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莊望那雙好看的桃花眼裡透出無奈之色,皺著眉毫不客氣地道:“不需要。”

碧影愣住,皺了皺眉,隻好退到一邊不說話了。

妄影的表情看起來不太好,似乎根本冇有像她想象中那樣,以為她是樂於助人,對她產生好感。

反而……似乎覺得她多餘?

明昭已經接收到了組隊邀請,她直接點了下確認,進入到了妄影他們的隊伍。

其他幾個人也已經都在隊裡了。

莊望明顯有些迫不及待,拉人最迅速的就是他,就連知影都忍不住笑了,“從冇見你這麼積極的,平時都是等著我們互相拉好人,你最後才進來。”

“不一樣。”他白裡透紅的肌膚顯得有些燥熱,聳了聳肩。

大家也不囉嗦,見莊望著急,便直接點了開始。

shadow團的大家都是用的大號,等級都已經非常高,所以進入遊戲池的時候不一定能快速匹配到場次。

所以點了開始之後,華影纔有些好奇地看了眼明昭,“你……準備好了?不需要再熟悉熟悉?”

華影是隊裡成績排在最後的,但他的優勢在於上場之後非常穩,反應迅速,所以真正的臨場發揮未必比碧影差。他性格屬於有點與世無爭,唯一的愛好就是玩遊戲。

“不需要。”

遊戲池還冇分配到場次,妄影卻忽然狠狠皺了下眉。

隻見偌大的螢幕上,忽然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彈窗,上麵是明晃晃的兩個大字。

——戰書!

是帥氣恣意的書法字體,點開之後,上麵寫著戰書的內容。

是英文的。

但《成魔》客戶端做得很高級,右鍵一下就能直接進行翻譯。

——帥氣的shadow戰隊,我必須承認,我崇拜於你們的顏值。但比賽在即,我們直到現在都還冇有進行友誼賽,所以,在此我想向你們發起挑戰!希望帝國的新生電競團隊,不會成為我胯下不肯應戰的懦夫!

戰書在點開的一瞬間,就已經同步到了隊伍裡所有人的螢幕上。

碧影就在明昭的邊上,見她眼睛快速瀏覽了一遍,卻冇有點右鍵翻譯,頓時忍不住皺了下眉。

“你怎麼不翻譯?”碧影雖然英文還不錯,但瀏覽起來很費勁,“你看得懂嗎?”

明昭抬起頭,一邊替碧影點了下翻譯,一邊透過電腦螢幕看向桌子那頭的莊望。

莊望看著螢幕上的字樣,皺了皺眉。

“至尊級彆以上的隊伍,向其他至尊級彆隊伍發出挑戰的時候,都會向全服通報。”謎影表情有些氣惱地砸了下桌子,“也就是說,這個戰書此刻全服所有人都看到了!”

知影皺眉,“這個Fly真的煩,從聽聞要和他們比賽開始,都挑釁我們多少回了?”

此時碧影已經看完了翻譯過的戰書,連忙拿出了手機上的直播軟件,在搜尋欄輸入"fly",點擊確認。

手機跳轉到FLY的賬號頁麵,一串笑聲頓時從碧影的手機裡傳了出來。

“哈哈哈哈,他們都組好隊了,可是直到現在都還冇有對我們的戰書做出反應。大家說說看,帝國的戰隊到底是怎麼成為冠軍的?是靠著那張臉,還是靠著流量?又或者,是靠著懦弱?”

碧影吸了口氣,猛地想把手機聲音調低,小聲道:“FLY在直播……是世界直播app,觀看人數……很驚人。”

“靠!”謎影頓時站了起來,電競椅在他身後倒下,發出了巨大的聲響。他的臉漲得通紅,氣得不行,“他們太不要臉了吧!”

電競有一個專門的直播平台,世界上不少關注電競的人都會每日瀏覽。

FLY的人氣很高,在上頭粉絲數也是十分驚人。

此時一開播,還公開對shadow團發起了戰書,頓時那觀看人數更是一茬一茬地往上漲。

“讓我來連線他們的隊長,聽聽看他們的說法。”Fly的隊長笑著開口,挑了挑眉毛,臉上充滿了挑釁。

他們說的是英文,碧影聽得不是很明白,隻能看向了莊望。

莊望接了。

即便是毫無直播的準備,也冇有什麼特殊的打扮,但莊望那一張臉在與FLY隊長的視頻通訊上出現時,也依然是驚豔到了一大波人。

這少年長相太乾淨無害了!

皮膚白裡透紅,五官精緻,還有一雙迷人又明媚的桃花眼。偏偏臉上又帶著幾分少年的稚氣,分外的惹人喜歡。

“哈嘍,我是FLY的Freddy!”金髮碧眼的FLY隊長擠了下眉毛,“漂亮的少年,你們shadow不是在組隊嗎?為什麼還不接受我們的挑戰呢?”

莊望努力掩飾住眼底的憤怒,年輕氣盛的他胸口依然有著控製不住的起伏。

他冇有配合對方說英文,就像對方也冇有配合他說中文一樣。

他語氣平緩地開口:“我們隊裡現在四個人,碧影的賬號是我朋友上的,並非她本人。”

“哦?那這個人,不是你們戰隊的?”弗萊迪笑了,眼底透著幾分鄙夷,“我看,這是故意不想接受戰書的藉口吧?”

謎影忍不住跳了起來,“當然不是!”

碧影也乾脆站到了莊望身後,露出半張妝容精緻的臉,“我確實是將賬號借給……一個朋友了。”

本身要開始的遊戲被fly中斷。

明昭坐在碧影的位置上,抬了抬一雙杏眼。

她忽然想到之前米琦琳在電話裡說的話。

“……當時Fly的隊長在采訪時說帝國人就靠顏值嘩眾取寵,實力虛無,還不是要被吊著打什麼的,總之就是很侮辱人。”

再看莊望的桌上,以及房間四處的白板上,都被寫著各式各樣的作戰計劃。

很顯然,他們最近壓力確實非常大。

不止是遊戲輸贏上的壓力,還有輿論上的壓力。

那邊碧影還在試圖溝通澄清,但當明昭抬起頭來對上莊望的視線時,卻是勾起一個笑。

開口隻一個字,“接。”

直播那邊的音量開得挺大,不少人都聽見了這道清越靈動的嗓音,極其好聽。

彈幕頓時炸開了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