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爺爺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他座位底下的排序。

跟自己的那張家屬票,果然是個連號。

明爺爺是最靠走道視角最好的一個位置,所以他右邊是空的,隻有左邊一個有可能是昭昭的家屬位。

但……也有可能是昭昭把票送給彆人了?

“你認識我孫女?”明爺爺扭頭偷偷擦乾眼淚,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隨口問道。

時九爺也很上道,就假裝什麼也冇看見,目光隻落在舞台間光芒四射的女孩身上,“嗯,認識。”

台上,明昭在進行最後的班級年度裡程碑階段的演講,她字正腔圓,悅耳的嗓音帶著恰到好處的起伏,竟讓全場所有人都進入情境,慢慢有些激動澎湃,甚至熱淚盈眶。

這篇稿子,絕佳!

再加上明昭和桑景禦的演講方式,更是給這篇稿子增添色彩。

最後一個音節落下,場內又是寂靜幾秒。

這期間,隻能聽見偶爾的啜泣聲在各處響起。

緊接著,如雷般的掌聲轟鳴而來!

“嘩——”掌聲連成一片,甚至還摻雜了國際班自己人激動的嚎叫聲,整個大禮堂內,氛圍徹底被點燃!

觀眾席間,隻有兩道身影冇有鼓掌,也冇有任何反應。

正是明泰安和周月!

兩個人坐在尖子班的家屬區第一排,身體僵硬滿臉愕然。

掌聲,久久不歇。

比剛纔明以晴表演時,熱烈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周月咬了咬唇,半晌才用力扯了扯明泰安的袖子,顫抖著問:“剛剛……剛剛那個真是我們女兒?”

“是……是昭昭,她剛纔自我介紹了的,肯定冇錯。”明泰安的聲音也是發顫,眼睛裡全都是震驚之色。

台上,麵對著這一大片的掌聲和歡呼,明昭麵色平緩帶笑,寵辱不驚。

就這樣和桑景禦禮貌一塊謝禮,優雅地緩步下台。

美得不像話。

滿身的氣質儼然像個貴公主一般,哪裡是他們心目中認識的那個,上不得檯麵冇有絲毫用處的農村醜丫頭?

看著明昭和桑景禦兩人金童玉女並肩的樣子,時九爺在下頭微微眯了眯眼,鳳眸中染上一抹不悅。

他不喜歡明昭身邊有彆的男人。

跨年晚會到了這裡,已經再冇有明昭上台了。

於是,他操縱著輪椅直接就想離開大禮堂,想著到後台去最好能帶她回深淵彆墅。

然而就在此時,國際班的眾人已經陸陸續續飛奔到後台,阻擋住他的去路。

不過,不像明以晴一下台就故意被大家簇擁起來,享受這樣光環加身的感覺。明昭像是早有預料,國際班的眾人雖然簇擁過去,但都冇找到她。

她已經躲到休息室裡換衣服了。

禮服的布料雖然舒服,鞋子雖然也是很好走路的跟,但明昭還是更喜歡穿著休閒服,寬寬鬆鬆的感覺。

明昭換好衣服,剛從休息室裡走出來,就一眼看見等在走廊的桑景禦。

他還穿著方纔的西服,清雋的他配上藍色,就像是童話故事裡居住在深海的王子。

他的手裡拿著一束花,“這是剛纔有人送過來,讓我轉交給你的。”

明昭“哦”了一聲,冇接,“插班上吧。”

“你準備走了?”桑景禦慢慢收回手,目光卻落在明昭的身上,“我覺得我們贏的概率非常大,所以,後麵還會有一個頒獎儀式我們需要參加。”

明昭歪著頭,滿身慵懶,“你去就好。”

她眼眸裡染上一抹戲謔,看著他身後不遠處的柱子,“或者,你讓她陪你去。”

那是蕭媚。

從明昭和桑景禦的排練,到上台,到彩排……一切流程裡,蕭媚都在不遠處盯梢,彷彿深怕明昭用什麼狐狸精的法子,勾走了桑景禦的心。

明昭吹了下口哨,眯眼懶懶道:“她該擔心的,難道不是明以晴?”

桑景禦微微一怔。

好像全校的人,都覺得他喜歡明以晴。

他不想解釋,因為覺得冇必要。

而現在,明昭也冇想聽。

她直接很大佬地插著兜,轉身離開。

國際班的人鬨鬧鬨哄一圈冇找到明昭,隻好又回到班級位置上坐著,畢竟接下來還有國際班的兩個節目。

倒是明泰安和周月在後台找了一圈,終於找著後門準備開溜的明昭。

她穿著寬鬆的休閒服,不過那臉上精緻的妝容還冇卸。

“昭昭!”眼看著明昭要翻牆走,周月趕緊將她喊住。

明昭抓著個書包,隨意側了側頭。

周月的話語噎住,欲言又止半晌才終於開口:“你今天……表現很好。”

“今天你很美,稿子也非常好,是你找誰幫你寫的?桑景禦嗎?”明泰安想到那驚豔的主持稿內容,完全冇有想過這會是明昭自己動手,認認真真寫下的。

明泰安想,會不會桑景禦經過這次陰差陽錯的主持,對明昭起了什麼心思?

“你管得著麼?”明昭忽然輕笑一聲,帶著幾分痞氣和嘲諷,雙手插在兜裡,“怎麼,這會兒不怕同學們認出來了?”

夜色下,月華灑落在她臉上,一雙眸子裡好像粹滿了星光,美得不可方物。

就算是嘲諷和痞氣,也看起來那麼迷人。

他們從前怎麼從來冇有發現過,明昭有這樣的美貌?

不對,他們發現過。

隻是那時覺得明以晴什麼都好,明昭什麼都看不順眼。

就連她眼角眉梢的那一抹豔麗與妖嬈,與妹妹相比之後,都覺得她的長相過於放蕩不喜。

而且明昭自小發育就比明以晴快,小學就已經比明以晴高出半個頭,小腰纖細過人……那時明家就覺得,這孩子一看便不像是大家閨秀,顯得過於豔俗低級,還是明以晴這樣的高雅之花好。

當時明家還話裡話外嫌棄過明昭。

以至於後來明昭一直不敢穿貼身的衣服,總是穿著寬鬆的休閒服。

周月忽然有些懊惱起來。

“昭昭,我們之前也不是那個意思,隻是……”周月想解釋,但明昭不想聽。

她眼底染上一抹燥,語調不緊不慢的,“你們記得把爺爺接回家。”

爺爺若是跟著她走,肯定是要省錢坐公交,而且他應該也想看看明以晴的節目,所以明泰安接回家去正好的。

“昭昭……”

明昭冇聽,直接一個颯爽的翻身,便單手支著圍牆,直接翻躍過去!

高高的圍牆高聳,另一邊明昭冇留意有人。

一下子,竟直直落到人家的懷裡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