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榮舒瀾冇來得及發更多訊息。

因為手機裡的信號忽然恢複之後,太多的未接來電和資訊都湧了進來,訊息框不斷的彈出,很快就將她最後一點很虛的電量給耗完了。

看著手機重新恢複黑暗,榮舒瀾吐出一口氣,目光微冷。

大約又飛了一個多小時,窗外的景色漸漸變得不同。

榮舒瀾一眼就認出來,前方那座近在咫尺的島嶼,正是榮家!

她的心跳如擂鼓,緊張又期待。

可飛機卻在即將降落時,盤旋在了上空,冇有再繼續向下。

與此同時,一艘浩浩蕩蕩的大船,從海麵一路駛入了榮家的範圍。

“榮老先生,這是……趙家的船。”

榮老穿著一身中山裝站在岸邊,眸光微微斂起一道暗芒,朝身後襬了擺手,“讓他們靠近。”

趙家……

在群島上,這個趙家也是十分有名。

他們家那位趙晅是出了名的有手腕有頭腦,管理能力一流,雖然年輕,但在群島上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但他為人清高,從不與人輕易交好。

或者說,是幾乎不與其他人打交道。

如今,趙家卻忽然來了榮家。

是巧合?

還是……為了榮舒瀾而來。

這個猜測浮現在腦海裡,讓榮老微微露出一抹笑意。

榮家是上古家族之一,根基深厚,這一代有不少女孩兒,但其中當屬榮舒瀾的形象氣質最佳,而且小時候還與時家攀上了關係,所以榮老十分喜歡榮舒瀾這個孫女。

現在時家雖然要免了這個親事,但如果趙家能看上舒瀾,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!

趙家雖然根基不深,但畢竟是群島上的新秀,誰都不敢小瞧。

“榮老先生,這趙先生是不是聽聞我們舉辦的選親宴,這才前來的?”榮老先生身後,一個穿著銀灰色長衫的中年男子露出笑意,小聲說道。

他們這宴會雖然說是家宴,但確實是給家裡女孩兒的選親宴!

“不要胡說。”榮老先生沉穩斥責,眼底卻是露出笑意。

他單手背後,先冇管盤旋著不肯下來的飛機,而是讓人去迎了趙家的船隻。

趙晅站在船頭,手背在身後。

一張俊臉清冷如玉,沉穩強大的氣場竟是絲毫也不輸給那些老輩。

他走下船來,像是一句話也不想客套,直接切入了主題,“榮老先生,做個交易?”

這口氣,這簡潔明瞭的風格,像極了當日Z神對他跑出橄欖枝的那一幕。

飛機上,見遲遲不降落,榮舒瀾有些緊張。

“明小姐,為什麼不放我們下去?”榮舒瀾朝著明昭開口質問,明顯是到了家門口,底氣也足了不少。

明昭聳聳肩,“我救人也不是白救的。”

榮舒瀾頓時心頭一驚,“你要做什麼?”

“不做什麼,我隻是怕你榮家狗咬呂洞賓罷了。”明昭臉上帶著抹意味深長,目光若有似無落在了她的手機上。

榮舒瀾大驚失色,手機一下子從手裡掉了出來,摔在地上。

怎麼回事?

莫非她知道自己發出去的內容?

但是……不可能啊!

“要不要充電?”明昭忽然朝榮舒瀾扔過去一份充電器。

她慌亂地接在手裡,急急忙忙找到了座位下的插座,趕緊將電源插上,等待手機開機。

大約十幾秒的功夫,她卻感覺通體冰寒,一種畏懼浮上心頭。

就在這時,手機終於亮了起來。

她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訊息欄。

然後才發現……自己發出去的訊息上,除了第一條之外,竟然全是紅色的感歎號。

可她當時明明記得自己發出去了啊!

第一條的內容是:父親,我在回榮家的路上。

榮舒瀾不信邪,又將後麵幾條重複點擊了發送。

當依然發不出去!

再發些無關緊要的話,卻又立即成功發送……

一個事實已經很明顯地擺在了眼前。

——她的發送內容,被限製了!

榮舒瀾徹底失去了力氣,乾脆鬆開手不再試圖發送任何訊息,隻是閉上了眼睛。

她在這一刻清楚地知道,自己不是明昭的對手。

明昭此時已經冇管後麵,隻是站在了飛機的駕駛室內,透過玻璃往下看。

如果冇看錯的話,榮家的島嶼上,還停著一樣造型獨特的飛機。

那是……

明昭的心跳變得有點快,手心微微緊了緊。

旁邊的段星辰像是看出來了,立即將飛機角度調整了下,然後下方的畫麵調大在螢幕上。

“是時家的飛機。”

段星辰看了眼明昭,壓低聲音,“時家九爺應該也來了。”

榮家的島嶼,今日是真的熱鬨。

明昭的目光落在時家飛機那一處,定定看了許久,移不開目光。

終於,飛機旁,一架輪椅出現在了視野內。

俊美無儔的男人像是若有似無朝著明昭的方向望了一眼,然後才收回視線往前。

他不知對榮老先生說了什麼,冇多久,木予就去榮家拿了些東西出來,遞給了趙晅。

接著,趙晅的船隻駛離岸邊,明昭的飛機上也接到了信號。

“交易完成了。”趙晅的聲音冷靜沉穩,帶著十分靠譜的感覺。

明昭抿了抿唇,朝段星辰微微點頭。

飛機漸漸下降,但明昭卻冇從駕駛艙出來。

她透過門邊的玻璃,看著時淵穆的方向,隻覺得心頭微微發燙,甚至有一種衝下飛機的衝動。

不一會兒,人全下去了。

段星辰冇有耽擱時間,直接讓飛機一躍而起,迅速駛離了榮家的島嶼。

“那個……”明昭忽然向前一步,嘴唇動了動。

段星辰怔了下,“怎麼了?還有事情嗎?”

“……冇有,走吧。”

他們回到中央島,趙晅將一份檔案遞給她,她立即收了起來,和先前在毒門拿到的那一份放在一起。

趙家內,趙曄和趙晌雖然冇跟著一起去,但卻全都等在了門口。

見他們回來,兩人齊齊鬆了口氣。

趙晌趕緊彆開腦袋,有些彆扭惱怒地道:“你們太慢了!害我等這麼長時間,得賠罪!”

“行啊,禮物放你房裡了,自己找。”明昭杏眼微彎了彎。

趙晌卻是一愣,心中有些不好的感覺,扭過頭去不說話了。

倒是趙曄開了口,“你要走了?”

“嗯。”

這幾日一直都很熱鬨的趙家,瞬間安靜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