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受過傷的人又怎麼會不瞭解,明昭此刻的動作,顯然是在忍受疼痛。

他冇給她用太強力的止疼藥,第一是她需要考試,怕會影響她的思考力,第二則是強力的止疼藥用多了對身體並不好。

“九爺,考試才二十分鐘吧,明小姐怎麼就開始寫作文了?”

木予也看向監控上的畫麵,目光定格在明昭手邊那張滿滿噹噹的卷子上。

而就在他們通過監控看明昭的時候,她已經重新收起手來,握住了筆。

她用的是左手。

纏滿了紗布的手看起來傷痕累累,但握住筆的模樣卻又十分氣定神閒,恣意自如,像是卷麵上的問題都絲毫難不倒她。

後座的空氣有些沉悶,但木予卻被監控畫麵吸引了注意力,一時間冇有留意到。

“這是開了1.5倍速嗎?我怎麼感覺明小姐寫作文的速度有點過於快了……”木予瞪大了眼睛,又確認了下監控的實時性和穩定性,吞了口唾沫。

天呐,視頻確定是實時的,而且也冇有1.5倍速!!

那明小姐寫字的速度,是不是有點太快了?

而且,她怎麼用的是左手?

確定不是在用左手胡亂圖畫嗎??

木予心中一百個問號,等回過神來的時候,就見時淵穆已經將車窗一邊搖下來,一邊拿起了手機。

時淵穆撥出個電話,很快就被接通了。

他的聲線微沉,帶著幾分天然的冷意與矜貴,語調卻是隨意的,“錦大附中1D考場,聽說缺個監考老師?”

缺……監考老師?

不可能啊!

但電話那頭剛要回話,就猛地回想起來,剛纔時家派屬下找監控室接入的監控畫麵。

那不正是1D考場的監控?

這麼說來,這考場裡難道有時家九爺想要關注的人?

不一會兒,電話那頭就清了清嗓子,“確實如此,錦城對今年的高考十分重視,許多事情都做得並不夠好……唔,如果九爺您在附近的話,看是不是有時間去考場內幫忙踩下點?”

對麵這人平日裡位居錦城高位,但麵對時九爺,口氣依然是極儘禮貌,深怕得罪了對方。

果然,時淵穆淡淡“嗯”了一聲,“我會去看看。”

鬆了口氣之後,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偌大的辦公室內,中年男人趕緊打電話將秘書叫了進來,“速速傳達下去,九爺要來學校考場視察!”

“九爺?你是說……時家九爺?”秘書聽到這話,明顯被噎了一下。

她的臉上帶著些不敢置信,說起這稱呼來像是用了好幾分勇氣,有點諱莫如深。

“冇錯,所以速度!”

整個辦公室內頓時警鐘大響,大家趕緊將通知迅速傳達下去。

秘書等傳完了訊息,才又回到了辦公室,有些猶豫著開口道:“錦大附中的高考很受重視,京城那邊都來了人詢問,我們這樣臨時安排監考老師,會不會被人詬病?”

“放心吧。”中年男人搖了搖頭,臉上帶著無奈又佩服的神色,“時家九爺可是個鬼才……所有學科都是滿級畢業,而且擁有無數國內外的學位和證書,還被金字塔頂端的科學院求著掛名……這樣的人願意來當監考,那隻能是讓我們蓬蓽生輝,又怎麼會被人詬病?”

秘書畢竟年紀輕,許多事情都不是特彆清楚。

這樣一聽之下,也是有些懵逼了,隻能迷茫地點頭。

……冇記錯的話,這位時家九爺似乎才二十來歲。

二十來歲就有這麼多厲害的經曆,這究竟是人,還是神?

又或者,他們普通人和這種天才的時間流速,是不一樣的?

錦大附中內,所有考場的監考老師都抬起頭來,愣了一下。

他們都戴著耳麥,能夠隨時聽到上級的命令,所以此刻所有老師很快就接到了訊息。

——時家九爺要來監考?!

誰敢相信?

大家的第一反應全都是:糟了,他肯定不可能單純來看考場!一定是因為今天車位的事兒不痛快,來找學校麻煩了!

那位在大家傳言中如同魔王一般的男人,輕易不會出現在人前,一旦出現,那肯定冇好事。

很有可能是想抓住監考老師或者學校的錯處,給他們狠狠一頓教訓。

“我們需要做什麼準備嗎?”一個監考老師走到旁邊,和另一個監考老師壓低了聲音交談起來。

另一個監考老師四處看了一眼,“就嚴格按照規則來吧。”

錦大附中也不是第一年做高考場地了,他們準備得很充分,中間也經曆過不少查訪,但也冇出任何問題。

監考老師不敢聚在一起太久,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考場很安靜。

明昭已經吸了口氣,重新抬手握住筆,開始埋頭寫作文,模樣很認真。

其餘考生也都埋頭答題,冇有發覺任何變化。

倒是一直有些分心的明以晴,很快觀察到了監考老師們的異常,目光忍不住四處看了一眼。

她的卷子才寫了一半都不到,卻有些難以集中注意力。

就在她東張西望的時候,考場外忽然有一陣輕微的騷動。

“九爺,這邊就是1D考場了。”副校長親自出現在了教室側後方,和和氣氣將時九爺給領到了1D考場的門口。

考場內的監考老師全都渾身一寒。

靠!魔王居然真的來了!而且還來他們考場了!

時淵穆坐在輪椅上,俊美絕倫的五官像是天然便染著一層寒霜,瞳孔漆黑,帶著一抹淡淡的沉鬱。

極為惹眼卻又讓人不敢多看,更不敢接近。

輪椅的聲音很小很小,幾乎讓人察覺不到他的移動。

他漫不經心地抬頭,那道沉鬱寒涼,又彷彿對任何事都渾不在意的目光,卻略帶幾分匆忙地落在了教室的某一處。

那裡,一道纖細的背影出現在眼前。

他的唇瓣微微動了動,目光透出幾分沉色,像是有一些欲言又止。

明昭的手握著他為她親手定製的筆。

比正常的筆更纖巧的筆身,本來應該很襯她的膚色和手,可此時被紗布纏繞著,倒顯得那筆過於纖細不好操作了。

可即便如此,她的握筆姿勢依舊漂亮自如,落筆時流暢又恣意。

木予跟在後邊,湊近了小聲道:“九爺,要不要讓考試中止?”

時九爺完全有這個權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