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趙晅皺了眉,臉色猛然沉了下來,斥責道:“小晌(shǎ

g)!不可對貴客無禮!”

他揉了揉眉心,抬眼的時候卻隱約帶了幾分無奈,明顯不是真的忍心苛責。

明昭手裡拿著卡正要解釋,卻意外對上了少年的麵容。

眼前這個少年雖然氣紅了臉,插著腰看起來雄赳赳氣昂昂的,但一張極其漂亮精緻的麵龐,竟是比動畫裡的人物還要更加好看。

生起氣來,他白皙的肌膚透出來粉色,一雙眼睛隱約透出水光,看起來真是……奶凶奶凶的。

明昭忍俊不禁,“噗嗤”一聲笑了。

“你……你笑什麼?”趙晌眼睛圓瞪,氣得臉蛋都鼓了起來。

明昭杏眸微彎,聲音清亮,乾脆反手將卡收回了兜裡,“你想要你哥給你買車買彆墅,那你說說看,你都為家裡做出過什麼貢獻?”

她長相漂亮,氣質裡帶著不羈與恣意,雖然年紀明顯要比趙晌小,但此時他卻下意識跟著她的提問去思考起來。

做出了什麼貢獻?

趙晌皺著眉毛想了好一會兒,臉蛋越來越紅。

他有些稚氣的麵龐幾乎都要皺成了包子,才終於靈機一動,猛地一拍手,“我特彆會打架!前幾日還有人上門來騷擾,都是被我給打走的!”

“真的?”明昭笑意更濃了,似乎擺明瞭想逗逗他,“但打架我也會,你不拿來賺錢那也冇用。”

旁邊趙晅看得門兒清,眼底裡也隱隱浮上笑意,卻並不替趙晌解圍,隻是湊近了明昭低聲提醒一句:“這傢夥武術確實學得好,暫時還冇輸過,所以在這方麵傲氣得很。”

“既然你這麼厲害,不如當你哥的保鏢隊長來賺你的車錢?”明昭故意扭頭看向趙晅,“你的保鏢隊長年收入夠買輛車不?”

趙晅也看起來很認真地思考了下,回答道:“兩年應該夠了。”

“怎麼樣?願意嗎?”

趙晌一愣,有點不明白現在的話題走向。

他噎了半天,才終於反應過來,“不對!先不說我的……那你為趙家做什麼了?”

“Z神給我寫了個很完美高級的安防係統。”趙晅直接開口替明昭回答,言語裡明顯是十分信服。

趙晌又是一愣,聲音明顯小了一些,“那難不成有曄哥厲害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趙晅直接很肯定地給了一個答案。

趙晌有些狐疑不信,卻又一向對自己的大哥很信任,所以一時間愣在了那裡,皺著眉似乎在思索自己該做什麼。

“那不如,我們來比賽吧!”趙晌忽然大聲開口。

明昭像是來了興趣,輕笑一聲,“行,怎麼比?”

趙晌拉開椅子,直接坐在了明昭一個位置開外的地方,活動了下筋骨,“恰好下午曄哥就回來了,你和我比武術,和曄哥比編程!”

說著,他又覺得不好意思,趕緊補充了句:“武術方麵若是你的弱項,那你隻要能在我手裡撐過三招,就算你贏!”

“不用讓我,正常比試好了。”

明昭這幾日低落的心情忽然被他調動了起來,饒有興致地勾了勾唇,笑道:“隻要這兩項任意一項我輸了,你的跑車和彆墅,我來給你買。”

趙晌先是覺得她過於自信了,緊接著又心想,她哪來的錢?

莫不是說出來耍耍威風,實際隻是誑他的吧。

趙晅卻知道,大名鼎鼎的黑客Z絕無可能說大話,錢肯定也是不缺的,但武術方麵……

他目光落在明昭看起來纖細而弱不禁風的身材上,微微清了清嗓子,默默移開了目光。

唔,應該相信她的,可是……她看起來真的不太能打架!

“咳。”趙晅看向趙晌,神情很沉靜,“你跟一個女孩打架,就算贏了也勝之不武。”

趙晌立即就有些心虛,開口還想說什麼,就已經被明昭打斷。

“冇事,隻要你不覺得我欺負你弟弟就好。”明昭杏眼微微上挑,眼尾的笑意十分耀眼。

下午時分,晅總的貴客要與趙晌趙曄兩兄弟比賽的訊息,就已經傳遍了整個趙家。

和毒門的氛圍不一樣,趙家的氛圍十分輕鬆。

一聽說這麼有趣的事情,趙家上下立即歡聲一片,紛紛聚集在了趙家練習場內,最大的那片空地處。

比武的話,應當是會選在這裡。

中午時分,日頭正好。

明昭換了身兒單薄的衣裳,準時站在了練習場裡。

她冇有做其他任何準備,隻是將頭髮高高束了起來。

外套一脫去之後,雖然裡邊的衣服也很寬鬆,卻依然能看得出來她的身材十分瘦削纖細,袖子挽上去露出來的半截胳膊,更是白皙到技術透明。

她肌膚白皙唇色很淡,又纖細瘦長,整個人看上去多少有些冰雪弱美人的感覺。

再與趙晌一個年輕男子站在一塊,更顯得像是被欺負了。

“不是吧不是吧,居然是如此柔弱的一個姑娘?”立即有人小聲開口,為明昭打抱不平了,“晌少爺的武力那是出了名的無敵手,如今竟然要與一個柔弱女子比試?”

“就是啊,我聽聞是晅總的客人要與晌少爺比試,還以為會是個男高手呢!”

“嘻嘻,我看就是晌少爺吃貴客的醋了吧!”一個年輕女孩忽然捂嘴偷笑,“這位貴客一來,就是趙家最高的規格,就連晌少爺從學校放假回來,晅總都冇空去瞧他一眼,自然是醋意縱橫了!”

“你們再瞎說,當心我一拳一個,將你們的嘴巴全打得說不出話來!”趙晌被說得紅了臉,插著腰罵了回去。

但嘴上說得狠,那些屬下們卻一個也不見怕,可見他平時也冇欺負過誰。

“好好好,我們不說。”女孩子們笑成了一團,“隻是你可彆將人家女孩欺負狠了,要當心晅總找你麻煩~”

明昭心裡覺得好笑,但怕他臉皮要被燙破,隻好憋住了笑。

“開始吧。”她杏眸微彎,神情懶散地朝他勾了勾手。

趙晅在旁不說話,心想,若是Z真能會武術,挫挫趙晌的銳氣就再好不過了。

如果不行,他站在此處也來得及阻止。

趙晌點了點頭,強撐著尷尬,快速握緊了拳頭,直直朝明昭衝了過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