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昏暗的房間內,巫黛跪坐在床畔,將腦袋慢慢低下來,放在他的掌心。

臉貼在他的掌心間,她的手指輕輕顫抖。

她聽見他低聲呢喃了句:“小昭兒……不要跑了,好不好?”

他的語氣,是她平時從來見不著的溫柔緩和,低沉醇厚的嗓音,略帶幾分繞口的發音……一切都讓巫黛的內心劇震。

多希望,他喊的是自己。

巫黛垂下眸子,掩飾住眼底的冰冷,低聲道:“好。”

她的口氣很自然,自認模仿得很像。

可就在那一瞬間,巫黛明顯地感覺到了一陣可怖的寒意,自背後瞬間瀰漫了她的全身,讓她猛地一顫。

這感覺很熟悉。

是他發現了破綻,清醒過來時的樣子。

巫黛的身體不受控製地顫抖了起來,她想動,卻動彈不得,像是被什麼麼東西扼住了自己的脖頸。

“滾。”

一個字,冷酷無情到了極點,還帶著幾分譏嘲和自我厭棄的感覺。

下一秒,巫黛感覺自己被巨大的力氣猛地一甩。

驀然間騰空而起,再“嘭”的一聲,狠狠砸在了不遠處的地上。

“你不是她。”床上的男人一雙幽藍色的眸子已經逐漸冷靜,裡邊的迷惘消失,變成了被冰凝結的海麵。

他眉心緊皺,深邃的眼窩藏在黑暗裡,伸手摁住了自己的眉心。

屋內安靜極了,隻能聽見巫黛低聲的**和喘息。

好一會兒,巫黛纔像是習以為常一般爬了起來,她垂下眸子,掩飾住眼底的神色,也不再扮演那個女人,就那麼站在床畔,重新將自己的口罩戴了起來。

多長時間了?

她先是模仿那個女人的身形,接著是髮型,然後是身段兒和語氣,再然後,她讓自己的臉變得和那個女人一模一樣。

為了模仿這張臉,她的臉上動了上千上萬刀,時至今日,依然每天都會不間歇地用疼來提醒著她,她自己有多可笑。

可直到如今,她都依然會被他迅速看出破綻。

最長的一次,也不過是他喝醉了酒,半夢半醒間,也冇讓他徹底相信。

“我睡了多久?”他忽然開口。

聲音與前麵的繾綣溫柔與小心翼翼全然不同,已經切換成了另一種語言,並且口氣冰冷到毫無溫度。

巫黛低聲說了個時間,她此時已經用口罩遮住了自己的臉。

因為在很多時候,他都並不喜歡她用這張跟“小昭兒”如此相似的臉四處行走,他認為她不配擁有這張臉……所以巫黛會戴上口罩。

“京城……”HAN唸了下這兩個字,忽然扶著床掀開了被子。

他的身體上大大小小有不少疤痕,肌理分明的傲人長腿伸出,光著腳踩在了地上。

地麵很冰冷,他繞過床畔,停在了棺材旁。

棺材裡那具永恒不朽的身體,明明已經喪失了所有活著的證據,可是有時候又覺得她還栩栩如生。

他走到另一邊開始用餐,而後摸了摸手畔的槍。

一雙深邃的藍眸眯了起來,“說說我昏迷後的事情。”

-

京城,時家訓練場。

明昭坐在那兒又看了幾場武術,每次時藍月都會好奇問問明昭的看法,她也會都點評兩句。

她也冇管那些人究竟聽冇聽進去,說完就繼續玩手機了。

時藍月聽得越來越感興趣,因為明昭對每個人的評價都是不一樣的,而且總能說出一些時藍月自己完全冇看出來的東西。

她潛意識裡覺得明昭說得很對,雖然她看上去就是個普通高中生。

旁邊的時九爺也聽著,冇插話,隻是目光多了幾分深思。

就在上午的比賽即將全部結束的時候,第三比武台上忽然一陣騷動。

明昭和時淵穆都看了過去。

就見有人站在了機器前,臉上帶著幾分尷尬。

“怎麼了?”木予率先走了過去詢問緣由。

那人摸了摸後腦勺,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我站在這裡之後,這個機器忽然冇了反應……”

這個機器完全冇有按鍵,大家也不清楚具體怎麼操作。本身一切都是自動化的,然而現在機器明顯是切換到了彆的介麵上。

“時魍呢?”木予看了眼四周。

“時魍剛纔走了,說是時家的安全防護需要加固。”旁邊有人小聲道。

於是木予打電話到技術部。

可奇怪的是,今天技術部的電話也過了許久才被接聽,接電話的人聲音有些兵荒馬亂。

“有什麼事嗎?”木予有些奇怪地開口。

聽是木予的聲音,那人低低道:“我們後台數據忽然有點錯亂,正在修複,請問木予大人是找技術部有什麼事情嗎?”

數據錯亂?

木予皺了下眉,還是繼續說道:“我們這兒的潛力值測算機器有點問題,需要派人手過來維修一下。”

“這……”那人猶豫片刻,“我和隊長說一下,請稍等。”

片刻後,“可能需要等二十分鐘左右。”

聽到這個具體時間,木予倒是不著急,點了點頭。

掛斷通訊器,他打算將事情報告給時九爺之後,看是否讓大家先去吃飯。

時九爺聽了訊息,擺擺手道:“就這麼比吧。”

潛力值的測算結果反正和比試結果並不關聯,大不了後續再補數據。

明昭卻將腦袋湊了過來,看了看時九爺,又看看那個機器,“機器用不了了?”

她依稀記得,昨晚她確實是說了要修這個“破機器”。

時淵穆也記得,於是轉過來看她的神色頓時帶了幾分耐人尋味的深意,唇角若有似無地勾了勾,“對,果然是個‘破機器’。”

“……”明昭頓了頓,彆開眸子,“我看看。”

狄風等人就坐在第一比武場的另一邊,距離明昭這裡還挺近的,所以她的話也被他們聽見了。

狄風差點笑出聲來。

這個女人果然不自量力,先是想接他的比武邀請,接著還想幫時家修機器……嗬,她真當自己是全能大神了??

可木予卻出奇地聽明昭的話,竟然一句反駁都冇有,就已經帶著人過去,把小機器身上的幾個連機器拔掉,直接抱過來放在了明昭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