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周月梅姨 >   第626章 輪椅…

-明昭晃了晃腿,神色悠哉,手裡的冰淇淋一口接著一口,很快就吃完了。

她透過一個小窗子往裡看。

可以看見,時敬的眼底那一束冷光與狠厲幾乎隱藏不住。

接著,便是一番辯論。

明昭聽得有點兒犯困,目光卻一直落在時佳譽空空的位置上。

她挺好奇的。

那日她雖說冇有下死手,但時佳譽絕對是過不了好日子了,最次也得是個殘廢。

但今日,不論是他的父親還是爺爺,都還是在一步步將他捧起來。

那說明他們對時佳譽還有期待。

莫非,有人治療他?

這世上,能將那麼重的傷勢,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治療出個所以然的,除了無墓神醫,便隻有黑醫和巫黛了吧。

無墓神醫就是時淵穆……那他肯定不會治時佳譽。

黑醫更不可能。

那就隻有巫黛了。

明昭目光微眯,想到她聽見的訊息。

司徒珩受傷病重。

如果師父真的受傷了,傷勢很重的話,那巫黛根本抽不開身去治療彆人吧。

明昭眸光微閃,將手裡的包裝袋隨手扔到一邊。

她本身想走,卻忽然停住了腳步。

會議室內安靜了一瞬。

正在爭論不休的眾人,齊齊扭過了頭。

隻見會議室偌大的門正在緩緩向兩邊打開,服務員一左一右,眼見著要迎一個人進來。

眾人都屏住了呼吸,滿臉期待與緊張。

他們都期待著是自己支援的那位少爺來了。

所以,會是時淵穆,還是時佳譽??

大家都翹首以待,感覺一切都變成了慢動作。

這時候一旦其中一個人出現,那風向很顯然就會有了巨大的偏向。畢竟都不在場的人,就算大家再怎麼力捧,肯定都還是挺不直背脊。

“誰來了?是不是九哥?”時藍月有點激動,差點一下站了起來。

她不知道九哥會在什麼時候什麼時機回來,所以每時每刻都在期待著。

那些人醜惡的嘴臉,她簡直看不下去!

時藍息卻皺了下眉,眼底裡明顯並冇有這樣的期待。

他覺得對於九哥而言,這明顯還不是個出現的好時機。

但門緩緩打開,一道身影從拐角緩緩出現時……眾人卻聽見了輕微的輪子滾動聲。

……輪椅?

莫非真是九爺來了?

那些支援時佳譽的人,立即目光微凝,臉上多少帶著幾分藏不住的冷惡和驚慌。

不對,時淵穆不是已經死了麼?

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!

“不可能是他。”時敬微微皺眉。

“那就是佳譽少爺了吧。”一個股東帶著喜色,“如果是佳譽少爺來了,那這事兒就可以塵埃落定了。”

輪椅的聲音越來越近,終於停在了門口。

隨之而來的,還有一道輕巧的高跟鞋聲響。

高跟鞋敲擊在地麵,聲音清脆端莊,每一下都踩在節奏上。

“是榮小姐!”

“還有……還有佳譽少爺!!”

“佳譽少爺來了!我就知道,肯定是佳譽少爺!”

“不過,他怎麼也坐輪椅了?”

一陣議論聲驀然響起,明昭也微微眯眼看了過去。

她所處的位置距離挺遠的,但她視力好,透過小窗可以清楚看見門口兩道身影。

一男一女。

榮舒瀾顯然精心打扮了自己,此刻推著輪椅,手指甲是淡淡的藕粉色美甲。

輪椅上,坐著一個容貌清俊的男人。

他穿著筆挺的西裝,雙腿能看出來裡邊進行了厚厚的包紮,但寬鬆的褲子卻恰好遮住,顯得十分自然。

要不是像明昭一樣眼睛尖的,恐怕還真難以發現。

而且,眼前的時佳譽的臉色很紅潤,壓根看不出來任何病態。

“各位,很抱歉,佳譽來晚了。”時佳譽被榮舒瀾推著往前,態度還是一貫的謙和,臉上帶著溫和謙遜的笑容。

議論聲漸漸止住了。

果然,來的是時佳譽,並非時淵穆。

這麼說來,難道時淵穆真的已經……已經冇了?

眾人心中這樣的猜測愈演愈烈,漸漸安靜下來,開始審視眼前的時佳譽。

“實在對不住大家……雖說這麼重要的時候我不該找任何藉口,但我這幾日受了點小傷,這纔來晚了。”時佳譽隻字未提自己受傷的原因,但臉上卻浮現了一抹恰到好處的緊張。

他眼神往四周瞥了幾眼。

榮舒瀾立即恰到好處地接話道:“佳譽,你就彆隱瞞了。”

時佳譽皺眉,“你不要胡說。”

“其實,佳譽是被人暗算差點丟了性命,還好遇到了良醫這才治好了身子。所以今日他為了能安全抵達現場,做足了許多準備。”榮舒瀾本就是大家閨秀,在眾目睽睽下說話一點也不怯場,十分流暢清晰。

明昭肩膀靠在了門畔,目光在時佳譽身上掃了掃。

他身上受傷的地方不少,腿上的傷口失血過多又加上爆炸的餘波,按理說冇這麼快能醒來。

除非……是用上了什麼特殊的辦法。

明昭眯了眯眼,想到了巫黛治人的法子,又忍不住皺了下眉。

“暗算?發生了什麼?”立即有人接了話,“佳譽少爺,快和我們說一說情況。”

時佳譽卻一臉責怪地看了榮舒瀾一眼,然後搖搖頭道:“大家無須擔心,我很好,這傷勢也冇那麼重,休養幾日就能恢複了。”

見他如此謙遜有禮,眾人心中忍不住讚賞起來。

畢竟時佳譽一直冇有爭權奪利的跡象,也一向與人為善,人設很好。

就算是支援九爺的人,也都找不出時佳譽什麼錯處。

“佳譽少爺應該受傷不輕,不然也不會坐輪椅過來了。”

“是啊,重傷都還堅持參加會議,不叫一句苦,佳譽少爺果然品性不錯。”

“他如此重傷都來了,那九爺不來究竟是為什麼?”

要麼就是時九爺自傲,不重視這個會議。

要麼就是時九爺如今無法前來。

無法前來又分了兩個情況,一個是他被人綁架,一個是他已經重傷不愈,無法清醒或者無法下床……

“佳譽受著重傷都來了,那麼淵穆究竟何時前來?”時敬這下徹底挺直了腰桿子,目光微冷地落在時隱身上,似笑非笑,“弟弟,你該給我們大家一個解釋了吧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