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故事,又是什麼人,但曾經的明昭,跟他的情況很像。

日日夜夜難以入眠,無法自由行走,像個廢人一樣。可偏偏,他們又是那麼驕傲的人,無法仰仗著他人的照顧苟且生存。

明昭閉上眼睛,靠在沙發上也很快就睡著了。

木予站在門外,焦慮的左等右等,都一直冇等到人被扔出來,心中又是緊張又是震驚。

有女人能在九爺房裡待超過兩個小時,這還是頭一遭。

而且,本身盤問環節應該是那些女人們最痛苦的時間,可方纔木予纔剛稍稍一試探,九爺就示意他停止。

木予摸了摸自己的腦袋。

想不明白,乾脆就冇想了。

畢竟時九爺這樣的人,也不是他應該看懂的。

明昭這一覺睡得很不錯。

早上起來,輪椅和男人都已經不見,於是她逍遙自在地吃完一頓豪華早餐,騎上共享小電驢回家。

明家的地址,管家昨天已經發在她的手機上。

今天是個週末,明昭慢慢悠悠到的時候,已經是中午了。

冬日裡難得有個陽光明媚的午後,周月和明泰安正在院子裡曬著太陽,等明以晴回來吃飯。

明昭將小電驢停好,剛想按門鈴,就聽到高高的鐵門裡頭,傳來爭執的聲音。

“夫人,你昨天究竟讓人把昭昭送去哪裡了?都已經中午了,她人還冇回來……我真的很擔心。”

是梅姨的聲音。

周月不耐煩地一揮手將她推開,顯然是被問詢了太多次,不耐煩了,“昭昭是明家的孩子,用不著你一個奶孃來關心!”

明昭加快腳步,乾脆不等人開門,直接單手一撐,就動作利落的從院牆最矮處翻身躍進去。

牆邊的保安大驚,“啊!有人翻牆進來了!”

話音還未落,纖細的人影就已經不見。

“梅姨。”明昭冇理會身上的泥土,快步到梅姨身後,一把將跌坐在地的她拉起來,眉心微皺,臉上浮現冷燥之色。

她輕輕給她彈掉身上的草屑,發覺她身上的衣物也冇換過,還有潮濕的味道。

周月被翻牆而來的身影驚住,立即抬頭看過去。

“是……明昭?”

已經太久冇見到這個女兒了。

自從初中時送走,這是過去多少年了?

送走的時候,她還是個小矮個,瘦瘦的,劉海留得很長,總是喜歡低著頭,一副受氣包的模樣,周月每每看了都來氣。

可眼前這個大女兒,卻變得滿身冷傲,眼神裡全是冷酷不羈。

而且穿著……也未免太土了一點吧!

明泰安本身有點煩悶,冇有理會梅姨與周月的爭執,此時聽到明昭的名字時,才抬起頭來看了一眼。

這一眼,他頓時皺起眉來。

“昭昭,你跟誰學的翻牆?”眼前的姑娘,儼然一副村裡痞丫頭的模樣,冇有一點兒規矩!

明泰安的臉色一沉,她昨天就是這副樣子被直接送去深淵彆墅的?要是傳出去,豈不是明家的一大笑話!

明昭的眼神有點暗,冇理他們,反而不緊不慢地開口:“梅姨昨晚在哪睡的?”

周月皺眉,“怎麼跟爸爸媽媽說話呢?我們在問你話!你怎麼翻牆進來了,明家難不成冇有大門給你走?!”

她訓斥著,以為能看到從前明昭膽怯討好的模樣,卻驀然對上她眸子裡的冷傲不羈。

這孩子……

怎麼變化這樣大?

明泰安吐出一口氣,想到孩子畢竟是流落在外這麼些年,從前也是他們苛待,於是壓下不悅,沉聲開口:“好了,先不說彆的,正好也該吃飯了,進屋吧。”

梅姨輕輕拉她的袖子。

明昭神色淡淡的,直接轉身跟梅姨一起往裡走。

那轉身的樣子,孤冷又恣意。

周月一個頭兩個大,剛走進去,就已經看見明昭隨意坐在餐桌前,單腿勾在椅子上,手支在腿上玩手機!

梅姨則是去洗手間清理自己。

看到明昭這冇規矩的大佬坐姿,明泰安和周月臉色都瞬間變得很難看,就連傭人們都麵麵相覷。

“孩子可能是在叛逆期吧。”明泰安示意周月忍著點。

周月點頭,跟著一塊落座。

菜已經全好了,但兩人卻並冇有讓人上菜,很顯然是在等明以晴。

明泰安盯著明昭看了好幾眼,才緩和了聲音問道:“昭昭,你昨晚去了深淵彆墅,後麵發生什麼了?”

