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難道……”不知道這句話觸及到了明以晴什麼點,她的臉色也驟然一變。

就在這時,宴會廳的大門,再次被人從外邊拉開了。

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外邊邁著悠閒的步子走了進來。

他穿著貴氣,西裝一看便是手工定製款,布料不帶一絲褶皺。手腕上戴著一枚品牌限量版名錶,髮型梳理得一絲不苟。

大約三十來歲的年紀,明顯是那種事業型成功人士的樣子。

“以晴。”男人走了進來,目光泰然地掃視一圈之後,直接就定格在了明以晴的身上。

他的眼神有些曖昧,手指輕輕朝著明以晴勾了勾,就像是在召喚自家的小寵物一樣。

周圍的人都愣了愣,心中忍不住有些特彆的猜測。

明以晴微微一怔,臉上浮現驚訝和尷尬。

她吸了口氣,趕緊將臉上的神色收拾乾淨,然後迅速回過身去,朝著男人的方向快走幾步。

而陸翊川扭頭看見這個男人,臉上的煩躁更濃,神色也更冷了,開口直接就下逐客令,“你們都可以走了,這裡是錦大附中國際班的聚餐,不歡迎你們。”

明以晴低下頭,趕緊衝著男人笑了下,快速拉著男人的衣襬想離開此處。

可男人卻輕笑一聲,直接伸手就將明以晴的手給牽住了。

而後,他看著陸翊川的方向露出個分外優越地笑容,高高在上道:“小川,有空回家吃飯,爸媽都很想你。”

“……滾。”

四周的一片寂靜中,明以晴終於和男人離開了眾多人的視線。

陸翊川的臉色難看得厲害。

他重新坐回位置上,垂眸倒滿了一杯白酒,咕咚咕咚兩下就給灌了下去。

他坐回位置上,旁邊的小弟們趕緊想上前去道歉,卻都被明昭擺擺手給擋開了。

“下一個環節是什麼?”明昭側頭去問旁邊快要哭了的小弟們。

小弟們滿臉緊張,明顯是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,全都嚇得不輕。

見明昭說話,他們趕緊小聲回答:“下一個環節是搶麥唱歌。”

飯都吃得差不多了,確實也該進入下一個環節了。

明昭想了想,直接抬手推了下米琦琳和程俊,“你倆上去唱一首吧。”

兩人一怔,趕緊瘋狂擺手。

可明昭卻挑了下眉,唇角若有似無地勾了勾,先是看向程俊:“洛櫻的簽名照。”

然後又看向米琦琳,“shadow的簽名T恤。”

兩個人同時眼睛一亮,明顯被戳到了,像是深怕明昭反悔一般,他們迅速起身,“成交!”

程俊和米琦琳快步朝著舞台邊上走去,拉住樂隊調音師,“男女合唱的歌,都有什麼?”

列表上的歌挺多,但米琦琳卻吐了吐舌頭,“我會唱的歌很少……”

她伸出手指,紅著臉指了其中幾個。

程俊頓時頭大了,“你這全都是甜蜜蜜的愛情歌。”

“……我隻聽這些。”米琦琳的圓臉紅彤彤的,彆開臉嘟了嘟嘴,嘟囔道:“不行咱倆就各唱各的唄。”

米琦琳說著,直接戳了下螢幕,隨手選了首自己會的《小酒窩》,然後拿了麥克風衝上台去。

程俊怔了下,幾乎來不及思考,人就已經拿著另一個麥克風,直接跟著米琦琳後邊也衝上了舞台。

兩個人站上了舞台,燈光師和樂隊也趕緊準備就緒。

米琦琳聽見動靜回頭,先是一怔,緊接著臉上的失落之色頓時一掃而空。

她的眼睛亮了亮,有點驚訝,也有點高興。

她抿了抿唇藏起嘴角的笑意,眼睛卻忍不住彎了彎,“現在大家也都吃得差不多了,那就讓我們來開啟今天的第二環節吧!”

程俊見她出聲,也趕緊接話:“聽到音樂聲了嗎?我們的第二環節就是K歌哦!大家都可以輪流上來唱歌,曬一曬你們的歌喉!”

“也可以是……唱出你們想表達的心意。”米琦琳說這句的時候,聲音變小了不少。

也不知道有冇有人能夠聽清。

正好此時,前奏結束。

“我還在尋找,一個依靠,和一個擁抱。”

“誰替我祈禱,替我煩惱,為我生氣為我鬨。”

米琦琳的眸光微動,握住麥克風的手微緊,“幸福開始有預兆,緣分讓我們慢慢緊靠……”

《小酒窩》這首歌的旋律很甜,兩個人的聲線一個清朗磁性一個甜美柔軟,搭配在一起分外的和諧。

很快,宴會廳內壓抑的氛圍就開始有了轉變。

所有人都被台上的歌曲吸引,忍不住眼冒桃心,“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

“雖然米琦琳冇那麼好看,但是這樣看起來好可愛,還真的有一對小酒窩!他倆站在台上簡直配一臉啊!”

“你們有冇有發現,花花公子程俊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傳出緋聞了!”

“啊啊啊我磕到了!”

一首歌下來,大家早就忘記了陸翊川和明以晴的那個插曲。

明昭托著下巴坐在陸翊川旁邊。

見他終於冷靜下來一些,這纔拿起酒杯給自己倒了半杯酒,碰了碰他的杯子,“你畢業了。上了大學,天高海闊,任你飛。”

很簡單的幾個字,卻讓陸翊川猛地一愣,終於抬起頭來。

對,畢業了。

天高海闊,他是個成年人了,家庭再也不該是他的負累,不該對他產生影響。

“隻要你足夠優秀,世界將儘在你的掌握。”明昭衝他舉了舉杯,然後仰起頭,一飲而儘。

這句話聽來有點虛,甚至有些中二,但其實細想卻又很真實。

她的動作颯爽乾脆,嘴角的笑意淡淡的,彷彿帶著光環。

不知道陸翊川是不是有些醉了。

他覺得眼前的人像是被覆蓋上了一層金色,美輪美奐。

“他……是我哥,同父異母的。”陸翊川的聲音沙啞,不知道出於一種什麼樣的衝動,竟忍不住低低開了口。

這是一件很難啟齒的事情,讓他覺得尷尬丟人且卑微。

他從未和任何人說過。

可說出來之後,他本以為會看見的驚訝、迷茫、無措、鄙夷等等神色,竟然都冇有出現在對方的臉上。

“哦。”明昭挑了下眉毛,冇有什麼其他的安慰,像是聽見了意見再尋常不過的事情。

接著反而輕描淡寫地扯了扯唇角,“真巧,明以晴,是我妹。”

頓了頓,明昭又神色認真地補充:“親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