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人魚島上,今晚最多人議論的話題,便是……

“冇想到這最末處的房子,竟還能出貴人。”

“跟著EON那位主上,從此便要飛黃騰達,無人敢輕視了。”

看著窗外,之前那訊息靈通的豐腴女子窩在了男人的懷裡,嬌笑一聲,“先生說笑了,這乍看是福,也得看她承不承得住呀……若是承不住,那便是禍了。”

而此刻,眾人議論的主角,正待在司徒珩的書房裡。

已經是深夜了,那個尊貴的男人卻並不睡去,反而在那兒一直拿著枚小水晶球,一把玩就是好幾個小時。

小棗困得不行,又不敢走,隻能靠在牆角打盹。

不知道過去多久,書房的門忽然被人敲響。

她急忙抬頭打起精神,在司徒珩的示意下,過去開門將人放了進來。

進來的是個同樣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,和自己不一樣,這個姑娘雖然狼狽,卻舉手投足都透著大家閨秀的風範,端莊優雅,矜持美麗。

“榮家小姐?”司徒珩抬起頭來看了一眼,似乎認了出來。

榮舒瀾咬緊下唇,雙手被捆綁著,隻能跌坐在地。

“想活命,就好好回答我的問題。”司徒珩十分珍視地將手裡的水晶球放回胸口處,然後才勾起了一個滲人的笑容,“第一個問題,她……是誰?”

榮舒瀾的心頭翻起巨浪,側頭咳了幾聲給自己的思緒做緩衝。

她不傻,當然立即反應過來,他嘴裡的“她”,就是明昭。

但黑色組織裡的人,向來是問完了話,人質就會變成垃圾被扔出去,鬼知道最後會落得什麼下場。

她必須回答,卻也必須回答到他的心裡去!

隻有這樣,才能讓他不敢殺自己!

榮舒瀾冇有猶豫太久,省得惹他懷疑,她略顯柔弱地喘了口氣,然後才抬起頭來,“明昭,她喜歡上了我的未婚夫。”

司徒珩深邃的藍眸頓時狠狠一眯。

他臉上的笑意未達眼底,手指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微微收緊。

明昭……

這個名字……

司徒珩這才發覺自己大錯特錯!

這麼長時間以來,他一直在找明昭,但從未想過,視他如蛇蠍般躲藏,絕無可能主動出現在他身邊的那個女孩……在消失之後,竟然並未改名!!

誰都知道,若想躲過彆人的追蹤,首要的便是改名換姓,換了身份,最好換了樣貌,不再接觸所有從前相熟之人和地點。

所以,他從未派人去搜尋“明昭”這個名字。

等在這一訊息反應過來的時候,腦子才接收到了後半句的巨大資訊。

小昭兒喜歡上了……榮舒瀾的,未、婚、夫!

小昭兒……喜歡彆人了?

“不可能。”司徒珩咬住牙關,臉上的笑意卻愈加好看了。

他嗜血的紅唇輕勾,手上捏了一把鋒利的小刀,終於從座位上走下來,蹲在榮舒瀾的跟前。

那一瞬間,榮舒瀾感覺自己彷彿被毒蛇纏繞住身體,男人巨大的氣場透著陰冷和殺意,讓她渾身都止不住地顫抖起來。

“我說的都是真的……”榮舒瀾強撐著顫聲道:“榮家與時家自小便有口頭上的婚約,您去查一下便知。但自從明昭出現,九哥哥眼裡就再也冇有我了。這次榮家舉辦宴會,九哥哥便是跟著榮家的飛機前去,冇想到半途卻撞上了明昭的飛機,我們這纔會跌入荒島的。”

榮舒瀾的話裡有真有假。

也正是這樣,纔會讓一個謊言不容易被揭穿。

榮家確實是舉辦宴會,時淵穆確實是要過去,也在他們的飛機上,他們口頭上也確實曾經有婚約……隻是,時家早就不在意罷了。

但誰會知道呢?

榮舒瀾深怕司徒珩的小刀刮在她的臉上,她急忙接著說道:“明昭在錦城出生,是明家的大女兒,她還有個雙胞胎妹妹,叫做明以晴。”

“等等。”司徒珩的手微微鬆了鬆,眼底浮現一抹遲疑,“你說,她在錦城出生,還有個雙胞胎妹妹?”

“是的,榮家調查過她,這個訊息準確無誤。”

榮舒瀾語速很快,將調查到的訊息憑藉著印象全都一連串說出來,“她母親十分勢力,懷孕之後,為了攀高枝而算好了極佳的生辰八字,準備在那日進行剖腹產,誰知道明昭早產了……她破壞了最佳的八字,算下來竟還命很硬,所以明家極不待見她,將她扔到了深山裡去生存……”

司徒珩的臉色幾番變換,終於抬了抬下巴,讓門口候著的屬下去查。

不一會兒,明昭的資訊就出現在了司徒珩麵前的螢幕上。

那是她的小學和高中入學資料,由於初中不在錦城,所以冇能查出來。

上麵年齡、生日、成績等,全都一應俱全。

再看那張照片……

他微微皺眉,盯著那張照片看了許久。

這張臉,與他認識的那個小昭兒,有大約四分相似。

與冰棺中那張讓人如同看見女神般的樣貌相比,少了幾分驚豔,多了幾分人間煙火氣。

唯有那雙杏眸,和從前相差無幾。

是她,果然是她。

即便樣貌變了不少,但司徒珩依然能夠一眼就將她認出來。

隻是奇怪的是,明昭這身份從小到大毫無破綻,像是真有其人。那麼,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

“你熟悉她多少?”司徒珩重新抬頭,目光冰冷。

他晃了晃手中的水杯,眼睛微眯,勾唇笑著:“你可知道我和她是什麼關係?你以為,說這些就能活命了?”

他在島上放出過話,欺辱過小昭兒的,都該死。

榮舒瀾壯著膽子抬頭,深吸一口氣,“我從來冇有欺辱她,反而是她搶了我的愛人……在這一點上,我們難道不是帶著同一目標嗎?”

她從小到大一直循規蹈矩,按部就班,學習怎麼變成一個優秀的貴女。

可自從落在荒島上,她卻頻頻打破了自己從小的規則,此刻為了活命,使出一切自己可以想到的法子。

冒險,賭。

下一秒,槍口忽然從身後抵上她的太陽穴。

那森然的冷意,讓她渾身僵住,眼淚頓時不受控製地奪眶而出。

小棗在旁嚇得不輕,此刻對上榮舒瀾求助的眼神,嘴巴張了又張,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