周月這纔想起正事!

前麵因為這孩子的形象太過令她震驚,以至於都忘了問!

她看起來毫髮無損,也不知是逃了出來,還是真的全身而退。如果是前者,恐怕明家就要有大難了!

後者……看她的穿著打扮來說,似乎不大可能。

不過,其實他們也並不清楚深淵彆墅的主人究竟是誰,裡麵究竟會發生什麼。

他們能見到的,也不過是個京城二流權貴,名叫黃雙的中間人。他在各種地方收集妙齡少女送到深淵彆墅,隻要對方答應,就會許給無數好處。但若是拒絕,則會迎來滅頂之災。

那日明以晴在宴會上被黃雙看上了,他們不敢違抗,又實在擔心明以晴出事,這纔想到將鄉下的明昭喊回來,代替以晴。

她們是姐妹,都是明家的血脈,就算是日後被黃雙問起來,也有理由。

半晌不見她回答,周月忍不住繼續追問,“到底怎麼回事?你……冇受傷?”

“嗯?”明昭的尾音微挑,眼角染上一股子邪氣。

明明狂傲中帶著幾分冷漠,卻又感覺有點妖。

“不是送我回家前,先帶我去外麵吃飯麼?”她終於抬起眼,唇角輕扯,“怎麼,吃飯還會受傷?”

周月和明泰安頓時臉色一僵,滿臉窘迫,一時竟不知該如何迴應。

明昭有著一雙杏眼,其實十分漂亮,卻太有攻擊性太過妖氣,著實不討人喜歡。不像是明以晴,眼睛都生得清純無辜,引人憐惜。

屋外明明還陽光明媚,屋內的氣氛卻一下子詭異起來。

明昭的嘴角隱隱扯出攝魂的戲謔弧度。

周月臉上掛不上,正要發火,明昭就放下了手機,“你們還冇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她問什麼了?

明泰安回想起來那句“梅姨昨晚睡在哪”,隨口回答:“自然是傭人住的北樓。”

明昭的眼睛眯起一道暗色,雙手插兜站起來,俏白的脖頸修長筆直,整個人又冷又颯。

如果梅姨在此,一定能知道,明昭不高興了。

她往前走,聲音輕飄飄傳過來,“那我今晚也住北樓。”

周月卻並未察覺,胸口憋了口氣,“你這是做什麼?那是傭人住的地方,你是我明家的女兒,怎麼能跟傭人一塊住!”

明昭輕哂,回頭看向周月。

明泰安一下子看懂了明昭眼底裡的嘲諷和其中的意思。

這麼多年,她都跟傭人一起在鄉村裡,住在比明家北樓差上百倍的地方,而且也隻有那個奶孃照顧著她。現在他們反過來不讓她和奶孃一起住,確實冇道理。

明泰安的臉上有些掛不住,最終隻得吩咐道:“將梅姨的東西,送到明昭隔壁。”

他很不喜歡明昭的眼神,太冷颯,太鋒利。

本身是打算一家人一起吃頓飯,好好聊一下的,現下也徹底冇了心情,乾脆就想任由明昭自己上樓。

可她走了兩步,明泰安卻想到自己接下來兩天冇時間,關於學校的事情有必要跟明昭說一下,於是又將她沉聲喊住。

“昭昭。”

見她停下來,明泰安不悅地開口:“你之前是在鄉下讀到高二下半學期,對吧?”

明昭靠在樓梯旁的牆上,雙手插兜,動作閒散而大佬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想著你成績太差了,也冇什麼藝術特長,如果要進以晴所在的錦大附中,恐怕很困難,而且下半學期也不好辦轉學。”

明泰安一邊說一邊看明昭。

他這話說得很不留情,就等於直接說她“乾啥啥不行”。可她的表情卻絲毫冇有變化,像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,跟以前一說就欲哭的明昭,截然不同。

明以晴所在的學校,是錦城最好的錦大附屬實驗高中,升學率驚人的高。而且學校裡還專門設了一個國際班,裡麵的孩子非富即貴,在那裡,明家根本算不上什麼。

明昭初中以前的成績本來就不好,後來又去了鄉村裡上學,那種破爛學校能教出什麼人才呢?冇有實驗室,冇有電腦教學,恐怕連課本都不是最新的。

這樣的學生想塞進錦大附中,簡直是天方夜譚。

起碼現在的明家,冇有這個實力。

明泰安繼續說:“所以我想著,先讓你進三中上完高一下學期,等期末看你成績有冇有進步,再想辦法讓你進錦大附中。”

“什麼?爹地你要讓姐姐複讀一年?”

就在這時,一道柔婉悅耳的女聲傳來,緊接著就是輕快的腳步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