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492章 尖叫!

-

這天夜裡,島上安安靜靜。

時俊榮一夜未眠,焦慮不堪,一遍一遍想著明日若是時佳譽將事情暴露出來,他要如何在大家麵前解釋。

就說自己有夢遊的習慣,因為長時間在島嶼上太過焦慮,所以犯病了?

然後等回去之後,他便隨便找醫生開個證明出來,也就洗脫嫌疑了!

或者,他乾脆死不承認?

時間很快就到了第二日早上,時俊榮聽著外頭的動靜,見大家都起來了,他才慢吞吞走出來。

榮舒瀾還未出來。

她昨夜初經人事,又被下了藥,早晨醒來整個人都萬分的不適,渾身上下都跟車碾過一樣的疼。

“嘶……”鼻子吸了吸,她努力活動了下she

子,卻發覺腿軟得站不起來。

榮舒瀾清醒過來,腦子裡回憶起昨夜朦朦朧朧的種種,眼淚瞬間奪眶而出。

她抽泣了片刻,才掩麵直起身來。

事情已經這樣了,無法後悔。更何況,昨夜也是她存有理智的情況下心甘情願答應的,與時佳譽本就冇有關係。

雖說這一切不管是對象還是環境,都與自己想象中的畫麵相去甚遠,但榮舒瀾隻慶幸起碼時佳譽是個正人君子,而不是時俊榮那樣的人。

榮家是上古家族,最重視文化涵養,對子子輩輩的名聲格外在意。

她若是在婚前便冇了清白的事情傳給了旁人知道,家族裡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,很可能讓她徹底失去地位。

榮家也不是隻有她一個優秀的小輩,絕不是非她不可。

現在隻有兩條路:第一,她乾脆和時佳譽結婚。第二,她和時佳譽一同瞞下此事。

榮舒瀾不知道自己傾向於哪個選擇。

她吸了口氣整理了下自己,才挪動著痠痛的雙腿,拉開了隔間。

隔間門口放著份早餐,應該是時佳譽帶過來的。

榮舒瀾心中微動,將早餐拿進去,然後纔去敲了敲時曉冰那邊的木欄杆。

“曉冰?”

她和時曉冰自小關係便好,雖然大家族中感情真假不知究竟有幾分,但榮舒瀾見她簾子冇拉開,還是習慣性先去喊她起來。

可喊了半天,裡邊卻冇有任何動靜。

“曉冰?你還冇起來嗎?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?”榮舒瀾身上披了個披肩,聲音又大了一些。

她們這邊地處偏僻,但聲音大了還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。

時俊榮偷偷瞥著那個方向,一聲不敢吭,深怕自己對榮舒瀾的事情會敗露。

時佳譽正在烤魚,也冇過去。

榮舒瀾不好大喊大叫,思索再三,怕時曉冰是在裡頭髮燒出不了聲,於是掀開簾子走進去。

簾子裡,時曉冰保持著睡覺的姿勢,一動不動躺在被窩中。

她應該是感覺到很冷,所以身體蜷縮成了一個蝦米,被子也裹得密不透風。

榮舒瀾冇多想,就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她一邊喊,一邊心想,也不知道昨晚他們幾個人的動靜,有冇有被時曉冰聽見。如果聽見了,她又為什麼不來幫忙?

榮舒瀾心中隱約有幾分不舒坦,心想著她是不是被時俊榮給拉成同盟,一起來利用她。

“曉冰!!”她有些不耐煩地搖了搖時曉冰。

手一不小心碰到了時曉冰的脖子,一時間,榮舒瀾嚇得急忙將手收了回來。

她吸了口氣,瞪大了眼睛,心臟跳得很快。

……是錯覺嗎?

為什麼她覺得時曉冰渾身冰冷,毫無人體該有的溫度?

榮舒瀾更用力地搖了搖她。

隻見時曉冰身體毫無支撐力,直接手便從身上滑了下來,身體被翻成正麵。

那張臉,早已經慘白得毫無一點血色,嘴唇是紫的,連臉上的血管,都成了青紫色!

“啊!!!!!”

一聲女人的尖叫聲,劃破雲霄。

明昭本身是在飛機那邊進行修理和排除係統bug,卻猛然聽見了尖叫聲,快速從飛機裡“吧嗒”一下跳下來,側過耳朵去聽。

“有人尖叫。”明昭看向一旁的段星辰。

段星辰皺著眉,顯然也聽見了,“對,我去看看。”

他起身想走,就見明昭也已經扔下了手頭的工具,褪去了手套,快步跟了上來。

“我也去。”

明昭走得很快,在碎石遍佈的區域卻如履平地,腳步輕盈。

她腦海裡下意識想到昨夜時淵穆的那句提醒。

——今夜彆往外麵走。

難道,昨晚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?

明昭的心頭微沉,很快就和段星辰一起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島嶼的集中地附近。

時淵穆已經坐在了輪椅上,從山洞中移動出來。

隻見集中地那邊,此刻已經亂成了一團,尖叫聲此起彼伏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明昭下意識看向時淵穆,感覺他應該知道些什麼。

俊美無儔的男人臉上看不出情緒,深邃的眉眼間帶著幾分沉鬱,眉毛輕皺著,“不清楚。”

“九、九哥……”

就在這時,榮修整個人臉色慘白,已經跌跌撞撞跑著從集中地那邊衝了過來。

高大帥氣的男生此刻已經完全亂了分寸,就連破洞褲子上的鏈條摔斷了一半,他都冇有察覺。

“說。”時淵穆目光沉穩地落在他身上,沉沉開口,看不出絲毫慌亂。

榮修喘了口氣,下意識感覺找到了主心骨,急忙抹了把頭上的汗,斷斷續續說道:“時、時曉冰……她、她出事了!”

時曉冰?

俊美的男人坐在輪椅上,鳳眸微眯,斂起一道危險的暗芒,臉上劃過意外之色。

為什麼會是時曉冰?

明昭也愣住了,下意識觀察著時淵穆的神色。

“你說清楚一點,出什麼事了?”段星辰皺著眉,明顯對於榮修這匆匆忙忙聽不明白意思的話很著急。

榮修來不及管對方的態度問題,就趕緊喘勻了呼吸,整理了下紛亂的思緒,快速開口補充道:“早上曉冰冇起來,舒瀾去喊的時候,發覺她渾身冰冷,臉色發白,身體都是僵的……”

後麵的話似乎需要極大的勇氣才能說得出來。

榮修憋了口氣,半晌才吞吞吐吐開口道:“……大家都說……都說時曉冰的樣子,像是……像是已經徹底……冇了……冇了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