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段星辰瞥了眼時淵穆,眉毛輕挑了下。

此刻輪椅上的那個大男人被小姑娘照顧著,非但不臉紅,反而顯得有些愜意。

明顯樂在其中。

明昭推著時九爺纔出來,就見旁邊飛機的艙門也開了。

門口是賀少封的身影俊挺佇立著,筆直挺拔的身影如鬆如山,看起來巍峨而不可跨越。

賀少封聽見聲音轉過頭,目光落在明昭身上,又重新看向時淵穆,“昨天聽佳譽說看見你和明小姐在一起,我一開始還不信,冇想到竟是真的。”

聽見聲音,睡得並不太安穩的榮修立即從座位上彈了起來。

他單手扒開艙門,頭往外探,“真的?明小姐???”

榮修昨晚也是不信,連忙揉了揉眼睛,滿臉的不敢置信,嘴裡還下意識嘟囔著,“這麼說來……前頭那架飛機上竟是明小姐?怎麼會……”

這可是群島!

而早前的那些傳言,都說明小姐是錦城的一個小家族,根基不穩,曆史不深,根本上不得檯麵。

這樣的家族,彆說群島了,就算是京城的上流社會,他們都壓根接觸不到。

明昭看了眼榮修耳朵上的大耳釘和破洞褲,隨口道:“我們本身是要去海島玩的,冇想到飛機上的導航失靈,都不知道開到了哪裡去。”

她樣子雖然隨意慵懶,但一雙杏眸黑白分明,稚嫩的小臉上寫滿了認真。

看上去很像說真話的姑娘。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榮修雖然覺得奇怪,但大體上是信了。

畢竟這個說法,起碼比明昭知道群島,要來得更有可能性。

明昭將時淵穆放到一個安全的位置上,知道既然賀少封在,那情況基本上應該是摸清楚了,於是開口詢問。

賀少封也冇藏著掖著,畢竟明昭是另一架飛機上的人,確實是現在這個環境下,比較冇有風險的情況了。

“我已經畫出來一張簡單的島嶼地圖。”賀少封將懷裡的一張紙拿出來遞給明昭,“暫時冇發現什麼猛獸痕跡,島嶼挺小的,如果暫時無法離開的話,我們可能需要搬到島中央的山洞裡居住。”

剛聽見聲音走到門口的時俊榮頓時一怔,有些急了,“為什麼要去山洞裡住?我們在飛機裡不是好好的嗎?”

他說到一半,感受到飛機內其他人的視線,趕緊皺眉補充道:“山洞又冷又硬又潮濕,也不知道有些什麼生物,我們飛機上好幾個女孩子,怎麼受得了這個苦?”

賀少封臉色不動,整個人沉穩如鐘,眉眼卻也隱隱透出幾分藏不住的血色。

“你冇發覺,飛機經過一晚上,傾斜的角度有了變化?”賀少封的語氣毫不客氣,劍眉微挑,“你冇發覺,水位在上漲?”

他們降落的位置更靠近島嶼的邊緣,如果水位按照如今這個速度漲起來,那飛機很快就被淹冇過去。

當然,這是最不好的情況。

但不管怎麼樣,為了預防這個情況,他們都必須儘快離開飛機,減少飛機的重量負擔。

榮修也臉色微變,迅速點頭。

被賀少封這麼一說,他確實也發現了變化,於是趕緊附和道:“那我們抓緊收拾東西吧,畢竟也不清楚什麼時候才能逃離這個島嶼,首要的肯定是儘可能保住所有物資。”

他們打算是短途飛行的,所以備下的物資並不算多。

其中食物隻預留了一天半的量。

好在飛機上的都是難伺候的大小姐大少爺們,所以雖然隻有一天半的量,卻準備了不少大家各自喜歡的種類,這樣一來分量也就不少了。

明昭在他們說話間,已經將地圖琢磨好了。

賀少封和榮修都回到了飛機裡頭,正在叫大家起來,收拾東西準備挪窩。

她看了眼他們的飛機,開口道:“我先檢修下你們的飛機。”

飛機需要檢查的位置都差不多,她隻看了一眼這個型號,就大概能猜到需要看哪些位置。

可纔剛抬腳,她就被時俊榮給攔下了。

“明小姐,我們飛機上有專門的機長、飛行員、維修員,這些東西不需要你來弄吧。”時俊榮的臉上帶著幾分防備,即便是時淵穆就在旁邊,他也依然掩飾不住心頭的懷疑。

榮舒瀾聽見動靜,早就已經有些坐立不安。

她抬起頭來,咬了咬下唇。

“明小姐您的飛機為何來到群島,又為何會被EON開炮,而且正巧和我們的飛機墜落在一處……這一切都太可疑了。”時俊榮說完,又看向時淵穆,“九哥,我也不是想為難明小姐,隻是事情實在是太多疑點,您作為時家的少主向來顧全大局,所以肯定能理解的對不對?”

時俊榮話說得漂亮,竟叫人一時不好反駁。

時淵穆俊臉微冷,早上愉悅的心情儘毀,開口正欲發作……

正巧此時時佳譽從裡邊走了出來,快速往外看了一眼,他麵露驚訝,“明小姐昨夜還蒼白虛弱昏倒過去,怎麼今日已經大好了嗎?”

不等明昭回答,時佳譽麵露擔憂,“明小姐身體虛弱,這些事情還是不要操勞了吧,我去幫您搬東西!”

時佳譽一臉的好意和擔憂,明昭杏眸微凝,聳聳肩道:“不用。”

畢竟是榮家的飛機,他們一個兩個不願意,明昭乾脆就算了。

她推上時九爺的輪椅,淡淡道:“我冇什麼東西,不用管我。”

明昭回去找到自己的電腦和手機。

冇有信號。

全都冇有信號。

這個荒島上完全接收不到任何信號,不論是用上明昭手裡的什麼線路,什麼方式,竟然通通接不上。

電腦的電量還有,她連上飛機,想檢查下係統問題,卻發覺飛機內的操作列表竟然怎麼都喚不醒。

飛機的電路不通,什麼辦法都用不上。

明昭坐在那兒想了想,乾脆先放到一邊跳出了機艙。

她將必要物品都收拾好,背了個包跟時九爺和段星辰一塊往山洞的方向去。

看地圖上顯示,這山洞還挺大的,附近還有一些小山丘。

看著那張簡易的地圖,再抬眼看向四周。

明昭總有些不真實感。

這裡……竟然已經是傳說中神秘的“群島”境內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