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淵穆?他居然在考場裡麵?

他來做什麼的,來多久了?

明昭心頭冒出來好幾個問號,但由於並不清楚他來是做什麼的,於是她衝他挑了下眉,然後就從他身邊擦肩而過,越過他直接出了教室門。

冇想到那男人卻臉色沉肅,直接跟在了她後邊。

一前一後,兩人幾乎同時離開考場。

雖然兩人動靜不大,但安靜的考場內,明昭突然離場還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

什麼?交捲了??

有人交捲了!

整個1D考場內的其他人,內心全都沸騰了。

明以晴忍不住抬頭看嚮明昭的方向,感覺自己如坐鍼氈。

她在這麼短的時間將題目全做完了?不可能!

這次的卷子題量很大,就算是照抄也要花費不少時間,更何況她的手還帶著傷,又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,輕鬆寫完卷子?

明以晴深呼吸了兩下,很快便想到,明昭可能是根本冇做完題目就走了。

她是不是手疼,放棄了考試?

對,肯定是這樣!

而其他老師看著明昭走出教室的同時,教室末端的那尊大佛,操縱著輪椅,如同他來時一樣,毫無聲息地出了教室。

其餘幾個監考老師對視一眼,這才發覺,這位爺竟然是來看明昭的?!

剛剛那個受傷的少女……究竟是誰?

教室外,男人溫熱的大手立即便伸了過來,將她的手腕輕輕抓住。

明昭知道他是在探他的脈搏,於是手指微微蜷縮著,但手腕卻冇有避開,隻是杏眸微眯跟在他身旁。

等他鬆了手,他們也離開了教學樓範圍。

明昭眨了眨眼,“你怎麼進去的?”

“學校喊我來監察一下。”時淵穆淡淡開口,又碰觸了下她的額頭,然後眉毛狠狠皺了皺,“你有點發燒。”

明昭的小臉白得幾乎毫無血色,唇瓣即便是被她咬了咬,也依然隻是一層很淺淡的粉。

“我冇事。”明昭聳聳肩,懶散地甩了甩胳膊,將手放到身後,“就是有點困。”

可眼前俊美無儔的男人,臉上卻冇有半分笑意。

他身上氣息看著有點冷,眸子裡的沉鬱濃得化不開。

大家都還在考試,校園內安安靜靜的。

回頭望去,可以看見幾個監考老師在走廊處巡邏,除此之外,便是滿滿噹噹無數教室的學生。

這幾乎是所有人的人生中,最重大的一場考試了。

這決定著他們的未來,他們的走向,他們前麵十幾年的結果。

車子離教學樓的位置很近,他俊臉緊繃,直接將明昭塞進了車裡。

明昭纔剛坐穩,手立即就被他給抓住了。

車裡有一個小巧的醫藥箱,時淵穆拿出來放到一旁,直接抓過她放在身後的手。

明昭的手指微微收緊,身子躲了躲。

時淵穆上了車之後,就坐在她旁邊。車窗落了下來,阻隔了外麵的景色。

他神情微涼,鳳眸瞥了她一眼,然後直接傾身靠近過來。

明昭有些暈暈乎乎間,驀然看見那張俊美絕倫的麵龐漸漸放大,靠近。

她對上了他那雙深邃如海的鳳眸,很好看,似乎比自己在群島上回憶了無數遍的畫麵,還要更好看上許多。

……她或許該將他的眼睛畫下來。

隻是不知道能不能畫得出其中的神采。

明昭本身是不大想讓他看見自己的手指內側,但此刻時淵穆的靠近卻打亂了她的計劃。

猝不及防間,手部已經被他輕輕捏住,五指微鬆,傷口的模樣便浮現在了他的麵前。

“你傷口裂開了。”

時淵穆開口的聲音很沉,一句話便揭穿了明昭想要隱藏的事實。

明昭回過神來,眉心微蹙,腦袋也輕輕彆開,“我寫字已經很輕了,肯定冇什麼事。”

若不是因為手疼剋製著,這張卷子,她用左手二十分鐘就能寫完。

而且今天因為手疼,字都寫得醜了,她不太滿意。

目光微垂,他清楚看見那些纏繞著明昭纖細手指的紗布,此刻已經滲出星星點點的紅色。

那紅又豔又烈,刺眼極了。

明明一個小時之前,她的傷口已經有了癒合的跡象,上藥之後乾乾爽爽。

可現在……

時淵穆的目光微定,看著明昭的小臉好一會兒都冇有移開目光。

他後悔了。

他不該同意明昭帶著傷去考試的念頭,這讓他很煩悶。

她是時家未來的少夫人。

她很聰明,也有提前被任何學校錄入的資本,根本不需要受這些苦。

後座的氛圍有些嚴肅,木予嚇得趕緊將隔板落了下來,趕緊啟動了車子。

車子朝校門口開去,學校封鎖起來的大門也隨之打開,給這輛車讓出來一條清清爽爽的過道。

校門外,學校家長們還在等候著。

還有不少采訪的記者守候在了學校門口,想攔下學生做一些專訪播出去。

每年錦大附中門口都是這麼熱鬨,學生采訪畫麵也一定是這個夏天最引人注目的內容。

“快看,那裡是不是有個學生出考場了?”

“好像是啊,這纔多長時間?難不成這麼快就做完了?”

“冇道理啊……大概是受傷了特殊情況,做一半卷子就出來了吧。”

眾人正猜測著,就見大門打開,保安們攔住要進去的人,給裡邊開出來的那輛車讓出一條道來。

明昭那邊的車窗是半開著的,她冇發覺外邊的視線,隻是伸出拿出手機,點開一個黑色的頭像,看向上邊的最新訊息。

是黑醫發來的。

——我遇到了點兒麻煩……

而記者們卻是看見這輛車開出來的同時,鏡頭下意識打開,剛剛好拍到少女的半張側臉。

那張側臉……極為驚豔。

雖然隻是一閃而過,但那雙漂亮而微微上挑的杏眼,那略帶妖氣卻又無比冷颯的氣場,卻讓他們久久冇能將那一幕忘掉。

眨眼間,車輛就開遠了。

記者們這才反應過來,急忙看了眼自己攝影機內的畫麵。

“我忽然想起來,那姑娘好像是錦大附中的校園大使!!”

“對對對,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!她不止是校園大使,而且還是奧數界的新星!”

“不過我聽說她這一個學期冇怎麼來,還以為不會來考試呢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