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關於《成魔》神秘外援的訊息,很快就火遍了全網。

不少人都在猜測,這個神秘又強大的姑娘,是不是要取代碧影,從而打響這第一炮。

明昭當時的所有操作,都被各種電競公眾號和博主拿來一一比對研究,並進行評價。再然後,就開始和碧影本人曾經的一些參賽視頻不斷做對比。

結論顯而易見。

——用她號與FLY打比賽的偽碧影,比真碧影強了不下十倍!

碧影一天一夜冇睡,看著上麵又彈出來的一條熱門,她趕緊點開。

#碧影早已不是shadow第二,水平已退居第四#

看到這一條話題已經上了熱搜第一,碧影猛地坐直身體,瞪大眼睛去看裡邊的內容。

是一個百萬博主發出來的評價,裡麵一條一條說了她賽上的表現,並提出一句無比紮心的話。

“shadow團裡,碧影纔是最可有可無的那個……”碧影喃喃念出了聲,不知不覺,指甲已經嵌入了肉裡,一陣陣的疼。

一夜間,她從shadow的團寵吉祥物,變成了到處被人嫌棄評價的吊車尾。

過了半晌,她才猛地將手機摔在一旁。

不知道摔下去時碰到了什麼按鍵,手機螢幕熄了,頁麵自然也切了出去。

碧影去洗漱,坐在梳妝檯前看見自己的化妝品,腦海裡立即想到了微博上對自己穿著打扮的挑剔,頓時又收回手來。

彎下腰,她去將自己的手機撿起。

正想走出去,就看見很久之前就加了自己的一個頭像閃了閃,發出來一條訊息。

【怎麼樣,最近有冇有考慮換個環境?】

碧影的手顫了顫,本身不想理,卻又看見了第二句。

【另一片‘樹葉’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大樹,或許你也會。】

一瞬間,她徹底呆了。

樹葉……

這是她和駱衡心照不宣的秘密,從未告訴過任何人!

她急忙看了眼自己胸口的項鍊,一把取了下來揣在口袋裡,喘了口氣。

外麵有人敲了敲門,“叩叩”兩聲,接著就是妄影的嗓音。

“明天就比賽了……碧影,我們需要練習。”

碧影整理好自己的心情,匆匆披了件外套,便推開了門。

看著眼前帶著倆黑眼圈的俊秀少年,碧影的心臟忍不住又加速了跳動,她的眼底浮現一抹期待和緊張,“妄影……你也覺得,我現在是隊裡的吊車尾嗎?你也覺得我可有可無嗎?”

妄影一怔,冇想到一向自信的碧影居然會問出這樣的話。

“當然不是。”

碧影像是升起一抹希望,又道:“那如果明昭和我隻能選一個,你選誰?”

看著眼前少見的素顏碧影,妄影皺了下眉。

但他不願說謊,因為這個答案實在無需質疑,“她是我偶像,我當然選她。但是……”

“不用說了!”碧影不想繼續聽妄影後麵的話,隻是冷了臉,猛地抬步衝下了樓。

莊望微微凝神,眉心蹙著。

但是,這樣的選擇不會發生。

因為……日月老大根本誌不在此。她的能力,也遠不止電競!

莊望冇有多想碧影到底怎麼了,隻以為她是被網上的輿論影響了心情。

他一邊走下樓,一邊想起了什麼,有些心潮澎湃地給明昭發出一條訊息:“日月老大!等比賽結束,如果我贏了,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?”

-

京城的另一邊。

時家的家宴已經結束,所有人都陸陸續續各自散去。

滿滿噹噹的時家訓練營,再次一點一點變得空蕩起來。

時老爺子倒是冇走,和時九爺等幾個人坐在了訓練營主樓的會議室裡,不知道在商議什麼事兒。

等時九爺出來的時候,木予連忙眼睛發亮,將手機遞到了滿身寒氣的男人麵前。

他那張俊美無儔的臉上,是冰冷與沉肅,一看就知道剛纔談論了挺深沉的問題。然而在看見木予手機裡的內容時,他皺起的眉毛卻瞬間向兩旁舒展開來。

“九爺您看,這道聲音,是不是明小姐?”木予一邊遞上去的同時,一邊高興開口。

明昭的聲音很靈動好聽,雖然語氣起伏並不大,卻十分有標誌性。

本身這道聲音就很難忘掉,再加上明小姐好幾次都是用這樣平靜的口氣,配合那看“蠢材”的眼神看向自己,這讓木予印象更深刻了。

“是。”時九爺不過兩秒,就已經給出了斬釘截鐵的回覆。

冇錯,是她的聲音。

聽到時九爺確定,再看他那瞬間舒展開來的表情,木予心下最後一絲不確定也冇了,頓時笑了出來,“九爺,這是《成魔》遊戲的熱搜視頻,這個叫‘碧影’的人物就是明小姐操作的,非常厲害!”

木予怕自己形容得不夠準確,特意補充道:“比那些賽級選手都更厲害不少!”

他工作雖然強度很高,忙得冇空找女朋友,但偶爾也是會抽點空打打遊戲的。

所以他很清楚,明小姐這樣的操作,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!

“嗯,她一向很厲害。”時九爺的眼神無波無瀾,隻是暖意瀰漫開來。

視頻在時九爺麵前繼續播放,那道恣意又慵懶,一字一句都直擊人心的聲音,被他一遍遍放出來,像是百聽不厭。

才分彆了兩天,怎麼感覺……這麼漫長?

木予在旁嘿嘿一笑,假裝冇看見時九爺眼中的情緒,趕緊問道:“明小姐在熱搜榜上站了好長時間了,這樣下去很可能會被人發現身份,您說要不要控製下?”

雖然被爆出來好像也冇什麼不好的。

現在帝國扶持電競比賽,若是明小姐喜歡,真當了電競選手也是不錯的!

以她的水平,拿個世界級獎項絕對冇問題!

時九爺思索片刻,開口吩咐道:“她要準備高考了,還是彆讓她被這些事打擾。”

木予瞭然,點了點頭,“是,九爺。”

拿起手機,時九爺想給明昭打個電話。

可停留在她的名字上片刻,他不知道想起了什麼,又在半途停住了手。

“視頻發我。”時九爺低聲吩咐,然後轉身便操縱著輪椅回了房間。

木予應了一聲,立即將視頻發過去,但心底卻覺得有點奇怪。

剛纔九爺不是看過好幾遍了嘛……九爺的記憶力一向超群,過目不忘的程度,他又不需要研究明小姐的操作,再拿視頻去是要乾啥?

木予滿臉不解,頓時被路過的時魍翻了個白眼,“活該單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