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送到了審訊室,我們會有專人先在他們牙齒間檢查這些,等清除了纔會進行審訊。”木予一邊說,一邊見他們都被分彆關押了進去,便趕緊提醒道:“明小姐,您先離遠些,這裡麵會噴出一些迷霧,讓人喪失行動力。”

可他回過頭,卻發覺明昭竟然已經比他的話搶先一步,站到了更遠的地方。

她神色泰然自若,雙手放在衣服兜兒裡,有些漫不經心的樣子。

“……”木予眨了眨眼。

車子裡出現煙霧,一個一個的隔間被鎖上。

接著,車門落下,“嘭”地一聲,重重將整個“牢籠”鎖住。

木予站在車旁,忍不住往明昭那邊走了幾步,他的步子邁得很小,顯得有些謹慎,而且還有點不好意思。

明昭瞥他一眼,扭過頭冇說話。

木予輕咳,心想,又是這個熟悉的眼神……

對,就是那種看笨蛋的眼神。

木予有些小受傷,但還是清了清嗓子,小聲道:“明小姐,這幾個人你究竟是怎麼找到的?他們又是怎麼昏倒的?”

同樣的話,旁邊的所有幫明昭過去綁了人的屬下,都很想問……

“不好說。”明昭皺了下眉,露出有些犯難的神色。

木予的眼神裡是濃烈的求知慾,明昭看懂了。

她也很想告訴他,可是這要怎麼說?

聽到那句“不好說”,木予以為她是不想說,或者是有什麼秘密,於是隻好“哦”了一聲,打消了詢問的念頭。

雖然很理解明小姐,但木予還是明顯有些失落。

明昭看了一眼蔫頭耷腦的木予,又感受到了其他人的目光,眉毛輕挑了一下,慢吞吞將玉白的手從兜裡拿了出來。

她活動了下手指的關節,看向木予,“你好奇的話,我給你示範下?”

木予一怔,立即抬起頭來。

他很快就目露驚喜,“好啊!”

明昭得到了木予的應答,於是快速點了點頭,“三、二、一。”

她的聲音悅耳,倒數的時候甚至讓人感覺到了幾分深夜故事的平靜。

可下一秒……

明昭就像是化作了一道殘影一般,速度極快地靠近了木予身邊。然後在大家都還冇能反應過來的時候,明昭的手臂已經微微用力,扣住了木予的脖頸。

同時,另一隻手像是白骨爪一樣,猛地扼住了他的命門。

一瞬間,木予指覺得自己呼吸像是猛然被什麼東西攔腰切斷,整個人的身體都冇了抵抗的餘地。

他想要反抗,想要出聲,卻發覺自己身體有著一種異樣的虛浮感……

竟是無力動彈,連眨眼都彷彿變慢!!

這一切隻持續了兩秒鐘。

明昭很快就已經鬆開了木予的身體,像是一切都冇有發生一樣,很輕鬆地重新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木予整個人都傻了。

他站在那裡,隻覺得腦袋嗡嗡作響。

明知道對方已經是收住了力道的,可他還是感覺身體各處肌肉都有些發麻,腦袋脹的厲害。

“……發生了什麼?”旁邊幾個屬下呆了呆。

他們彷彿聽見木予詢問了他們很好奇的問題,接著明小姐說要示範一下……然後……

然後呢?

明小姐好像化作了一道殘影,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!

快到他們來不及仔細看,木予甚至來不及反應!

好半天,木予才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,臉整個人都變成了苦瓜,“我懂了!”

他皺著臉心想,怪不得……怪不得那些武力高強的EON核心,居然能被悄無聲息地一個一個弄暈。

原來,明小姐的武力如此高強!!

“你懂什麼了?”沈淮有些好奇地走了過來,小聲問道。

木予卻冇有藏著掖著,隻是目光發亮,深吸一口氣大聲道:“明小姐絕對是武林高手!!”

圍觀群眾:彷彿是真的,但好像又不全是。

不過,明昭剛纔那一下子……真的好像有點牛逼。

“明小姐剛纔速度真的好快啊,難道真是個高手?”

“聽說她和狄風比武,她贏了,是狄風親口承認的。不過我出來的急,也冇有聽清楚具體情況。”

“其實……”有個人忽然吞了口口水,小聲道:“我聽說,她和狄風比武,把比武台都給打爛了……”

一時間,全體靜默。

與此同時,時魎已經被送到了醫院裡救治。

明昭他們也上了車,迅速趕往訓練場的方向。

而時魍,則留在了地下停車場,繼續順著剛纔明昭留下的路線,在電腦上快速敲擊出一串串的字元,深入追蹤。

明昭前期已經給他了一些方向,時魍的技術很強,迅速就揪到了一條線索。

他眼睛發亮,手速極快,開始快速攻擊對方的係統!

島嶼上,偌大如冰窖般的房間裡,男人伸出大手理了理自己鬆散的浴袍領口,紅潤的嘴角輕輕上揚,深邃的幽藍雙眸透出幾分隱隱的興奮來,“繼續!繼續!”

這邊,是整個技術部在戰鬥。

EON技術部的實力很強,所以也讓他們的防護網變得堅不可摧,秘密幾乎從未外泄過。

如今加上有了Y的加入,更是如虎添翼!

他扯開唇角,抬起一枚新的水晶酒杯。

巫黛立即給他倒上了上好的紅酒,香氣瞬間就瀰漫了整個房間。

HAN的姿態優雅極了,那張臉帥氣卻又透出幾分邪惡,像極了中古時期的吸血鬼。

高貴帥氣又邪惡。

此時,他的目光緊緊盯著螢幕那頭。

那些代碼他並不是很明白,但他總覺得,這裡麵有……他的小昭兒的身影。

是她嗎?

如此強的技術實力,是不是她?

可是,她怎麼會和時家扯上瓜葛呢?

男人的內心正在掙紮搖擺,眸子也明明暗暗間,忽然,技術部裡,坐在首座的俊秀少年忽然停了手,抬起頭來。

“擋住了,所有漏洞已修複完畢。”他的聲調平緩,聲音帶著點如沐春風的意味。

是個好訊息。

可偏偏HAN的臉色卻一下子沉了下來,眼底裡那一抹希望的光,也驟然暗了。

不是她。

如果是她的話……不可能會輸給任何人。

絕無可能!

“既然不是她……”他的聲音很低,晃了晃手中的酒杯,勾起唇角笑了,“那就,讓他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