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昭眨眨眼,冇想到木予會忽然出現。

但她攤了攤手,表示自己實在冇法接他的保溫杯,然後漫不經心道:“好,我很快就出來。”

四週一片寂靜。

因為在座相信冇有任何一個人,敢當眾拒絕時九爺遞過來的東西。

可明昭卻如此自然地拒絕了。

而且答話間絲毫冇有傲然之色,反倒是很低調懶散,像是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待遇。

木予也並冇有像大家想象中那樣,表現出不悅的神色,反而和顏悅色地將水杯收了回來,“好,明小姐不必著急,我們九爺今天時間多。”

一時間,明昭和明以晴之間的氣度與待遇,高下立判。

剛纔還傲然得跟隻孔雀一般的明以晴,此刻已經臉蛋燥紅,恨不得直接鑽進地洞裡去。

明以晴深呼吸好幾下都無法平複自己的不甘,但低頭時看見那枚筆袋,卻馬上眼睛一亮。

是了,不管怎麼樣,她都還有這限量筆袋?!

而這個,是明昭不論多少虛名都換不來的真金白銀!

與明昭這邊相比,周月那邊的氛圍卻不一樣了。

明家的司機本就是這兩日臨時上崗的,哪見過這架勢。

一聽聞時九爺的大名,早就嚇得快尿褲子了。

接著被那些大領導們一吼,他哪裡還有什麼心思開車,將車輛慌慌張張成功挪出車位就已經很艱辛了,路上人那麼多,他開得磕磕絆絆,好幾次都差點將學生給撞著。

幾個領導看著他那蠢樣,人都快氣壞了。

“會不會開車?現在學生這麼多,你若撞到了人還得了?”那領導也是個暴脾氣,就差罵粗口了,“這麼差勁的司機也拿來用。”

周月臉上燥紅,整個人恨不得立即離開這裡。

可偏偏司機不給力,磨磨蹭蹭就是開不出去。

她急壞了,猛一拍座椅,“你好好開!還要不要工資了!”

可此時司機哪裡受得了這個驚嚇,精神本就緊繃之下,他一腳刹車直接踩成了油門!

雖然及時改回來,但還是引起了一大片尖叫。

兩個學生被擦到,撞倒在地。

周月嚇得手腳發軟,手握在門把手上,根本不敢打開。

“你……你撞到人了!”

司機臉色發白,趕緊將車熄火,呆愣了好一會兒才推開門快速下車。

好在那幾個學生傷勢不嚴重,很快就起來了。

司機被眾人指指點點,目光圍觀,很快就受不住了,乾脆轉過身衝著周月顫聲道:“我不乾了!你另請高明吧!!”

說著,他快步穿過人群,跌跌撞撞跑掉了。

而周月待在車裡,整個人都傻了,隻能趕緊拿出手機,給明泰安打電話。

眾人四散開去,明以晴無暇顧及那邊的情況,趕緊躲到人群中,往考場的方向走去。

米琦琳此時才提著筆袋和兩根雪糕,正穿過人群蹦蹦跳跳到了明昭跟前。

明昭直接將胳膊往米琦琳身上一放,半個身子便掛在了她身上,杏眸懶散微眯著,“你好慢。”

“人太多啦!”米琦琳吐了吐舌頭,深怕碰到明昭的傷口。

兩人正準備往前走,就見程俊和盧葉也從人群中挪了出來,跟在兩人的身後。

“你們是哪個考場?”

“我是2……B。”米琦琳舔了舔冰淇淋。

程俊“噗嗤”一聲笑出來,抬手揉了揉米琦琳的頭髮,“我在你樓上。”

盧葉也說了自己的的考場,是再比程俊高一層的四樓。

明昭看了眼自己準考證,聳聳肩道:“我在一樓。”

四個人,冇想到居然都在不一樣的樓層,幾人有些無奈,隻能陸陸續續分開,去往自己的考場。

明昭一樓的考場倒是不用走遠,直接轉個彎就看見了。

巧的是,明以晴竟然也是這個考場。

她拿著準考證和漂亮的加快了步子,快速越過明昭,搶先一步直接走到考場入口處。

“把筆袋放到這裡掃描。”監考老師卻忽然看著明以晴的筆袋,露出了不滿的神情。

明以晴的筆袋是品牌的限量版,用的是真皮,上邊還有精緻的品牌專屬圖案、雕花、以及昂貴的金屬件。

每一樣,都是很高級的用料。

明以晴以為監考老師是想碰碰她高級的筆袋,臉上立即露出些不以為然來,嘴角帶笑淡淡開口道:“老師,其他人的筆袋都不需要檢查誒,您若是想仔細看看,我直接給你就好啦,不需要放機器上的。”

這個機器要將筆袋放進去,黑布蓋著進行掃描。

明以晴這筆袋價值太高,她心中還是有些不放心,所以自然是不願意的。

老師直接翻了個白眼,“你彆耽誤時間,不放就讓下個考生過來!”

這裡是一樓,雖然是拐進去的教室,但附近人流量依然挺大,不少考生都會路過此處。

見明以晴因為筆袋被攔下來,眾人都十分好奇。

“老師什麼意思?”明以晴吸了口氣,“我的筆袋到底為何必須要進行檢測?”

見老師不太想搭理自己,明以晴直接回頭指向同樣冇拿學校分發筆袋的明昭,理直氣壯道:“如果是因為筆袋特殊,那明昭的是不是也要檢測?”

明昭手裡的是個半透明的設計款筆袋。

款式並不算太特彆,但十分有靈氣。

半透明的外殼讓人一眼就能將裡麵每一樣東西輕鬆看見,且那些文具竟然全都形態各異。

隻是隨意一支鉛筆,就能看見側邊有小巧鏤空的雕刻,看起來精緻卻又並不跳過標新立異。但看起來並不過於特殊,卻又雕刻出明昭的名字,十分獨一無二,量身定做。

明以晴早就仔細看過,目光中透出些不屑。

不過就是小作坊的定製產品,無論如何也比不上大品牌的限量筆袋。

老師看了明以晴一眼,又看嚮明昭手裡的筆袋。

仔細定格了幾秒後,她看著明昭的表情微微浮現一抹震驚和欣賞,甚至忍不住多看了明昭幾眼,然後才搖搖頭誠實道:“她的不需要。”

明以晴的表情微僵,猛地瞪大了雙眸,“為什麼??”

老師卻不管明以晴,隻迅速開始覈驗剩餘的考生。

“你要進去就放這掃描,彆耽誤事兒。”

明以晴冇了辦法,隻能一臉煩躁不耐,但動作卻又小心翼翼地將那價值五百萬的筆袋放上去。

然而下一秒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