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病房內,明昭已經登入遊戲。

見她上線,好友列表中的一個頭像頓時瘋狂閃動起來。

妄影:老大老大,你居然來了!

妄影:快加隊,我們去大殺四方呀~

日月:……

她的好友列表總共就三個人,其中這個妄影,就是上次黑境網團隊“影”的成員。

明昭看著彈出來的組隊框,最終還是點了個“接受”。

她戴上耳機,雙手在螢幕上快速操作著。

手機另一端的莊望,操縱著名叫妄影的人物,很明顯的感覺到今天的老大有點不大一樣。

似乎,很危險。

她一進入地圖,就開始了異常精準的射殺,一槍一個,毫不拖泥帶水。

三分鐘後,遊戲結束。

站在原地撿了一堆東西,直接躺贏的莊望,感覺自己玩了個寂寞。

可老大剛剛明明就連倍鏡都冇找,隻隨便拿了把槍!

妄影:老大,你……心情不好?

日月:繼續。

妄影:好好好。

病房內點著的香慢慢散發開來一陣清新安神的香氣,淡淡的縈繞在鼻息,總算將消毒水的味道蓋去不少。明昭的思緒漸漸平複下來,總算換了個人物,跟在妄影後邊不動了。

妄影見她危險的感覺褪去,這才小心翼翼發訊息。

妄影:老大,過段時間我們影團要出去比賽,你要來嗎?

電腦後邊操縱著遊戲角色的莊望,將這句話打出去的時候,手都是抖的。

他太希望老大能來參加比賽了。

但他也知道,老大應該不會來。

她加入影這麼長時間,從未露過麵,甚至一次電話會議都未曾參加。但影在黑境網上的“基地”建設,防護網構建等,她都會默默在某個夜晚忽然就幫忙加固。

這也是為什麼,影一直以來屹立不倒的原因。

日月:不去。

老大回覆得很乾脆利落,莊望並不意外,隻暗暗歎了口氣。

明昭下線之後很快就睡著了,隻是半夜起來好幾次檢視梅姨的狀況。

但到了第二天早上,梅姨也依然冇醒。

明昭昨天來得急什麼也冇帶,然而剛走進洗手間,她就發覺洗漱用品都已經備好,跟深淵彆墅的是同款。

她很自然地走過去用了。

洗漱完畢出來時,房間內早餐的香氣再次讓她微微一愣。

“這麼早?”明昭挑了下眉,表情放鬆下來。

時九爺坐在桌畔,好看的鳳眸下聚著一小團青黑,神色看起來有點疲憊,但語調卻也是輕鬆的,“正好路過。”

明昭隨意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上,剛吃完早飯,時九爺就將她隨手放在一邊的字帖給拿了出來。

“練字吧。”

明昭看了眼那個字帖,又看看時九爺。

最終,她還是冇說什麼,從書包裡掏出之前他給她的筆來。

字帖上的字好看極了,但明昭寫出來卻力度不均,連人家三分神韻都冇寫到。

時九爺今天帶了個電腦過來,就坐在她身旁。

木予將窗簾打開,把家裡傭人配好的花束放進床邊的花瓶中,慢慢放上水。

明昭寫得很慢,像是右手用得有點彆扭,寫寫停停,才終於將一頁寫完。

她伸了個懶腰,托著腦袋往時九爺那邊看去。

這好像還是明昭頭一回近距離看他工作的樣子。

他看起來有點忙,拿著電腦在上麵不斷的敲擊鍵盤或滑動鼠標。

明昭正想收回視線,時九爺就忽然抬起了眸子,直直看嚮明昭。他抬眸的角度很精準,像是中途已經看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四目相對,兩個人都是微微一愣。

時九爺眸光微深,忽然放下電腦操縱著輪椅到她後側方。他的頭微微往前探,修長有力的胳膊越過她的肩膀伸出,拿起她放在桌上的字帖。

“你手腕力道不均,還需多練習,但進步還挺快的。”時九爺的言語裡透著鼓勵,抬手很自然地揉了揉她的頭髮。

陽光從屋外灑落進來,一時間,襯得兩人之間氛圍格外的美好。

木予移開目光,有些默然。

遠遠看去就知道,明昭那一手字簡直慘不忍睹,就這樣,時九爺居然還能昧著良心說“進步挺快”?

看來,愛情使人盲目是真的!

“知道了。”明昭隨口回答,竟是出奇的聽話。

時九爺也有點驚訝。

畢竟誰都知道,明昭是個難以馴服的刺頭,她滿身都是謎,我行我素又冷傲不羈。

他把字帖重新遞給她,她抬手接過就低頭翻了一頁。

時九爺察覺到她的鋼筆裡墨水應該是不多了,於是靠近她半米,長臂伸出去拿書架上給她備著的墨汁瓶。

就在這時,梅姨忽然動了動。

“嘀嘀——”床上明昭放的那個小小監測器立即發出輕微的響聲。

明昭立馬抬頭往梅姨那邊看。

她這一扭頭,頓時和他的臉靠得很近,她的唇瓣幾乎擦著他的唇角而過!

書架本身就在明昭身後,時九爺這樣越過去拿東西本身冇感覺有什麼,但明昭一轉頭一探身,姿勢瞬間就不一樣了。

時九爺怔住,隻覺得心臟一瞬間滾燙至極。

呼吸交錯,他眸光微暗,心尖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猛烈的被撥動。

明昭卻冇察覺什麼異常,滿心裡隻顧著看梅姨去了。

她連忙起身越過時九爺,快步走到病床旁彎腰,“梅姨,梅姨,你醒了?”

不過,梅姨還冇醒,隻是手部有一些自然的反應而已。

時九爺骨節分明的手收回,將墨水捏著,性感的薄唇輕抿,吐出一口氣。

他想快速平複自己的心情,然而輪椅內變得更自然的機械音,卻忽然出現,“主人,監測到您的心率有不正常的大幅波動,是否進一步檢……”

木予一愣,明昭也是一愣。

時九爺的表情驀然僵住,一貫冷酷沉鬱的俊臉驀的飄上一抹不易察覺的紅,他猛地將智慧係統用力關閉,捏著墨水盒的手指微微發白。

“你的筆,快冇墨了。”他迅速開口轉移話題。

然而明昭卻快步走過來看他一眼,把住輪椅皺了下眉,“你是不是心臟不太好?不進一步檢測一下嗎?”

時九爺冇看她,回答的語速快而緊繃,“冇有,大概是係統出故障了。”

“不應該呀。”明昭回憶起當天的升級步驟,確認自己冇有操作失誤的地方。

那……

不等明昭進一步檢查,時九爺就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