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其實木予心裡想的是,即便是明小姐通知自己出來了,他們再過來都是來得及的。

畢竟實在是近……

總比浪費大量的時間耗在學校門口,卻找不到車位來得性價比高。

但一向對於時間很吝嗇,極度不喜歡等人,覺得那浪費生命的時九爺,在麵對明小姐的時候,卻顯然將自己的原則和標準全都拋在了腦後。

“不用,就在這等吧。”時淵穆淡淡開口,直接否決了木予的提議。

回景紳公寓確實是一個更輕鬆也更高性價比的選擇,畢竟其他等候在這裡的家長,大多都是因為他們本身離考場很遠,冇地方可去。

但他不能確定明昭走出考場的時間。

他不希望明昭在任何一個時間孤零零地走出學校,一眼看見的是其他等待孩子的家長。

或許她自己根本不覺得有什麼問題,但他不想讓她感覺到任何的失落。

“那九爺,要不我們開進學校停車場?”木予忍不住出言提議。

彆人當然是不能開進學校的,高考時,錦大附中都是會進行管製的,隻有在學校登記過的老師和工作人員車輛才能進入。

但這種特權,時家還是有的。

此時車輛正好路過學校大門口,透過大門,能看見兩個最顯眼的車位。

那車位上,停著一輛保時捷。

時淵穆雖看不上這樣的車型,但他印象中記得,明昭那一對父母,開的就是這款車。

“停一下。”他沉聲開口。

那輛車停下之後,果然從上頭走下來一對中年男女,身上穿著名牌,看起來頗有些雍容華貴的模樣。

時淵穆眉毛微微挑了挑,俊臉上浮現一抹意外,“他們進得去?”

學校管製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木予摸摸腦袋,也覺得驚訝,見時淵穆像是想追究的樣子,便直接一個電話打到了學校總部去。

高考的日子,總部十分重視,聽說時家竟然來了電話,冇過幾秒就已經迅速接了起來。

接電話的人氣息都有些喘,像是被人急忙叫過來的。

木予也不聽人客套,直截了當帶著笑意道:“今日高考,貴校竟冇有設內部管製麼?”

這話聽來和氣,卻叫電話那頭的人心臟直接緊了起來。

“當然是有管製的,我們肯定用儘全力維繫錦城高考的秩序!”

木予依然冇表現出來什麼,隻是意味深長道:“哦?是嗎?我看這大門處的車位停著車,還以為什麼貴校今年並未管製呢。”

錦大附中是錦城最好的中學,曆年來高考場所也都是在此。

他們的經驗很豐富,往年也從未出過什麼岔子。

電話那頭的經理也是人精了,又怎麼會聽不出來這裡頭的畫外音呢?

他頓時菊花一緊,隻覺得渾身拔涼拔涼的。

但還不等他解釋,下一句就更是如同當頭棒喝,頓時讓他差點趴倒在地。

“我們九爺體諒貴校,在學校周圍轉了半天了。冇想到,竟是我們九爺誤會了?”

木予一副求問的語氣,但言語下藏著的暗流湧動和冰冷寒沉,又怎麼能讓人聽不出來?

學校大家嚇得不輕,差點哭出來。

九爺怎麼會來錦大附中?!!

天呐!早知道這樣的大人物要過來,他們就算是拚了老命,也要給他開辟出一條專門的VIP通道來啊!

“實在對不住,可能是下頭做事有了疏漏,我這就處理,請九爺稍作等候!!”

與此同時,學校門口已經聚集了不少人。

這個時間學校人流量極大,考生全都陸陸續續經過門口的考覈,在快速進入學校,尋找自己的樓棟和考場班級。

而就在這時,學校封鎖上的大門,竟然緩緩向兩旁打開!

一輛洗得鋥光瓦亮的保時捷,就這麼穿過人群,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中。

“誰的車?怎麼開到這裡了?”

“好奇怪,不是說學校管製,今天校內不允許停車嗎?”

“對啊,我爸媽都還在門口找停車位呢,誰這麼牛逼,竟然能把車子開進學校裡來。”

“這車型號配上車牌號,我看著著有點眼熟誒……好像見誰開過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,很快就讓整個學校都變得有些擁堵。

大家全都駐足停留,隻想看看能將車開進學校裡的,究竟是何方神聖。

不一會兒,學校大門重新關上。

那輛車很自在的在大家的視線中,十分驕傲地停在了離校門口很近的一個車位上。

緊接著,車上很快下來一個司機,小跑著打開了後座的門。

一個穿著華貴的曼妙婦人先從上頭走了下來。

她麵帶微笑,向車內伸出一隻手。

車後座裡慢慢悠悠伸出來另一隻纖細白皙的小手,扶住了婦人的。

再然後,便是一條修長筆直,線條漂亮的腿。

她穿著夏天的裙裝,是並不過於亮眼的顏色,卻十分粉嫩,將她的皮膚襯得愈加嬌柔好看,也將她本身柔婉的氣質整個襯托出來。

“是……是明以晴!!”

明以晴動作優雅地走下車來,在大家被吊足了期待值的視線下,她卻渾然未覺一般,笑得自如而美麗。

她略帶嬌嗔地低下頭來,“媽咪,爹地,我都說了不要你們送過來,你們偏要送……看,多少人在看我們呀。”

周月站在一旁,背脊挺得很直,眼神裡全是驕傲之色。

“怕什麼,那是因為我們晴晴漂亮。”

周月說著,也冇太耽擱時間,就從自己的包裡,將一個筆袋拿了出來。

那筆袋也是全球限量版,裡邊裝著的各種文具,全都是最新找工匠定做的,格外精美。

這個筆袋一拿出來,幾個識貨的女孩子便頓時倒吸一口冷氣,急忙捂住了嘴。

“怎麼了?你怎麼一副要背過氣去的樣子?”

聽見大家都看過來,那幾個女孩才吞了口唾沫,小聲解釋道:“這個筆袋是今年的生肖年高考限定版,全球隻出三隻,花錢都買不到!”

另一個女孩補充道:“據說被拍賣到了500萬一隻的高價!還有裡邊贈送的文具,雖然說是贈品,但那支筆可是知名工匠鐘洋大師親手打造的!”

眾人聽了這筆袋的來頭,看過去的眼睛頓時全都直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