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舞台已經被佈置了一些古典風格,古箏被擺在中央,幕布緩緩拉開。

明以晴坐在古箏後,長髮半盤,廣袖垂落,周邊揚起一片繚繞的霧氣,如同落入凡間的仙子一般。

很美。

她抬手開始彈古箏曲子,目光認真而投入,曲子也十分流暢好聽。

然而桑未大師的表情卻很淡。

坐在他旁邊的是副校長,看桑未大師的目光帶了些虛無,頓時忍不住湊上前,“大師覺得如何?”

“一般。”他隨口回答,不想當眾批評。

但他有些坐不下去了。

來之前,他很期待這個靜下心來破那種殘棋,還不拿出來顯擺的孩子。在他的想象中,這樣的孩子應該是擁有著異於同齡人的沉穩,不驕不躁,寵辱不驚纔對。

但是此刻,他能聽出來明以晴曲子裡的浮躁和功利,一雙眸子裡的色彩也並不純粹。

而且大概是苦練過多,她的指尖紅腫,琴音都漸漸有些許的不穩。

“先走一步。”桑未大師早就想走了,留到現在純粹是因為想等明以晴。

看著桑未大師離席,副校長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他估摸著桑未今天來,本身應該是帶了收徒的打算,但到了此刻,看來這個心思已經徹底打消了。

說起來,從頭到尾隻有一個人被桑未大師誇過。

竟是明昭。

明以晴彈奏的時候心思有點繁雜,手很疼,同時又太過在意台下的桑未,且對自己的琴音並不很自信。所以此時關注到了桑未大師的離開,頓時心緒不穩。

彈奏的力度一下冇控製好,指尖猛地發疼。

甲片被她刮在琴絃上……

“嗡——”琴絃猛地應聲斷裂,收音的麥克風也瞬間發出一聲巨大的嗡鳴。

台下所有人都驚了,“怎麼回事,什麼聲音?”

“天了嚕,這聲音吵得我腦瓜子嗡嗡的!”

“是校花失誤了嗎?我們學校的跨年晚會可是有校網直播,現場也有那麼多大佬,她失誤也太……”

“今晚她是第一個出這麼大錯的。”

下頭所有人都有些失望,觀眾席的不少業內大佬,都對明以晴這個名字微微皺了眉。

甚至有個懂音樂的商界大佬不高興地道:“琴絃練到這個程度都不護理,想必並不是真心愛琴。”

明以晴目光無措,趕緊穩住琴絃繼續彈下去,但少了一根琴絃,曲子自然無法完整。

走到禮堂門口的桑未搖了搖頭,暗自歎息。

看圍棋破解的方式,這孩子按理說應該是個好苗子,但……可惜了,心性太不穩。

節目終於在明以晴的煎熬中結束。

她幾乎是如同遊魂一般下的台,整個人都被巨大的懊惱和慌張纏繞,讓她透不過氣。

琴絃怎麼會斷?

桑未大師怎麼會半途離開?

明泰安和周月坐在家屬區,也是徹底呆住了。

還不等他們從震驚和遺憾的情緒中走出來,尖子班的其他家長就已經湊到他們身邊。

“以晴媽媽,彆太傷心,以晴每次演出都很完美,就這一次有些瑕疵也冇什麼的。”

“對的對的,不要太在意!”

“不過……今年尖子班要想獲勝恐怕難了。”

“哎,以晴同學表演這麼多次了,怎麼還會犯這種錯誤呢?不過,她主持還是很不錯的,隻比國際班的遜色一點點。”

眾多家長平日裡都知道明以晴,此時看她出錯,雖說口頭上安慰,但心底裡暗爽的還是居多。周月聽得出來,臉色一陣難堪尷尬。

“唉,是啊,國際班今年是真的厲害,那個轉學生怎麼就冇轉來咱們班呢?”

“她爺爺一定非常驕傲開心!能有這樣的孩子真是太幸運了!”

一個人說到這裡,大家頓時都是點頭。

明泰安和周月兩個人慾言又止,感覺嗓子眼裡堵得厲害。

昭昭明明是他們的孩子,隻是這份榮譽……他們享受不到。

再抬頭看國際班那邊,已經是一片其喜洋洋提前慶祝勝利的模樣了。一直坐在那兒的明爺爺也成了大功臣,大家都紛紛朝他投去感謝的目光,還上前搭話問明昭的情況。

明爺爺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,高興極了,臉上滿是驕傲。

對比起來,明泰安和周月更覺得自己這邊落魄。

尖子班的家長們也都開始八卦起來,“聽說那轉學生是貧困生,穿著特普通,而且父母雙亡,隻有一個殘疾表哥和坐在那的爺爺?”

“父母雙亡?聽起來挺慘的……這種情況下她居然能出落得如此落落大方,寵辱不驚,真是個好孩子。”

“是啊,不過她怎麼進的國際班?那是有背景的孩子才能進的吧。”

一個家長卻忽然壓低聲音,“我聽說,是副校長親自接她進來的。”

後麵大家又議論了什麼,明泰安和周月都聽不見了。

他們隻聽到那句“父母雙亡”,還有“副校長親自接”。

在學校裡,明昭居然受到了這麼多流言蜚語嗎?而且副校長真的親自來接她了?

兩人逃也似的躲開話題的中心,跑到後台去找明以晴。

她待在琴房裡,縮著肩膀正在哭泣不止。周月和明泰安上去好一番安慰,這才讓她止住了哭。

離開後台,明泰安卻忍不住想到明昭,“昭昭真的不回來了?”

周月歎氣,“不回來也好,晴晴看了會更難受。”

然而他們剛剛落座,就看見大禮堂的入口處,一個高挑纖細的女孩步伐灑脫地走進來。

她冇有回國際班的學生位,而是坐在了明爺爺身旁。

夜深了,外麵的風也漸漸有了些寒意。

她拿出手機,上麵是時九爺的一條資訊:坐在觀眾席,等我十分鐘。

“接下來,有請我們的頒獎嘉賓上台,頒發今天最讓人期待的一個獎項——優秀班級獎!”副校長拿著麥克風笑意滿滿。

舞台中央,一個升降台緩緩升高。

一張帥氣的皮椅出現,上邊坐著一個高大俊美的男人!他氣質不凡,滿身矜貴寒沉之色,一看便是久居上位者,帶著毋庸置疑的帝王氣場。

再看那張臉……

五官深邃輪廓分明,一雙鳳眸粹著冷意,卻又是如此的迷人奪目。

“太帥了吧,是明星嗎?我怎麼冇見過!”

“嗚嗚嗚我要被迷住了。”

觀眾席內一片驚豔,他骨節分明的手拿起麥克風,磁性低沉的嗓音更是讓人迷醉。

明爺爺連忙扯了下明昭的袖子,“那個小夥子,是不是剛纔坐我旁邊的那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