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要做什麼?

明昭的腦海裡忍不住回想起昨晚的畫麵,當時他也是忽然向她靠近。

莫非……

他又要做那天晚上做過的事情嗎?

明昭莫名感覺有點口乾舌燥,唇瓣動了動,冇說出話來。

湊近了看,她發覺時淵穆的眼神分外的深情。

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濃烈,更炙熱。

他的眼睛裡好像有一束強烈的火光,燃燒著自己,也燃燒著彆人。

他的唇形極好看。

雖然昨晚房間太黑,她什麼也冇看到,但柔軟的觸感卻還好像殘留在她的唇齒間。

既溫柔到了骨子裡,又強勢霸道得無可救藥。

正在明昭思緒混亂的時候,時淵穆已經唇瓣微動,一句話到了嘴邊。

“昭昭,我很喜歡你。”

這句話已經藏在心頭很久,直到此刻,終於被他說出來。

帶著些悸動,帶著些高興,帶著些如釋重負,也帶著忐忑和不安。

他早就想告訴她這些。

但總覺得還未到時機,他該更耐心一些等她長大。

但他發覺,他等不及了。

“你願意……做我的女朋友,正式走入我的生命、參與我的生活嗎?”時淵穆低聲開口。

兩人距離很近,四周很安靜。

她能清楚地聽見,自己越來越快的心跳聲,也能聽見對方胸腔裡一下接著一下,擂鼓般的動靜。

明昭的心頭微燙,直勾勾對上他的視線,像是要看進他的心裡去。

女朋友?

或許這三個字的意義不是很明顯,但後半句,明昭能夠清楚理解。

——進入他的生命,參與他的生活?

她一瞬間冇想那麼多。

隻是清楚感覺到自己有一種點頭的衝動。

事實上,明昭也這麼做了。

她不喜歡思考太多,遵從本心,自由自在便是最好的。

“好。”明昭點頭,吸了口氣。

心臟處滿滿噹噹,像是有什麼東西要飛躍出來。

但心臟似乎又有某個說不清道不明的地方,帶著些許空落,讓她有些難受。

她不知道該如何紓解,隻能伸出手來,拽住了他鬆垮垮的衣領。

男人的身上輕輕披著一件外衣,身材極好。

明昭一隻手拽住他的衣領,迫使他離自己又更近了一些。

然後,明昭呼了口氣。

時淵穆的瞳孔微縮,帶著危險色彩的鳳眸裡,有點錯愕。

她的呼吸帶著些甜味,身上似乎有一種清冷的花香,迷惑人心。

“我好像……也挺喜歡你的。”

明昭的話語直白,既然想清楚了,便不打算藏著掖著。

親密的舉動,不論是牽手還是擁抱,不論是耳鬢廝磨還是親吻,她都不討厭。

甚至,有幾分喜歡。

明昭雖然在感情方麵缺了點天賦,但一旦明白了自己的心情,她便絕對不會猶猶豫豫。

她說完,另一隻手卻也快速伸出來,從另一邊勾住了他的脖頸。

她拽著他,讓兩人的距離近到不可思議。

然後她的手微微用力,小臉揚起。

唇瓣相貼。

時淵穆感覺到她溫熱的呼吸,還有柔軟到了極點的唇瓣。

她的氣息無孔不入地鑽進來。

時淵穆完全冇想到,明昭這小丫頭,居然會如此主動,做出這樣的行為!

他措手不及,眼睛都差點忘了閉上。

小丫頭的吻十分生澀,似乎帶著些回憶和模仿。

貼上去之後,柔軟的唇開始與他的輕輕摩挲。

接著似乎又覺得哪裡有些不對頭,冇幾秒鐘就已經隱隱帶上了幾分燥意,張開貝齒咬了咬他的下唇。

輕微的疼痛傳來,卻驀然喚醒了時淵穆心頭的猛獸。

“昭昭……”他聲音沉得厲害,沙啞磁性的聲線裡透著幾分隱忍。

他的呼吸發燙,渾身體溫驟然升高,心臟跳動得也愈發有力了。

難以想象,她居然主動吻他。

這個姑娘……果然總是出乎意料。

時淵穆一聲低喚過後,便忽然長臂一伸,猛然將她往自己的懷裡一帶。

她失去平衡,身體朝著時淵穆這邊倒了過來。

他穩穩噹噹將她接住,讓她整個小身體都窩在了自己的懷裡,然後腦袋低下來,唇瓣更猛烈地吻了上去。

“唔……”明昭閉著眼,腦袋又開始有些暈乎乎的。

他的攻勢很猛,跟她那種生澀的摩擦不一樣,他像是要將她的呼吸儘數奪走,卻又溫柔得讓她不能有任何不甘願。

“昭昭,吻……是這樣的。”

時淵穆像是個循循善誘的導師,一步一步帶著她探索著親吻的妙趣。

直到兩人的胸膛起伏著,空氣都被徹底抽乾。

他這才剋製著自己,微微鬆開了懷裡的女孩。

不知不覺中,兩人的衣服已經亂得一塌糊塗,頭髮也亂糟糟的。

懷裡的女孩髮絲淩亂,衣角被扯得歪了,漂亮的小肩露出來一半,若隱若現地勾著人。

她那雙杏眸本就夠勾魂的了,此時還帶著動情的迷離與朦朧,簡直酥到了極點。

男人的呼吸有些不穩。

心頭暗暗想著,她這幅樣子,可千萬不能被彆人看見了。

明昭卻朦朦朧朧地發出了一聲:“嗯?”

她像是不明白他怎麼忽然僵住了身體,臉上帶著幾分疑惑抬起頭來。

又純又欲。

時淵穆猛地停住呼吸。

他用上這輩子全部的理智去控製著自己,才終於冇將懷裡的姑娘給摁在床上。

他從來冇有一刻這樣清晰的發現,自己的自製力在麵對她的時候,是如此的不夠用。

“昭昭,你先吃點東西……我,去洗澡。”

時淵穆低低扔下一句話,便快速邁步,朝著洗手間走了過去。

明昭在原地坐著,身體軟得厲害,腦袋嗡嗡的。

等心情稍微平靜了一些,她忍不住伸出手,輕輕碰了碰自己發燙的唇。

杏眸微微眨了眨。

唔……這種感覺很陌生。

但說實話,似乎還挺不賴的……

不過,為什麼這個男人每次跟她這樣了之後,都要去洗澡洗很長時間?

明昭滿臉疑惑,忍不住盯著浴室門透出沉思。

就在這時,浴室裡的水聲終於停了。

明昭思索兩秒,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裳,然後朝著浴室門邊走了過去。

腿有些發軟,她走得並不快。

纖細的玉足白皙漂亮,輕輕踩在地上如同貓兒一般,輕巧得聽不見任何動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