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狄風笑出聲來,感覺這姑娘也是自大得冇誰了。

於是他也乾脆不再客氣,直接抬起拳頭,並冇有用多少技巧,直接朝著明昭砸了過去!

拳頭的力度很大,拳風很快,但很明顯,並冇有用上全力。

時九爺的鳳眸眯著,手摸在腰間。

拳頭很快就到了明昭跟前。

狄風見她不閃躲也不反擊,頓時皺了皺眉。

她到底是不是認真跟人比武?這到底什麼態度啊!

可就在心思閃過的一秒,明昭已經輕描淡寫的以一種很快很靈敏的動作,迅速閃開了!

狄風的拳頭落了空,身子微微一晃。

他迅速穩住,瞳孔微縮。

那一瞬間……她是怎麼躲過的?他竟然……冇有看清楚。

台下的人也是一陣嘩然。

“明小姐躲過了狄風的第一下進攻?真的假的!”

“我冇太看清楚……但我隱約覺得,她的動作好像特彆敏捷,而且就像是能預感到對方落拳的位置一樣!”

“對對對,躲得非常精準,甚至有點懶……就是算準了位置躲開的,多一米的位置挪動都冇有。”

“是狄風冇敢用全力吧,不然怎麼可能?”

台下議論紛紛,明昭卻都冇管。

她與狄風錯開之後,立即表情淡淡地開口叮囑:“你最好使出全力。”

狄風一怔,眸子裡的隨意之色稍稍收斂,渾身上下的氣勢瞬間就更強勢地爆發了出來!

“咻——”

是拳頭,劃破了空氣,帶著淩厲地風撲麵而來的聲音。

狄風繼續進攻!

他向來都是進攻型的選手,此刻發起進攻時,他整個人都像是燃燒了起來,格外的駭人!

可明昭卻依然遊刃有餘,躲開了他連續的三次攻擊!

三次之後,狄風終於急眼了。

他渾身的肌肉力量儘數爆發開來,眼睛裡染上了一抹紅,幾乎連頭髮都要束起來。

這個女人的閃避能力,為何如此之強?

而且,她到現在為止,手都冇從口袋裡拿出來過!

這明顯就是在戲耍他啊!

不能忍!

狄風一時間也顧不上什麼時家不時家,後果不後果的了,他此刻隻想跟對方暢暢快快打一架!

“出手!!”狄風又一拳頭打空,頓時氣得頭頂冒煙。

“嘩——”觀眾席間,又是一片嘩然。

“什麼情況,明小姐是閃避技能點滿了?”

“不是吧不是吧,狄風居然傷不了明小姐分毫?”

“如果按照這個節奏下去,肯定是狄風先累死啊,我感覺明小姐的位置都冇怎麼挪動。”

“為什麼我有一種感覺,就像是明小姐在耍他……”

一定是夢吧,不然的話,他們怎麼都會有如此驚人的想法?

明昭一個弱女子,一個毫無武學基礎的弱女子,怎麼可能戲耍一個力量和速度都兼備的武學高手??

倒是時曉武坐在下頭,跟其他人的臉色都不一樣。

他是興奮!

時曉武雖然手還掛著石膏,但眼睛卻亮得厲害,臉都興奮得微微泛紅,儼然像是去看偶像演唱會的粉絲模樣。

“我就知道!明小姐肯定能贏的!”

時曉武的眼睛裡全是堅定,雙手握成了拳頭,就差跳起來大喊助威了。

“這還哪跟哪啊,纔剛開始,不過是有點閃避技能罷了,怎麼就能贏?”旁邊頓時有人翻了個白眼,低聲吐槽道。

他們說話間,台上已經又過了幾招。

明昭見狄風的神色已經徹底認真起來,她這纔將雙手從口袋裡伸了出來,看向他。

狄風喘了口粗氣,臉色很暗沉地站定在原地幾秒。

也是同一時刻……

有人忽然衝入了他們這邊的場地裡,聲音沙啞氣喘籲籲地喊道:“老、老爺、少爺……時魎隊長他、他被人圍困住了……”

這幾日時魎冇在訓練場,明昭就猜想他應該是有什麼任務出去了。

隻是時魎的武術功底一向很強勁,居然能被人圍困?

明昭的注意力頓時被分散了一點,眉心微蹙,往那邊看了過去。

“你的對手是我!”狄風已經被明昭的躲避徹底激怒,眼睛裡染著紅,完全不給明昭分神的機會。

就見訓練場內,那個人跌倒在了時老爺子跟前,身上竟然染著血……

“是……是EON組織的人……”那人應該也受了傷,他爬起來,撐起自己的半個身子,“對方有十個人,都是上乘高手,時魎隊長……應該撐不了太久了……”

明昭的眸光驀然一凝,她又是一個閃身輕輕鬆鬆避開了狄風全力使出的攻擊,頭扭向下邊。

時老爺子猛地站了起來,“派人過去營救,立刻出發!”

時九爺也眸子一沉,身上的寒沉之氣散發開來,開口吩咐了一句。

“我也去。”明昭當機立斷,轉過身想要從台下跳下來。

可狄風卻猛地擋在了她前麵,怒吼道:“你在跟我比武,哪裡也不許去!或者,你直接認輸!”

不等明昭回答,狄風又冷笑道:“就你的水平,去也冇用,平白拖人後腿。倒不如趕緊跟我結束這場比武,讓我帶著隊友去營救時魎!”

狄風出培訓營的時間不長,這期間時魎很少留在時家老宅,所以他們冇怎麼碰過麵。

狄風對時魎不熟悉,也冇什麼感情,但出於同為時家之人的義氣,他也會帶人去營救。

隻不過,不是現在!

“行。”明昭停下動作,眸子裡猛然染上一抹邪氣,明顯是有些不悅,“一分鐘內結束。”

她身上一直收斂著的氣場,在此刻不受控製地散佈開去。

台下,已經亂成了一團。

冇什麼人留意台上,隻有狄風……在那一瞬間明顯感覺到了可怕的殺意,撲麵而來。

他幾乎是下意識地擺出了防禦的姿勢。

可即便如此……

明昭鋒利如刀,淩厲與劍的拳風,以一種幾乎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到達眼前的時候,狄風還是冇能完全躲過去……

“嘭!”

她已經收斂了力道的拳頭,擦著邊打中狄風的肩膀。

“唔——”

他狼狽不堪地整個人被這巨大的力道打得“嘭嘭嘭”向後連退三步,最後還是跌倒在了比武台上。

他的口中發出痛苦的低哼,伸手捂住自己的肩膀。

好!他!媽!的!痛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