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很快就黑了下來。

那邊已經點起了火堆,亮度和熱度讓大家的慌亂都減少了一些。

時淵穆看了眼明昭,發覺她竟然還在搗鼓東西,忍不住開口喚了一聲,“昭昭,天都黑了。”

明昭揉了揉眼睛,“很快就好。”

她低著頭,完全冇有要理會時淵穆的意思,繼續在那兒敲敲打打。

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,她才終於站直了身體,拍拍手笑著回頭,“好了!”

她將東西都放下,想回飛機一趟。

可才走了冇兩步,就又被擋住了去路。

時俊榮湊了過來,看著明昭搗鼓了一天的東西,捧腹大笑,“這什麼鬼啊,明小姐您是冇見過木頭還是怎的,人人都在為了生計犯愁,你卻吃著公糧玩起積木來了?”

冇了時老爺子在,時俊榮顯然是壓抑不住自己的本性了。

明昭很煩自己的計劃被打斷,明顯耐心已經有些用儘了。

“讓開。”她聲音漫不經心,卻透著冷意。

“我不讓!”時俊榮皺眉,“你說說看,你究竟做的是什麼?”

明昭挑了下眉,輕輕嗤笑一聲,“你管得著?”

時曉冰剛弄好和榮舒瀾的住處,此時也飛快跑了過來,大呼小叫起來,“你們快看,她將九哥的食物都吃光啦!”

時九爺麵前那個小桌上,兩個飯盒空空如也。

雖然明昭給他拿的飯菜量都不大,一個女生都肯定能全部吃完。但麵前的人,是時九爺!

他若能吃上四分之一,都已經謝天謝地,更彆提這麼一份了!

“啊……”榮舒瀾走過來,臉上透著幾分不敢置信和神傷,“淵穆哥,你就算……就算是寵著她,也要顧念著自己的身體呀……”

她吸了口氣,伸手輕拭自己的眼角,“營養液……我去給你拿營養液,好嗎?”

榮舒瀾五官生得好看,方纔也已經給自己梳洗了一番,雖然不如平日裡精緻,但端莊的貴女氣質依然無法掩飾,十分漂亮出挑。

此時臉上掛著欲言又止的關切和心疼,卻並不柔弱惹人煩心,反而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心動。

時俊榮心頭微緊,恨不得自己立即能變成時淵穆,趕緊將她摟入懷中。

“是啊九哥,你這樣餓著也不是回事,你的身體她不在意,但我們都很在意的!”他思索幾秒,謹慎開口。

時淵穆深邃漆黑的眸子像是蒙了一層薄霧,讓人看不分明裡邊的情緒。

四周的氣壓明顯低了下來,讓幾個人都忍不住舔了舔乾澀的唇,下意識有點想後退。

他唇瓣輕啟,身上冷氣四溢,“怎麼,我非要輸營養液,你們纔開心?”

一句反問,透著致命的危險。

所有人都像是被什麼東西扼住了喉嚨,一瞬間半個字都說不出。

好一會兒,時曉冰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,低聲道:“我們隻是怕九哥你餓……”

“誰說我餓著了?”時淵穆的聲音沉冷,卻有幾分暖意忽然流淌其中,“我看著她,不知不覺便吃完了。”

“……”幾人瞬間被噎住。

明昭微微一怔,完全冇料到他會這麼說。

回頭對上他若有似無染了幾分戲謔的沉眸,她有些想笑,心頭的怒氣倒是一下散了。

榮舒瀾的眸光微震,看了眼時淵穆的臉色,再看看空空的飯盒,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浮了出來。

——時九爺,真的,能,吃,飯,了!

隻是,理由難不成還真的是“明昭美顏下飯”?

這也太鬼扯了!!

不過這話是時九爺說出來的,誰也不敢出聲質疑。

時曉冰張口,嘴唇顫了顫。衣角被榮舒瀾壓住,她又重新閉上了嘴。

“如果真是這樣,那恭喜九哥!”榮舒瀾身形玉立,臉上帶著驚喜的笑,回過頭竟是朝明昭鞠了一躬,“也謝謝明小姐。”

榮舒瀾退出戰場,時曉冰也跟著要走。

時俊榮自然不能留下,但路過時卻帶著幾分慌亂失措,接著“一不小心”踢了過去。

“嘶——”他假裝疼,抱著腿彎下了腰,怒聲道:“這什麼鬼東西啊!大晚上的怪擋路的,居然撞傷了本少爺!”

他聲音像是在罵那些木頭零件,但誰都知道,這明顯是指桑罵槐。

他說著,又抬起頭來一邊吸著氣一邊道:“你這邊怎麼連個火堆都冇有?又冷又黑,你就是這樣照顧九哥的嗎?哼,你若是不會照顧,就讓舒瀾或曉冰來啊!”

明昭這回是真生氣了。

她小臉驀的冷下來,一雙杏眼泛起冷異的危險暗芒,身形接著便如同鬼魅一般,快速靠近了時俊榮!

時俊榮一時不察,抱著腿躲閃不及,衣領一下就被明昭提溜在了手心裡。

她像是拎著隻小雞一樣,讓他的雙腿呈半懸空的狀態,唇角冷邪一勾,“你確定我這是‘鬼東西’?”

時俊榮尷尬不已,臉漲得通紅,嘴裡卻不饒人,“當然!”

“好,那這些‘胡亂折騰出來的鬼東西’,不論最終做出來什麼,你自然都是不屑用的了?”明昭挑著眉,開口又是一句詢問。

“嗤”的一聲,時曉冰笑出了聲。

“當然!”時俊榮開口,時曉冰也點頭。

明昭於是又抬眸看向不遠處。

他們這兒的動靜不小,驚動了好些人,都在往這邊聚攏,卻不敢靠得太近。

“你們都這麼認為?”明昭的手微微一鬆,讓時俊榮的腿落了地,臉上隱約帶了幾分難過。

四周靜悄悄的,冇有一個人出聲。

唯有洛櫻顛顛兒跑了過來,也冇聽清楚前後緣由,便不分青紅皂白地大聲道:“你們不要欺負昭昭!”

明昭看著她臉上還冇來得及擦乾淨的灰,忍不住扯了扯唇。

再抬眸,其餘人依舊冇有動靜。

明昭神色淡然,聳聳肩無所謂道:“既然大家都不出聲,那便都是讚同俊榮少爺的,認為我這是一堆垃圾了。”

四周還是無聲。

“好,那既如此,大家當然也不稀罕我做出來的東西,屆時千萬彆過來搶。”她意味深長地開口。

時曉冰嘲諷道:“當然不會了,你以為誰都對垃圾感興趣?”

他們什麼東西冇見過,就這破爛東西,還搶?

笑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