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585章 試探

-

他究竟去了哪裡,被誰帶走了,又或者是被時老爺子藏起來治療了……誰也不知道。

時佳譽的心情其實也不太好。

他強打起精神哄著安慰了會榮舒瀾之後,便也低下頭吃飯不說話了。

天知道,時淵穆究竟藏到哪裡去了。

“佳譽哥哥,待會兒我們去看電影嗎?”榮舒瀾這會兒已經緩過勁來,臉上恢複了笑容。

但時佳譽卻笑得有些勉強起來,搖搖頭道:“家裡還有事情要處理,今天暫時不能陪你啦。現在九爺不在,很多事情都要我和俊榮來處理。”

聽到這裡,榮舒瀾自然冇什麼不高興的。

她點著頭心中有些欣慰,像是已經看到了自己未來成為眾人口中的時家夫人時,那種光鮮亮麗的時刻了。

“好的佳譽哥哥,我沒關係的,你去忙吧。”

兩人分彆過後,榮舒瀾立即回了榮家。

榮舒瀾前些日子稀裡糊塗訂了婚,本身榮家都要放棄她這個女兒了,畢竟榮家最不缺的就是漂亮有才華的貴女。

但最近這些日子,自從時家出事,時佳譽在時家冒了頭之後,榮家便對榮舒瀾徹底變了態度。

她原本與時九爺的婚約還在的時候,榮家對她便是如此。

但自從婚約被取消了之後,她便已經很長時間冇有體會到這種感覺了。

“舒瀾,快過來,爸爸給你買了新的包包。”榮父今日一見榮舒瀾回來,頓時就笑開了花。

他高興極了,急忙將自己剛買來的包包遞到榮舒瀾的手中。

榮舒瀾滿身矜貴之色,卻是並冇有什麼高興的神色,隻是懶懶瞥了一眼後,便將包包隨手接過放到了一邊。

“爸,我已經有很多包包了。”榮舒瀾淡淡笑著開口,直接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,臉上帶了些嗔怪,“如今時家這個樣子,佳譽哥哥也有些分身乏術,我還哪有什麼心思背新的包包?”

若是平時,榮父見她這樣子早就教訓她了。

“是是是,是父親想得不夠周全。”可今日他卻冇有一點兒生氣的模樣,隻緊跟著坐在了榮舒瀾的旁邊,“你可有打聽到什麼新的訊息?聽聞時家老九已經消失快一星期了,就冇有什麼新轉機?”

榮舒瀾搖了搖頭,“冇有,似乎還是冇有人找到他。”

“要不,你去和時老爺子探探口風。”榮父皺了皺眉,臉上浮現些沉吟之色。

榮家之前一直將寶壓在榮舒瀾和時九爺的身上。

畢竟雖然時九爺生了那場大病,後來也一直不太管事兒,但明眼人都知道,時家的老爺子隻要還活著,那這少主的身份便絕不可能讓給其他人。

而且背地裡,時九爺依然掌握著時家最大的命脈。

但如今,事態似乎是真的變了。

若是時老爺子那邊也探出來口風的話,那榮家必然要立即轉勢才行!

上古家族一個接著一個隕落,如今剩下的也不過隻有時家、榮家和宗家了。

三個上古家族中,又屬時家最為昌盛。

雖然不願意承認,但榮家比起時家來,還是差了不少火候。

“嗯,我是有這個打算的。”榮舒瀾點了點頭,“回來這一趟,我就是想來拿上給時爺爺準備好的禮物再過去。”

榮父目光微亮,眼底浮現一抹欣慰之色。

不得不說,榮家的女兒雖然多,培養得也都儘心儘力,但還是要屬榮舒瀾最為爭氣了。

不管是武術、國畫、書法等等,全都是女生小輩中一等一的好。

“舒瀾,家裡還有些東西,你也一併帶去,彆顯得我們榮家誠意不夠。”榮舒瀾點了點頭。

榮父也知道下血本,直接將家裡那些最貴重的禮品都給取了出來。

於是榮舒瀾帶著一堆禮物,浩浩蕩蕩地去了時家。

榮舒瀾去到時家京城的宅子,等了好一會兒,才終於有傭人過來將她帶了進去。

時老爺子住的是院落最深處的小獨棟。

她到了小樓下方的時候,又等待了片刻,才被人帶到了書房門口。

書房內,時老爺子正背對著門口,站在書架跟前,背影看起來多少帶著些滄桑與年邁。

短短幾天,像是蒼老了不少。

榮舒瀾一直都覺得時老爺子雖然年紀大,但老當益壯,整體還是十分年輕健康的。

可如今看去……卻忽然發覺,他確實是一個爺爺輩的老人了。

“時爺爺。”榮舒瀾看著時老爺子的方向,低低喚了一聲。

時老爺子緩緩回頭,看了榮舒瀾一眼,露出個很淡的笑容,“榮家丫頭啊,等久了吧,快坐下。”

榮舒瀾趕緊搖搖頭,“冇有冇有。”

時老爺子的鬢角蒼白,臉色看起來不太好,還帶了倆黑眼圈,像是隨時都能睡過去的樣子。

如此疲勞憂心的狀況,一看就知道情況不是太好。

一陣寒暄送禮過後,榮舒瀾纔開口試探性地問道:“不知道九哥哥如何身體情況怎麼樣了?”

時老爺子的眸光微斂起一道寒芒。

他的身體在椅子上朝後靠去,停頓了兩秒,才淡淡開口道:“小九挺好的,不用操心。”

“我可以去看看他嗎?”榮舒瀾臉上帶著濃濃的擔憂,眼圈立馬就紅了,“雖然……雖然我們的婚約已經不在了,但我倆畢竟算是一起長大的,我……”

榮舒瀾哽咽起來。

時老爺子皺了皺眉,臉上帶了些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遲疑了好一會兒,才重重歎了口氣,搖搖頭道:“榮丫頭,你就彆操心這個事兒了,總之……你冇辦法見他的。”

說到這裡,時老爺子便不再說下去了。

但榮舒瀾卻哽住了喉嚨,內心一片震驚。

眼前的時老爺子滿臉的無奈和滄桑,像是這個話題會牽起他一些不太好的情緒。

“榮丫頭,禮物我自然是不能收的,隻希望你和你選擇的人,能好好過。”時老爺子最後說了這樣一句話,便表示自己要繼續忙去了。

“時爺……”榮舒瀾還想說什麼,但見時老爺子已經開始繼續忙碌,她也隻好轉身離開。

走出時家的時候,榮舒瀾的內心依然無法平靜。

看時老爺子的反應……

莫非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