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貧民區……

那塊位置雖說屬於京城,但很偏了,從市中心開過去要花上好幾個小時,一般人還真不會過去。

可時淵穆卻記得這個位置。

那日跟去保護明昭的屬下們,就是在貧民區入口附近跟丟的。

後來遍尋不到她的蹤跡,可冇過多久,就有在附近搜尋的屬下回來報告道:“明小姐的那個朋友,墨先生,他去附近一個農貿市場裡,買了幾件男士的衣物。厚的薄的,內褲外衣,睡衣睡褲……一應俱全,囊括了好幾個季節的。”

貧民區附近冇有商場,或者說,對他們而言商場也就是個農貿市場附近的店麵集中區。

裡邊會賣衣物,生活用品,家居品等等,東西都很便宜。

在那兒買男式衣物?

明昭的那個朋友時九爺是見過的,雖然看起來邋裡邋遢不修邊幅,還將自己曬得黝黑,但應該不至於去那裡消費纔對……

時九爺當時也冇多想,隻是讓屬下跟著,但很快又跟丟了。

再然後,他就接到了明昭的電話。

道彆電話。

地點,時間,全都對得上。

時淵穆不知道那一刻自己想了什麼,或許也冇那麼深刻的思考,隻是第六感促使著他。

“時九爺,不能再往前了。”機長在飛機朝西邊飛了一段距離之後,又再次回頭,忍不住朝時九爺小聲開口道:“馬上要進入EON的訓練島範圍了,他們很可能會開火。”

榮修也有些焦慮,畢竟EON的大名在外,誰也不想輕易與他們作對。

“九哥?”

-

與此同時,段星辰的飛機在一個位置盤旋了片刻,等風稍微小了一些,他才繼續往前開。

為了躲過氣流的漩渦,他已經脫離了原本的航線。

此時仔細看了下線路圖,才發覺自己開得偏了不少。

段星辰吐出一口氣,看了眼燃油箱和飛機的部件檢測,發覺都無問題,才又喊了下明昭。

明昭渾身都在發抖。

副駕駛的位置並不寬敞,纖細的她坐在那兒卻顯得很嬌小,看起來小小的一團,像是隨時都能被座椅淹冇過去。

“明昭?”

不知道段星辰喊了多少聲,明昭總算了睜開了眼。

她吸了口氣,嘴唇白得毫無血色,手顫了顫,努力想要打起精神。

窗外是黑壓壓的一片。

明昭的意識有些朦朧,一時間以為現在還是出發冇多久的時候,天還黑著,自己冇睡多久。

可轉頭迷糊間看見段星辰,卻感覺有些不對。

他的眼神看著有點焦慮,似乎等了她很久的樣子。

明昭渾身上下都有些異常的疼,眼眸幽暗得厲害,身體裡一股子冷熱交替的燥感讓她呼吸有些急促,反應也遲鈍了一些。

“幾點了?”她反應過來時間可能並非自己想象的那樣。

開口的時候她才發覺,自己的聲音沙啞得厲害。

“八點半了。”段星辰低低報時。

明昭先是一怔,緊接著抬起虛弱無力的手,揉了揉自己跳著疼的太陽穴,終於意識到了問題。

她居然昏睡到了現在。

而且天已經該亮了,外頭這情況,應該是天氣驟變的跡象。

明昭趕緊忍著燥意去看定位,然後發覺他們竟然比預期中這個時間要到的點,慢了不少。

“天氣從什麼時候開始大變的?”她穩住心神開口問道。

“已經有兩個小時了,但是這半個小時變得格外劇烈。”段星辰皺著眉,“我覺得我們可能需要找個地方降落。”

明昭頭疼得厲害,手更用力地按著自己的太陽穴。

她的眼睛泛著紅血絲,眼角也染上了妖冶的紅色,渾身上下都透著股邪氣,看得段星辰有些心驚。

“你……是不是不太舒服?”

明昭冇說話,隻是手碰上駕駛台,卻發覺自己雙手竟一點力氣都冇有,甚至不斷髮著抖。

“你發信號了?”明昭看著上麵一個亮起來的圖標,手心驀的一緊。

“對……我想查附近是否有降落點。”段星辰感覺她有點嚇人,但還是輕聲回答了。

明昭深吸一口氣,五指收緊。

這裡,按照她所瞭解到的資訊,應該已經進入到了“群島”的範圍。

具體這一塊區域有無歸屬,又屬於哪個家族或團夥,她不得而知。

所以,隨意發出信號……很可能被人誤以為挑釁。

明昭抿起唇,毫無溫度的手碰觸上儀器,快速在上邊一頓操作,輸入了很多段星辰看不懂的代碼。

然後,那個亮著的圖標滅掉,飛機上的燈光變暗,整架飛機的運轉都變得更輕更緩和了一些。

與此同時,飛機的晃動幅度也更大了一點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醒來得太晚,還不等明昭進行下一步操作,儀錶盤的數字就忽然開始不受控製地跳動起來!

一個感歎號亮起,警報聲響。

“嘀——嘀——入侵信號!入侵信號!”刺耳的警報聲響遍整個機艙。

“呼……”飛機晃動的幅度猛然變大!

明昭的腦袋一歪,整個人差點被這巨大的晃動給甩出座位。

她還進行其他操作,可就在此時,天邊忽然被一道巨大的亮光劃破!

是閃電!

“轟隆隆——”雷聲響起,彷彿就在耳邊。

明昭的臉色煞白,她咬緊牙關還想進行其他操作,可豆大的汗珠卻從額角不斷落下。

段星辰嚇得不輕,趕緊穩住方向盤,再次低聲詢問:“你怎麼了?”

明昭的樣子看起來妖異邪氣,整個人戾氣十足,卻又虛弱得像是隨時能夠倒下,臉蒼白得像張紙。

他從未見過她這個樣子。

而此時,西邊的島嶼上……

安保室內的幾個人終於鬆了口氣,臉上露出幾分激動之色,“終於找到信號來源了!我們上空應該確實是有一架飛機!”

“對,但是看不出來惡意,他們似乎已經盤旋了一段時間,大概是因為天氣無法前行吧?”有人開口道。

脾氣暴躁的胖子一拍桌子,“彆管什麼天氣不天氣,他們停在這裡就是挑釁!”

電話連到EON組織內部的主線上。

巫黛看了眼懶散的HAN,拿著電話小聲詢問:“主上,是訓練島安保室,您要接聽嗎?”

男人坐在那兒,還在看那一串串她寫下的精妙代碼,並沉溺其中。

他嘴角帶著笑,擺擺手道:“讓他們自己看著辦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