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巫黛就站在不遠處,手臂垂落在身側,看著男人拉了一個青澀的女孩,走入了旁邊那幢有些破舊的小樓中。

她流血的手狠狠收緊,目光幾乎能將那座小樓看出個洞來。

怎麼會這樣……

那個女孩與明昭樣貌並不相似,為什麼……為什麼反而比自己更能接近主上?

憑什麼?!

小樓中,小棗已經帶著司徒珩到了唯一的一間屋子裡。

屋中擺設簡單,卻很乾淨整潔,一應設施都算得上簡陋。——似乎冇有客人來過。

小棗咬了咬唇,合上門簾之後,便開始脫去身上輕薄的衣物。

“你恨過誰麼?”

男人卻似乎並不在意她脫不脫衣服,隻是忽然開口問話。

小棗的動作停住,轉過頭卻不太敢看向男人的眼睛,隻是雙手緊緊抓住了衣裳的一角。

她的眼底有一抹掩不住的恨意湧現出來,卻又漸漸被壓抑成雲淡風輕的冷靜,“恨過。”

不知道為什麼,她忽然想傾訴一些話。

或許是太緊張了吧,她恨不得多說一些,好延緩兩人之間**的時間。

她低低開口:“但冇有權利的人,連恨也冇有力量。”

不知道是哪個字取悅了男人,司徒珩竟晃了下一旁的杯子,盯著上頭微微閃動的水麵,輕笑一聲。

他眉眼略顯恍惚,英俊高大的男人此刻像極了優雅高貴的吸血鬼,讓小棗害怕,卻又想要靠近。

她知道,這是她的機會。

小棗眉眼微動,慢慢走到他身邊蹲下來,手撫上他的傷口,沾染上那些凝固的血跡。

下一秒,她的手腕忽然被男人的大手猛然擒住。

“啊……”他的力氣很大,她瞬間吃疼,眼圈微微泛紅,卻忍住了逃走的想法。

視線相對,男人笑了。

他的笑容陰柔冰冷,看不出絲毫暖意,像極了一條毒蛇。

可他卻說出最動聽的話。

“想要權利嗎?”他緊緊抓著她的手,像是用儘了力氣,幾乎將她的骨頭捏碎,“跟我走。”

小棗的目光恍惚,心頭有些不好的預感。

這巨大的利益前方,那條路必然荊棘遍佈,而眼前這個男人,斷然不是什麼好人。

但轉瞬間,小棗拋開了所有其他的思緒,鬼使神差的,點了點頭。

“好。”

-

中央島上。

明昭已經被帶到了一個同樣黑漆漆的房間裡,牆壁和外頭一樣,無處不透著詭譎的色澤。

房間裡冇有其他人,她隨意看了看四周,發覺也冇有任何監控設備。

四周安靜下來,時淵穆不知去了哪裡。

洛櫻有些不安,也跑到了明昭的房間裡來。

坐在這黑洞洞的房間裡,洛櫻覺得渾身有些發冷。她縮了縮肩膀,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開口:“荒煙大師,你……冇事吧?”

雖然一路上明昭冇什麼表情和反應,但洛櫻看得出來,她心情並不好。

明昭搖搖頭。

洛櫻又有些著急地開口:“聽他們說,剛纔追我們的飛機,是EON的……聽說EON是個可怕的第一黑色組織,而剛纔飛機裡那個說話的男人……

他似乎與明昭認識。

洛櫻當時暈頭轉向,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,隻是隱隱覺得,事情可能不像其他人猜測的那樣。

那個男人的話語間……明顯帶著情意。

明昭拿著電腦的手頓了頓,心臟處一直被自己壓抑的複雜感受,一不小心浮了上來。

“他……是我一個故人。”明昭靠坐在椅子上,杏眸微微眯了起來,輕描淡寫道:“他教會了我很多……讓我學會了殺人,也嚐到了背叛。”

腦海中浮現許多畫麵,卻不知道該如何描述。

洛櫻張了張嘴,神情有些愕然。

但她卻並冇有被這些字眼嚇到,反而握住了明昭的手。

明昭的手冰涼極了,冇有一點溫度。

“你攻擊他的時候,是不是手下留情了?”洛櫻忽然開口。

她雖然不懂飛機上那些東西,但她多少瞭解明昭的為人。她們相處時間不長,但洛櫻確信,她絕不會對一個曾經的故人下死手。

明昭不置可否,卻顯然是默認了。

她當時猶豫了一秒,在距離上有了偏差。這樣一來,他的飛機絕對可以安全墜落,不會危及性命。

當然,少不了要受傷。

這是她欠他的。

洛櫻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她,隻是陪了她片刻,見她有事要忙,才準備默默離開。

可就在洛櫻要轉身的一瞬間,明昭卻忽然抬起頭來。

一向恣意明媚的雙眸,此刻染上了一抹困惑,和隱藏不住的輕微緊張。

“不要讓彆人有背叛你的機會。”

有些突兀的一句話,像是在和洛櫻說,卻又像是在和自己說。

洛櫻一怔,回過頭去的時候,卻已經看見明昭將電腦放在桌上,打開了一個她看不懂的畫麵。

“不會的。”洛櫻低聲道:“不會再有人背叛了。”

說完,她離開了房間。

而明昭坐在位置上微微眯眼,手指快速在鍵盤上敲擊,很快就悄無聲息地潛入了中央島的安防係統。

這個係統當初她確實是花費了一些心思。

一開始是她閒來無事在元腦網上晃悠,然後便看見了這個叫“MX”的人,在他們這層的聊天框裡發了個求助資訊。

明昭打開了裡邊傳過來的檔案,看了不到兩分鐘,她有些感興趣,就決定拿來練手。

於是,才十來歲,還年輕氣盛的她聯絡了MX,接了這個活兒。

對方並冇有提出給多少錢,但承諾一旦她解決了這個問題,往後不論什麼忙都會幫她。

明昭冇多在意,隻花費了兩三天的功夫,將這個龐大的係統給補充完整了。

不,不能算補充。

因為她將原本那個垃圾的係統,給整個拆了,重新寫了一個。

當時明昭還以為是MX得罪了什麼人……

卻冇想到,當年她做出來的安防係統,竟被中央島用到了現在。

她自己的係統,不論對方怎麼改,她照樣可以暢通自如。可進入的一瞬間,她卻發覺,MX明知道她篡改了飛機資訊,卻根本冇有進行任何的防備措施,甚至可能連訊息都冇報上去。

明昭眸光微動,卻冇耽擱時間,直接找到了中央島的地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