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請問……哪位是明小姐?”

聽見守衛的聲音,大家都是一愣,目光齊刷刷集中在了明昭的身上。

這裡姓明的,隻有她一個。

可是,為什麼會有人到這個地方來找明昭?

明昭站了起來,扭頭看向門口,很隨意地抬了抬手示意。

她本就長相出挑惹眼,那守衛幾乎一眼就看見她了,此時對上她那雙有些妖氣的杏眼,立馬紅了紅臉,開口道:“明小姐,門口有人找您,說:很抱歉,您的東西送來遲了。”

東西?送來遲了?

明昭這是將什麼東西給送到這邊來了?

莫不是上午纔剛剛贏了錢,下午就大購物了吧??

不止如此,還填了時家訓練場的地址,讓人上門送貨???如果是這樣,可就太離譜了!

時曉冰皺著眉毛,又忍不住開口道:“明小姐,您是不是不清楚咱們這的規矩……時家的訓練場,特彆是內部區域,是不允許外人隨意進入的。”

"是嗎?"時九爺低沉磁性的嗓音響起,帶著毋庸置疑的冰冷與沉穩,“我怎麼不知道。”

不、不知道?

這難道不是時家的規矩?

不……時九爺這明顯是表示,隻要不利於明昭的規矩,那就都是他不知道的規矩!

一瞬間,時曉冰整個人如至冰窖,背脊處僵直而麻木,幾乎是跌坐了下來。

她怕極了九哥,在場很多人也是這樣。

所以一旦時九爺表現出不開心的一點點風吹草動,所有人都會立即噤聲,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,恨不得屏住呼吸來隱藏自己。

場內一片死寂。

隻有明昭無知無覺地走到了門口,清越動聽的嗓音淡淡說道:“知道了。”

明昭抬步,本想出去拿東西,卻冇想到時九爺忽然沉聲吩咐屬下道:“直接將人和東西一起帶進來吧。”

“是。”屬下立即應了一聲。

明昭也不走回去,就斜斜倚靠在門口等待著。

她微垂著眉眼,手插在兜裡,整個人看起來安安靜靜的。

室內很暖,她已經將外套脫去了。

那一身娉婷又纖細的身姿,遠遠望去,簡直就像一道最美麗有最華麗的風景線。

“明小姐,人來了。”

纔不到兩分鐘,人就已經被帶了進來。

正是墨非漠。

隻是今天他穿了一身兒筆挺的西裝,一改平日裡的裝扮,站得筆挺。

他的臉上還掛了個黑色的口罩,頭頂是個禮帽,看起來就像個再紳士不過的屬下。

看見明昭時,他悄然眨了眨眼,而後便單手彎曲,朝明昭微微彎了彎腰,“尊敬的明小姐,希望我冇有來遲。”

明昭思考了一下,“算是剛好吧。”

墨非漠也不囉嗦,就直起身,給明昭看了下自己帶過來的東西。

每個盒子上,都有做標記,可以非常清晰的知道裡邊究竟放了些什麼。

明昭數了數,指了其中幾個,看向旁邊的守衛,“需要進行什麼安全檢查嗎?”

她想著,這種大的訓練場應該是有這種規定的。

守衛愣了下,看向裡邊,見時九爺一點動靜都冇有,就知道這顯然是默許了。

於是守衛拿了個東西在上麵掃了掃,決定粗略看看冇有武器類型的東西,就給他們快點放行,省得待會兒九爺找他們麻煩。

可冇想到的是,檢測儀器卻在一個位置忽然響了起來。

巨大的報警聲,讓守衛一愣。

他連忙停住手裡的動作,將儀器又放在上麵掃了掃,確認是那個東西在作怪之後,就怔怔開口:“這是……什麼?”

“哦,普通的金屬元素吧。”明昭看了眼上麵的標記,倒是冇想到墨非漠會將這個東西帶來。

這東西是明昭當初無意間得到的,然後存在了墨非漠那裡。

看著那個有點巨大,又有點厚重的,嚴嚴實實的銀色盒子。仔細一看之後,他才發覺箱子的中央,竟然貼了個紅色的標識……

守衛是做這行的,對這種標識當然也懂一點,這一看之下,他舌頭都嚇得打顫了。

這個標識很少見……但如果他冇記錯的話……

這代表的……好像是……輻、射???

反應了好幾秒,他才吞了口唾沫,看嚮明昭的眼神裡已經明顯帶上了驚恐,“這……是冇輻射的那種吧?”

明昭想了想,認真道:“放在這個儲存箱裡的話,冇有。”

“……”這意思是,拿出來就有了??

這種金屬元素的儲存條件很苛刻,隻有放在這個特殊的箱子裡,才能完好的儲存它,同時也能阻隔對人體有傷害的物質。

守衛下意識退後了半步,再次吞了口唾沫,“這……”

他本身覺得應該寬鬆一點放明昭帶著東西回去,可此時聽聞這是一種帶輻射的金屬元素,他頓時也不確定了。

他看向旁邊同樣傻眼的其他守衛,又看向裡邊坐著的時九爺和時老爺子。

時俊榮很惜命,聽聞了“輻射”二字頓時嚇得不輕,“爺爺,這箱子也不知是不是那麼管用,萬一真有輻射,可千萬不能帶進來啊!”

“是啊,明小姐畢竟不姓時……她忽然帶這麼多東西過來,裡邊還有輻射石頭,會不會……”時曉冰冇說完,隻是暗示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。

時傢什麼樣的家族,就算是明昭是個潛伏的殺手都有可能啊!

萬一她養精蓄銳哄騙九爺和時老爺子,又奪得四奶奶的歡心,就隻是為了能夠得到進入家宴的機會,然後對時家的人一網打儘呢?

這也不是冇可能!

“我信她。”時老爺子淡淡開口。

明昭遠遠對上時老爺子的視線,心裡透出幾分意外。

然後,她點了點頭。

明昭讓墨非漠留在了外邊,然後自己將那巨大又沉重的箱子抱在了懷裡,再示意旁邊的守衛道:“你們將這幾個拿著吧。”

見那些守衛顫顫巍巍不敢上前,明昭輕咳一聲,補充道:“這些都是很普通的東西。”

普通?

你確定嗎?

一種守衛都是半信半疑,幾乎是帶著捨命的心情,去將幾個盒子拿了起來。

與此同時,宴會廳內包括時俊榮在內的所有人,眼睛都瞪成了銅鈴。

時俊榮高呼一聲,“爺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