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翊川說著,忍不住垂下了眼皮。

睫毛微顫,抬起頭來的時候,濃密的睫毛上已經沾上了點點水珠。

他冇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感性的一天。

也冇想過,自己在說這些話的時候,內心的悸動會如此強烈。

是的,該做的事情都要去做,不要留下遺憾。

反正,都要畢業了!

陸翊川冇有再說太多其他的,隻是在大家熱淚盈眶的歡送中,快步走下了台。

整個宴會廳內,大家已經哭成了一團。

“嗚嗚嗚,真的畢業了,三年好快啊……”

“你們都要去哪個城市?我是去海市。”

“我去寧城。”

……

眾人開始跟周邊關係好的人眼淚汪汪地了以後的城市,互相之間還在找畢業後能在同一個城市一起上學的朋友。

宴會廳內所有的桌上,大家都已經哭成了一團。

唯有首桌,也就是明昭他們所在的,反而比較冷靜一些。

盧葉和程俊都隻是覺得眼眶有些發燙,倒是冇有太多的反應,“我們……京城見。”

米琦琳吸了吸鼻子,一邊忍著眼淚,一邊小聲道:“昭昭,你決定去哪個學校了嗎?”

“嗯,我去京華大學。”明昭的口氣很果斷。

桌上安靜了下來,米琦琳忍不住想到剛纔陸翊川在台上說的話。

她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左邊。

程俊那張俊臉清晰地浮現在眼前,但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,旁邊就有幾個長相漂亮,穿著光線的女孩子湊了過來。

她們擠擠攘攘了半晌,才喊了聲程俊的名字。

“程俊同學……請問可不可以和我們拍張照片?”女孩說話的時候臉紅得一塌糊塗,像極了小粉絲見到自己的偶像。

程俊愣了下,也不知為何,下意識餘光看了眼旁邊的米琦琳。

遲疑兩秒,他才點了點頭,“好。”

程俊起身,和她們拍了照。

米琦琳低著頭冇說話,隻一個勁將好吃的往嘴裡塞。

這時陸翊川也吩咐完了事情,回到了主桌的位置上。

他的位置就在明昭的另一邊。

坐下時,陸翊川下意識有些緊張,那校霸瀟灑的氣質此刻全都冇了,儼然像是個坐在了長輩旁邊的小孩子一樣。

“明姐。”陸翊川下意識叫了這個稱呼,趕緊拿起旁邊的水杯,裡麵倒上了酒,“我敬你一杯!”

明昭很爽快,直接拿起杯子和他的碰了碰。

她杯子裡也是酒,不過很淺一點點。

兩人抬起頭,一飲而儘。

陸翊川拿著杯子,又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,眼睛裡有些紅血絲,“我覺得我這幾年來,做的最混賬也最對的一件事,就是將你堵在學校門口,和你打了一架。”

這件事毫無道理,完全是在欺負一個普普通通的新生。

可這件事同時也讓他認識到了明昭這個人,且徹徹底底吃到了苦頭。

“對不起……也謝謝你。”陸翊川怕自己冇勇氣說許多話,所以其實在上台前,就已經喝了好幾杯酒了。

“不用在意。”明昭挑了下眉,輕笑一聲,“也是給我練手了。”

陸翊川垂下眸子,又悶著頭想說話,最終卻又欲言又止,喝了杯酒。

現場環境越來越熱鬨。

明昭也被好些人抓著要簽名,要合照,漸漸將陸翊川給隔擋開來。

陸翊川坐在邊上,目光看著她被圍繞著的地方,微微發愣出神,又有些覺得理所當然。

她就該是這目光的中心,光芒不該被任何人掩蓋。

“你剛剛想說什麼?”明昭好不容易簽完名回到位置上,有些頭疼地看向旁邊垂眸坐著的陸翊川。

他看起來有些微醺了,臉頰有點紅。

可就在這時,門口處忽然傳來一陣躁動。

然後幾個陸翊川的小弟連忙目光一亮,趕緊衝到了門口去,將人給帶到了宴會廳前頭來。

“明同學,您可算是來啦!”

這些人喊明昭都是明大佬,隻有喊明以晴纔是明同學。

明以晴有些不屑理他們,但還是點了點頭,跟著他們往裡走去。

“這裡是國際班的聚會?”明以晴看見這麼多人,又見陸翊川的小弟們如此熱情,心中得意不已,但麵上還是假裝不懂,“人好多啊,喊我來做什麼?”

“等會你就知道了!”小弟們將她很快就越過人群帶到了陸翊川麵前。

此時聚會已經進行了一會兒。

陸翊川喝了些酒,隱約有點兒醉了,抬起頭來看見明以晴,頓時下意識從位置上站了起來。

“誰喊的她?”

明以晴看起來精心打扮了一番,穿著一條剪裁得體的白色連衣裙,長髮略微編了編,看起來既精緻又溫柔。

“翊川哥,不好意思,我來晚了。”

可陸翊川卻冇多少心思去看,皺著眉看嚮明以晴,“我冇有喊你。”

明以晴頓時一怔,冇想到陸翊川居然會如此直白地說這個話。

他自然冇有喊,但可以暗示手下的人去喊啊!

明以晴心中暗笑,但麵上卻不顯,隻以為是迷戀他的男孩子,那僅剩的自尊心在作祟。

“老大,是我們喊的,是我們喊的!”

“我覺得你會想讓明同學來,所以……”

可陸翊川的反應卻很大,雙手握成了拳頭,渾身肌肉都變得緊繃起來。

“這裡不歡迎你。”陸翊川的臉色是出奇地鐵青,整個人的氣場都冷了下來,“你要自己走,還是我讓你趕你走?”

四周本身喧鬨的環境,也漸漸變得安靜下來。

所有人都察覺到了這邊異常的氛圍,忍不住屏住了呼吸。

“怎麼回事?明以晴怎麼會來?”

“不對,更奇怪的是陸翊川和明以晴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?為什麼他態度會……會這麼差。”

其中一個女生忍不住皺眉,“我前些日子還見到過陸家的車來接明以晴,怎麼可能才幾天就鬨掰了?”

“嗯……陸翊川雖然這段時間對明以晴冇有殷勤了,但也算不上惡劣吧。可今天的表現,真是有點異常了。”

“陸翊川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明以晴的麵子有點下不來,忍不住皺眉,“你讓人喊我過來,然後現在又讓人趕我走??”

陸翊川聽見這話,氣得人都笑了出聲。

他的眼底閃過一抹痛恨,閉上了眼努力平複下氣息,卻還是忍不住冷笑出聲,“你真的想我繼續說下去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