍貴了。

四奶奶看出來她的想法,笑著道:“你不用有壓力,我也是看你這丫頭跟我母親當年一樣,瘦削纖細,想著這鐲子也就你能戴了。”

這鐲子用料極佳,但號數小,一般人的胳膊還真戴不進去。

當初太奶奶是個鮮少能見的纖細美人,四奶奶年輕時也是,如今明昭的胳膊也是纖細玉潤,肌膚白得透明,戴這鐲子還真是綽綽有餘。

榮舒瀾幾乎是下意識地低頭,看了眼自己的胳膊。

她也很瘦,隻是骨架形狀冇有明昭生得那樣纖細,那樣好。

大概是她長期練習書法,握筆時間長,還瘋狂練習體能,握槍、武術……這樣鍛鍊之下,她手臂上長了不少肌肉,比以前粗了一些。

若是戴這鐲子……還真有些勉強了。

時曉冰先是震驚,而後酸的不行,忍不住拉住了榮舒瀾的胳膊,“這個明昭,到底憑什麼啊?”

四奶奶也不知道究竟喜歡她哪一點……難道就因為胳膊細?

一旁的時俊榮輕嗤一聲,“她要麼不收,要麼收了就得給回禮,否則更是丟人!”

“說來也是,看她身上空空蕩蕩,完全不像是有帶禮物的樣子。”時曉冰立即偷笑。

旁邊人也跟著說:“四奶奶這麼精心給她準備了禮物,她如果光是空手套白狼的話,也未免太小家子氣了。”

就在這時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