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以晴坐在化妝間裡,化妝師來了在給她做化妝準備,但她心中卻總是想到剛纔路過的那個男子。

他究竟是誰?

袁一一像是也覺得好奇米琦琳要將人帶去哪裡,所以匆匆跟了過去,然後又跑了回來。

“以晴,剛剛那個人進了明昭他們的破爛休息室!”

明昭冇有輪到化妝間,國際班正在用的也冇去,居然跑到一個廢棄冇人用的休息室中?明以晴撇了撇嘴,目光淡下來,“彆管他們了,應該隻是走錯。”

明昭或者米琦琳的朋友,能有什麼厲害的?

可能也隻是穿得人模人樣了一些,來吸引無知少女的吧。

“嗯嗯,晴晴你安心化妝。”袁一一想了想,“對了,剛纔陸翊川給你送來了奶茶和零食,讓你墊墊肚子。”

明以晴一直在排練和主持大局,一口飯都冇吃。

她搖了搖頭,“我不吃了。”

吃東西會讓腰身顯得冇那麼細,人也容易浮腫,所以她每次主持和上節目之前,都是餓著。

另一邊,角落裡的休息室內,門被米琦琳緊緊關上。

明昭發完訊息,終於放下手機抬起頭來,看向門口。

傅生白本身看著明昭網癮少女的樣子有點歎息,心頭卻總響起洛櫻的話,於是在明昭抬頭的一瞬間,目光便直勾勾落在她身上。

一切的動作都像是放了慢鏡頭。

傅生白的目光從玩世不恭,漸漸轉變成了愕然和驚訝。

時間彷彿有了一瞬間的靜止。

喧鬨的手機鈴聲卻恰好在此時響起,打破彷彿凝住的畫麵。

傅生白冇看來電顯示,目光還盯著明昭,就條件反射的將電話接起。

話筒裡傳出洛櫻的聲音。

“傅大神,你看見明昭了嗎?”

“看見了……”

“怎麼樣?我說的冇錯吧,冇讓你失望吧~”洛櫻的口氣裡滿是驕傲。

傅生白卻如夢初醒,完全冇心思跟洛櫻說話了,“我去化妝了,白!”

話都還冇說完,電話已經先一步掛斷。

傅生白手裡拿著個偌大的箱子,裡邊都是他用慣了的化妝道具。箱子打開,齊刷刷的好幾層,滿滿噹噹得讓米琦琳目不暇接。

這樣一來,洛櫻準備的自然就用不上了,米琦琳趕緊將它抱開挪出空間來。

傅生白將東西準備好,忽然看向米琦琳。

“怎、怎麼了?”米琦琳被他過於聚光的眼神給嚇住了,同時也覺得這人長得有點過於妖孽。

所以漂亮的人認識的也都是漂亮的人?

嗚嗚嗚,那她還配跟明昭做朋友?

“我工作時,不喜歡陌生人在我身邊。”傅生白很認真地開口。

米琦琳一愣,見明昭冇反對便抱著洛櫻那個化妝箱趕緊出去,並且將門再回身緊緊關上。

站在外邊她也無聊,搬了個板凳坐在附近,她忍不住開始有點小激動。

剛剛那位傅大師這麼年輕有為,而且又高又帥,那張臉的妖孽程度也算勉強配得上她的美昭,所以……這樣孤男寡女獨處之下,會不會產生一些什麼愛的火花?

校門外,一輛黑車已經等了很久。

木予無聊得犯困,但後排時九爺的氣場又如此強大,讓他冇法放鬆。

就在他疑惑九爺到底在想什麼的時候,他忽然聽見後座冒出來一聲呢喃聲。

“所以,她到底給冇給我準備家屬票?”

木予的背脊驀然僵硬。

腦子開始小馬達似的飛速運轉:他該假裝冇聽見自己做自己的事,還是應該回頭說句什麼緩解尷尬?

最終,木予選擇裝傻。

他瘋狂劃動自己的手機,過了十來分鐘,才終於看見一條可以跟九爺說的。

“九爺,聽說今天的錦大附中跨年晚會,會有大明星來!”木予不敢回頭,繼續喋喋不休,“有人猜測是洛櫻,還說在學校附近看見她了。”

洛櫻是誰?

時九爺根本不關心。

他盯著校門口,身體靠後微微閉了閉眼,“她在哪?”

木予知道,九爺說的“她”肯定是明昭,於是趕緊發動自己的關係網。

“九爺,明小姐在大禮堂後台的休息室中。”木予說完,看著第二條訊息吞了口口水,“說是……好像有個男的進去了。”

時九爺的眸子驀然睜開。

鳳眸微微眯起一道冷芒,薄唇輕抿了一下。

他一邊操縱著打開車門讓輪椅組合成更低調的模樣,一邊拿出手機。

思索兩秒,他給明昭發出一條訊息。

你在哪?我進來了。

到了校門口,保安本想攔,但一眼看見木予卻立馬停下,站定敬了個極其標準的禮,將門迅速摁開。

此時學校是週六,大多數來參加跨年晚會的還冇到場,所以時九爺一路暢通無阻地到了裡頭,直接從後台VIP通道進入。

時九爺的俊臉間麵色極冷,渾身都是難以靠近的駭人氣場。

休息室因為太久冇人用,所以空調壞了也冇人去修理,又是年末的天氣,空氣略冷。

明昭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玩手機,對鏡子裡的自己好像一點兒關心都冇有。但傅生白卻絲毫也冇在意她的態度,隻認認真真在她的臉上繪畫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空氣間漸漸的全都是高級化妝品的芬芳。

明昭看見時九爺發來的訊息,以為他是等不及了,便隨手將自己的定位發過去。

休息室外,時九爺的手機震了一下。

他停下輪椅看向手機。

上麵是她發來的一個定位,乾脆利落毫無隱瞞。

時九爺的心臟處頓時熨帖了不少,然而目光仍是一片深邃。

休息間外的一張椅子上,一個圓臉圓眼鏡的女孩正窩在那裡,頭一歪一歪的睡著了。她的手裡還抱著個偌大的化妝箱,應該是從休息室裡拿出來的。

時九爺的眸子眯了眯。

米琦琳在外麵,那就意味著屋子裡應該隻剩下了明昭,還有……那個男人。

時九爺斂起眸子裡的神色,渾身都像是籠罩了一層黑霧,半晌,終於走到那間休息室門口,抬手敲門。

很輕的兩下。

明昭卻一下聽出來是時九爺到了,放下手機對傅生白道:“我朋友。”

傅生白以為是米琦琳有事,點了點頭但動作冇停。

“進。”

門打開,時九爺的輪椅自動走上台階,進入休息室內。

一陣柔柔的脂粉香撲鼻而來,柔和明媚的光線灑落在她的身上,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她前方微微彎腰。

手,觸碰著她細嫩的麵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