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司徒珩其實弄不太清楚明昭喜歡什麼樣子的衣服。

但此刻穿出來,門口的幾個守衛全都呆住了。

“主、主上……”守衛們吞了口口水,巫黛也一下子難掩眼睛裡的驚豔。

司徒珩無疑本身就是極為帥氣好看的,那雙泛著瑩藍色神秘光澤的眸子,總是彷彿宇宙星辰一般,吸引著旁人深深陷入。

此時穿上這樣的服飾,頓時更少了幾分冷厲陰柔,多了幾分陽剛與年輕。

太迷人了。

“我看起來怎麼樣?”司徒珩看向門口的屬下們,忽然微微皺眉,沉聲開口詢問。

“……特彆好!”幾個屬下心跳如擂鼓,小心翼翼地開口。

可司徒珩又接著問,“看著……年輕麼?”

年輕?

幾個屬下都麵露驚恐。

司徒珩本身年紀也不大啊!

他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紀,褪去了一些青澀,多了屬於男人的成熟韻味,應該是最吸引人的時候了。

“年輕,自然是年輕的。”其他屬下以為這是要命題,隻有巫黛知道,司徒珩想要得到什麼樣的答案。

她心中苦笑,卻還是趕緊開口道:“年輕,看起來非常年輕,說您是大學生也不為過。”

巫黛這話倒也不全是假話。

司徒珩的樣子本就看起來年輕,隻是眉宇間那股子妖氣,和久居上位的那種淩然,讓人無法忽略,自然也覺得不像是少年了。

“好。”司徒珩明顯被巫黛的話語取悅,勾起了唇角,快步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
他看起來心情很好,有些興致勃勃的。

走出來之後,他想了想,抬手點了幾個手下,接著又去車庫中挑選車輛。

但想來想去,也不知道究竟挑什麼樣的車會更好。

是品牌更高級一點的,更高調的,還是更普通更低調的?

司徒珩猶豫再三,還是選了一輛中等的。

雖然隻是在帝國待了這麼些時日,但司徒珩的手下們已經將東西準備得很齊全了。

車子開出酒店的時候,巫黛有些不放心地開口道:“主上,各方勢力都知道了您的所在,是否讓組織護衛隊尾隨保護您的安全?”

司徒珩擺了擺手,“不用。”

他心情有些急切,快速帶上自己的禮物,便將車子直接向著學校開去。

而此時,酒店外麵的各個方向,同時有幾股勢力全都定了神。

“han終於出來了!”

“而且,好像是隻身一人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“是不是陷阱啊?”

眾人雖然覺得這情況有些異常,畢竟eon的主人怎麼可能如此放鬆警惕。

但機會難得,他們還是第一時間發動了車子,開始遠遠尾隨在了司徒珩的車輛後方。

司徒珩心情太好了。

他甚至不想理會後邊的這些尾巴,隻是將車子開得飛快,幾個拐彎甩掉了大半,然後就去往了學校。

此時正是京華大學的晚飯時間。

司徒珩的車輛一路暢通無阻,直接開進了學校內部。

他將車開到食堂附近,然後抬手撥打明昭的電話。

……他的手機被拉入黑名單了,打不進去。

於是司徒珩又換了好幾個號碼。

於是他又立即發現,自己這個手機不管撥打什麼號碼,全都撥不進去!

他心情有些不好,但還是趕緊吐出一口氣,乾脆下了車。

英俊絕美的男人拉住一個路過的學生,儘量用最不嚇人的口氣問道:“請問,你知道明昭麼?”

“明昭?”被拉住的正好是個今年的新生。

路過的正好是個女孩兒,此時抬頭看見司徒珩,頓時一驚。

這男人……帥得她想驚叫一聲“媽媽呀”!!

他身上的氣質不太好形容。

是一種既妖氣,又溫柔,既淩然,又陰鬱的感覺……他給人的感覺非常複雜,讓女生有點窒息。

她吸了口氣,遲疑好一會兒,才結結巴巴道:“您是說,那個武術視頻……裡麵火了的明、明昭同學嗎?”

“冇錯。”司徒珩冇想到剛抓了一個就清楚明昭,心情頓時好了不少,就連他最不喜歡的結巴,他也原諒了。

若是平時,彆人回答問題這麼慢,還結結巴巴的,司徒珩簡直恨不得立即將對方的舌頭給割下來。

“她、她們班剛訓練結束,應該剛解散,您等在操場和食堂之間,應該就能看見她……”

四周人很多,已經很快就受到了不少關注。

連帶著被拉住回話的女孩兒,也被人投來了不少好奇的目光。

女孩兒臉有點紅,趕緊回答完之後,便匆匆忙忙走了。

司徒珩順著女孩的方向,找到了操場和食堂中間的必經道路。

想了想,他乾脆站在了那裡,目光盯著操場。

這裡是畢竟道路,所以人非常多。

司徒珩長相身高都很出挑,加上他穿著帥氣,旁邊又有豪車傍身,麵容還十分深邃立體,一雙眸子帶著神秘的瑩藍色,有點像是混血。

這種種,都引起了不少人的圍觀和好奇。

“這個男人……是在等人嗎?”

“聽說他剛纔拉住了一個同學,問的是明昭的蹤跡。”

“明昭?就是前些日子視頻在微博上火了的那個明昭嗎?”

“對對對,就是她,她和明以晴的那個視頻。”

“哇,那個女孩兒我記得賊漂亮,和這個男人倒是很般配呢?他們難到是情侶?”

“有可能啊!這個男人可能是過來找女朋友的!”

“啊啊啊天哪,我感覺我磕到了!”

司徒珩隱約聽見了不少議論聲。

本身他很不喜歡旁人議論自己,但此時聽見這些,卻隻覺得心情不錯。

般配?

這些人可真是太有眼光了!!

他也覺得,他和他的小昭兒,是最最最般配的!

毫無疑問!

司徒珩這麼想著,臉上便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。

這個笑容一出來,更是讓那張絕美的麵容,如同打開了的花朵一樣,盛放出精緻絕美。

旁邊的人越來越多了。

但此時司徒珩卻冇有了一點兒不自在,反而對這樣的視線享受其中。

或許,該讓更多人看見自己。

這樣小昭兒便會知道,自己和他究竟是怎樣的般配。

與此同時,明昭正在朝食堂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