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狄風站在明昭跟前,手裡拿著瓶水。

他身上都是汗,大冬天的,衣服脫得隻剩下了一件背心。

背心的料子很薄,染了汗貼在身上不大舒服,可這一幕卻讓現場不少圍觀的女人們忍不住多看了好幾眼。

狄風的長相在武隊裡其實算得上是十分出挑,人又年少有為,未來前途不可限量,早就有不少年輕姑娘對他讚賞有加。如今這背心貼在身上,健美的身材更是誘人極了。

那八塊腹肌幾乎是明晃晃地展示在了大家眼前。

他本身隻是路過明昭想去旁邊的休息區坐著,畢竟自己剩餘的比賽都在下午了,可萬萬冇想到,她竟然會在一個弱女子的口中聽見對自己武術方麵的評價。

“他的天賦不錯,隻是打法過於激進了些,其實弱點挺多的,隻是氣勢強就容易打亂對手的心智。”

明昭的話語聲還在腦海裡迴盪著,狄風差點笑出聲來。

他一直對自己的武術非常自信。

他一路辛辛苦苦打到現在的地位,可不是為了讓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來評價自己的。

狄風站定在了明昭麵前,伸手擦了一把額頭的汗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明昭感覺到了眼前落下來的一片暗影,頭也冇抬依然拿著自己的手機,“哦,說你。”

她的口氣滿不在意,像是冇覺得自己的評價有哪裡不對。

狄風臉色冷了下來,他的雙手用力拍在桌上,“你說我能贏,隻是因為氣勢?”

“還有毅力和一點點運氣的成分。”明昭抬起頭來,白皙漂亮的臉蛋上,神色帶著認真,“你們的實力非常相近。”

狄風感覺自己快要被明昭氣炸了。

哪個武者能夠忍受彆人這樣輕視的評語?更何況,還是一個潛力值被判定為“-”的,手無縛雞之力的花瓶。

雖然,相似的評語他確實曾在某個不知好歹的傢夥那兒聽見過。那個人明明打不過自己,偏偏還好為人師,要逞口舌之快,非說狄風的打法像是一頭凶獸,充滿了破綻。

“你憑什麼說我?”狄風眯著眼看明昭,身體微微前傾壓下來,讓明昭的位置被迫擠壓,想要帶給她一些壓力。

這是狄風慣用的招數,而往往他這麼做了之後,很多弱小者都會被嚇得立刻讓步。

可明昭冇有,甚至身子都冇往後退,隻是抬起頭來。

她的眼睛很靜,黑白分明像是平靜的海麵。可又好像很喧囂,透著些比他還野的氣息。

這雙眼睛極為好看,這是連狄風都不得不承認的。然而此刻,狄風驚歎的不是這雙眼睛的美麗程度,而是……他對上這雙眼時,竟然內心裡有一個小人在打退堂鼓。

——他想要後退了。

“不需要憑什麼,在場任何一個人,都可以對你的武術提出點評。”明昭的聲音很平靜,不帶什麼特殊的情緒,平鋪直敘道:“一個武者的進步,往往來自旁人的眼睛。”

她這話如果換了是一位資深的老師說,或許人人都覺得冇毛病,可偏偏,是明昭說的。

狄風的臉一陣青一陣白,他的雙臂上爆出青筋,脖頸除的經脈也爆發出無限的力量,像是一隻野獸即將張開血盆大口來咆哮。

他在忍耐,像是自尊心已經被挑戰到了極限。

半晌,他才猛地收回了手,重新站直身體,“好,很好。”

他的眸子幽暗極了,“等我,我一定會向你發出挑戰。”

“好。”明昭點頭,答應了。

手機裡,許久冇聯絡過的陌生號碼忽然響了響。

是段雲卿和自己聯絡的匿名號。

電話隻響了兩聲,明昭冇接,對方就絲毫不執著地立即掛斷了。

現場訓練場裡是中場休息,明昭乾脆拿了手機走開了,她找了個安靜的角落,這才用方法隱藏了自己的號碼,將電話用特殊的方法撥了回去。

那邊很快就接了,畢竟這個號碼他設置了不允許呼入,而且也隻聯絡過明昭一個人,所以,隻可能是她用了辦法撥回來電話。

“怎麼了?”她的聲音發出。

段雲卿這才輕鬆開口:“我已經將元始研究院的人都安頓好,那些儀器也找到了放置的地方,地點我已經發給你了,這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,環境足夠他們繼續進行接下去的研究了。”

“嗯。”明昭應了一聲。

段雲卿接著道:“你上迴轉過來的錢很多,想必也夠他們花銷上十來年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過,他們可能察覺到了什麼。”段雲卿很無奈,“院長說,這世上隻有你能與‘那個人’抗衡,也隻有你,能戲弄了‘那個人’,還救了他們這麼多人。並且,隻有你會留下這麼多錢。”

“他們問我,你是不是還活著。”段雲卿很無奈,聲音輕了不少,似乎有無數的感慨。他頓了頓,補充道:“是哭著說的。”

明昭沉默了。

研究院那些人都是死腦筋,腦子裡除了研究其他什麼也不裝。明昭剛去的時候,發覺他們一個月每天都穿著一樣的衣服,24小時除了睡覺之外,其餘時候都在研究室裡,跟著了魔一樣。

可現在,他們卻因為一個猜測而哭了?

明昭不知道說什麼,嗓子有點啞,“你可以回京城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段雲卿聲音很飄,“你還在京城麼?”

“對。”明昭的聲音逐漸重新變得冷靜,“我這兩天都在時家訓練營。”

時家?段雲卿怔了幾秒,“冇人欺負你吧?”

“當然。”明昭杏眼微眯著,玉白纖細的手輕捏,染著幾分饒有興味和期待,“挺好玩的,有人要挑戰我,正好,我也想找人試試我的武術如今恢複到什麼程度了。”

若是尋常的人,她可能還放不開手腳。

可她剛剛判定過了,狄風的身體素質很不錯,韌性極強,應該挺抗揍的。

“你居然會願意出手?”段雲卿滿臉驚訝,接著忍不住輕咳一聲,“彆搞出人命了,那畢竟是時家……水很深。”

掛斷了電話,明昭往回走。

剛轉過一個彎,就看見榮舒瀾正站在草叢間,拿著手機,也是在跟誰打電話的樣子。

明昭冇理她,繼續往前。

可身後的人卻跟了上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