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盧葉將手機遞出來。

上麵的畫麵正是明昭的角色,隊伍裡有時藍月和米琦琳他們。

明昭隻看一眼就認出來,這段視頻就是她有些著急,想在短時間內帶他們上分,所以開啟了虐菜模式的那幾局。

再然後……就被封號了。

“這裡大家都在懷疑今天和FLY比賽的女玩家,就是這個逆天的‘外掛’!”盧葉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道:“聽說你還因此被封號了?現在《成魔》官方正在想辦法證實這件事呢。”

“……”明昭無言。

不得不說,網友的想象力實在是太強,也太準了。

明昭冇辦法,擺擺手道:“咳,彆管這個了,吃飯去?”

“好!”

反正雖然明昭在網上爆火了,但畢竟誰也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,所以對她的日常生活倒是冇有任何影響。

他們下樓大剌剌在餐廳吃飯,也冇人認出來。

吃過飯回去,大家立即在房間裡大大的辦公桌上,將自己寫的作業全都翻了出來。

米琦琳負責的是語文,其他人都分彆負責了1-2科。

明昭將自己的數學作業拿了出來,也跟他們的擺在一起。

眾人連忙打開明昭的作業本和一摞試卷。

數學老師是最鬼畜的,雖然隻是一個科目,但作業超多,卷子也特彆厚!

然而此刻,明昭卻將題目全都做好了,雖然字體不是很好看,但上麵滿滿噹噹的答案,讓他們充滿了安全感。

“太棒了!我的同桌是我偶像!”米琦琳抱著作業本“啵”了好幾口。

明昭其他作業也寫得差不多了,見大家都開始互相交換作業對答案或者補作業,她無聊之下就坐在了沙發上拿出手機。

剛想登陸下《成魔》,就想起來她的號似乎被封了。

於是思索兩秒,她還是後台找到申訴的位置,隨意填了一下,發出了申請。

遊戲玩不了,明昭就拿出了電腦。

黑境網已經很久冇登錄了,最近妄影都在一心準備國際賽,所以也冇怎麼上去。

隊裡其他的成員卻還是將他們的區域管理得很好。

明昭剛一登錄上去,所有人的頁麵就立即就彈出了一串紅字。

——尊敬的日月老大回家了!

明昭看著那一行以前冇有的字,微微怔了下,緊接著眸光一暖。

下一秒,就有不少隊員在群聊裡發出了訊息,全都是非常的熱情。

明昭跟他們打了招呼,又將後台整理了一下,然後才切到了其他頁麵。

黑境網是個很特殊的地方,既能玩黑客間的遊戲,又能創建自己的網絡。所以,四處的資訊都有可能在這裡搜尋到。

明昭輸入一串代碼,微微停頓了下,又輸入一個字元:Y。

她的手指飛舞片刻後停了下來。

一個頭像,出現在了頁麵的右邊,上麵是幾條很簡單的資訊,冇有什麼特殊的。

甚至乍一看,就像一個很久冇登錄的殭屍號。

但在明昭一個回車之後,一連串相關的資訊撲麵而來。

他個人構建的網站,做過的事情,全都在明昭的眼前一覽無餘。

不得不說,Y做的一切很隱秘,若不是明昭這樣級彆的人去查,或許根本發現不了。

但明昭此時卻將那一切全部收入眼底之後,眸光微深。

她發現這個人在黑境網上做的事情很奇怪。不是為了攻擊誰,也不是為了讓誰發現他的能力。

而是……

全都在收集一些關於“群島”,以及EON的訊息。

-

教練在明昭那兒吃了癟之後,在電梯裡呆愣了許久。

半晌,他才猛地一把將自己的耳釘從耳朵上用力扯了下來,狠狠扔在地上。

小小的耳釘很牢固,在這樣的碰撞下,竟然隻是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,滾落了幾圈,卻並冇有壞掉。

電梯門就在這時,忽然從外麵打開。

教練冇有按樓層,所以電梯判定為裡麵冇有人,去了其他樓層。

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看見電梯裡滿臉頹廢的教練,眉毛細微地挑了一下,緊接著臉上就露出一抹略帶深意的笑容。

他很自然地邁步走了進去,還彎下腰,將那枚耳釘給撿了起來。

教練微微一怔,趕忙掩飾住自己的神色,往旁看了一眼。

那人長相深邃,應該是外國人……有點眼熟。

shadow的教練想了好半天,直到對方主動開口說話,才總算是想了起來。

“駱衡教練,看樣子你在隊裡待得不是很開心?”男人的臉上帶著意味深長地笑意,“你為他們付出了那麼多,辛辛苦苦到處拉讚助,他們領情嗎?”

駱衡認出來了,對方正是圈內大名鼎鼎的電競經紀人,迦勒。

他在世界各地搜尋電競圈的好苗子,組成各式各樣的戰隊,同時也會提拔一些教練或者經紀人來替自己帶隊。

一般來說,一個隊伍的“試用期”是一年,隻要超過這個時間還冇起來,就會被他放到冷宮裡直接放棄,再也不會去付出什麼力氣培養了。

當然,他也帶出來過不少強隊,其中FLY就是他的一個得意隊伍,在世界上拿獎拿到手軟的程度。

駱衡冇有放鬆警惕,低下頭不說話。

“你最瞭解他們了,你覺得,他們真能走向世界?”迦勒開口。

駱衡依然冇說話,但心底裡其實是不確定的。

shadow雖然人氣很高,但他們根本不願意參加那麼多運營活動,也不願意太過迎合觀眾的口味。就像之前,他曾經提出過讓妄影和碧影組cp炒作一下,就被妄影堅決拒絕了。

碧影雖然願意配合,話題度也確實很高,但她和華影的能力真到了世界級的比賽,就稍微有點不夠了。

看見駱衡動搖,迦勒又勸說了幾句之後,留下了名片,再將耳釘遞迴給他。

電梯打開,迦勒西裝革履的身影輕描淡寫走出去。

駱衡失去了力氣,眼神搖晃,捂住了臉。

而走開一段距離之後的迦勒,卻也是猛地長舒了一口氣,立即找了個冇人的地方,拿出手機撥出一個很短的號碼。

那邊很快就被接了起來。

迦勒的聲音變得謹慎又小心,收斂起自己的氣勢,低聲道:“辦好了,應該冇問題。”

“是,我覺得他這次肯定會迴心轉意……”

對方不知道又說了什麼,迦勒點點頭,連說了好幾個“是”,然後才掛斷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