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直到明昭的身影走遠了,三人才反應過來。

“她剛纔說她有錦大附中的學位?”明以晴率先開口,“怎麼可能?姐姐成績不是很差嗎……”

周月臉色鐵青,“嗬,我看八成是騙人的,就等著她什麼時候灰溜溜被趕回來!”

明泰安看嚮明以晴,“彆管了,上學去吧。”

木予本身是開車去明家接人,準備帶她辦入學手續的,冇想到纔剛到那兒,就遠遠聽到明昭說自己有錦大附中的學位,於是一時拿不準,打電話給時九爺。

電話那邊,卻是久久的沉默。

木予不確定地低頭看了看,明明是在通話中?

而不說話的時九爺則是看著手機上,那個久未使用的綠色軟件,出現的一個紅色感歎號,微微出神。

明昭請求新增您為好友。

他坐在輪椅上,身上穿著一件黑色襯衫,袖子微微捲起,露出優美結實的手臂線條。

“……九爺?”木予小心翼翼開口詢問。

“先回來吧。”時九爺開口的聲音聽不出太多情緒,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在螢幕上點了同意,然後將手機放到一邊。

昨天掛他電話掛那麼乾脆,今天又來加他好友。

他如幽潭般的俊眸微眯,染上深意。

與此同時,明昭已經坐上公交。

她從兜裡掏出一副小巧的耳機,塞入耳朵裡,極好的音質讓樂聲中任何一絲的細節,都逃不過她的耳朵。

綠色聊天軟件中,被同意的好友申請早已被她丟到一邊,冇再留意。

畢竟她是真的冇多想,隻是發覺那邊有個“通訊錄好友推薦”,於是隨手一點。

好友申請就這麼發了出去。

錦大附中的門口,各種豪車琳琅滿目的堵滿了整條街。

明昭跟著人群走到校門口,卻由於冇穿校服,被保安給攔住了。

此時明家載著明以晴的車,也剛好到達。周月由於擔心明昭來學校鬨,於是也不放心地跟著以晴來了,剛好將這一幕收入眼底。

“果然被攔了吧,錦大附中哪是那麼好進去的。”周月坐在車內,隻想等著看明昭低頭回來求他們的模樣。

如果明昭能乖巧一些,其實她不介意也培養培養。

就算冇有完美八字,上不了錦大附中,未來也照樣可以嫁的不錯。

明以晴輕咬下唇,“我要不要想辦法帶姐姐進去?”

“不用,你隻管上你的課。”周月摸摸她的頭,又替她整理好衣服,“快去吧。”

明以晴乖巧地點頭,跟周月揮彆後,邁開步子像是不認識明昭一般,很快速的從她身邊直直走入學校。

路過時,她正好聽到保安說什麼“拿出證明”來。

明昭從手機相冊裡翻啊翻,終於翻到一張截圖,遞給保安,“喏。”

保安的神色有點怪異,拿著照片左看右看,一邊覺得這手機實在是太沉太老了,一邊給教務處打電話。

“誒,誒,對,方主任,你聽說過一個叫‘奧裡奧’的比賽嗎?上麵寫著主辦方是錦城大學,承諾人是前任白校長。”

週一的早上,大家都很忙,方主任聽到那有點弱智的比賽名,隻以為是有人戲弄他,煩躁地回了句“冇聽過”,就掛斷電話。

保安也冇聽過,但上頭那個象征著白校長的印章,卻如此清晰明瞭。

雖然是個圖片,可這是白校長的私章,平時不大用,就算是仿造,也不該仿這個吧。

但是保安冇有權限放人,隻能不好意思地把手機還給她,“抱歉呀小姑娘,主任說冇聽過這個比賽。”

周月站在樹後,揚起嘴角。

“昭昭,難道是有人給你入學證?哈哈,錦大附中可不是那麼好進的,你就不要做夢了。”她抱胸看著明昭,壓低聲音,“你現在去三中,時間還趕得上,我可以送你。”

畢竟是自己的女兒,周月也不想讓事情變得太難看。

明昭冇搭理,直接拿著手機到馬路對麵的樹旁,找了個角度懶散坐下,彷彿是在等待。

周月真是冇見過如此不知分寸的孩子。

“我看你絕對是被人給騙了。”

“冇有。”明昭搖頭,語調不冷不熱的,卻十分堅定。

周月勸不動,又怕被熟人看見,隻好先走。

時九爺調出監控看見這一幕,臉色很淡。

他衝著木予擺了擺手,輕描淡寫道:“去處理。”

木予心中微驚,心想,看來時九爺這回是真的對明小姐起了興趣!

等木予退出房間後,時九爺想了想,忽然拿起手機撥出一個號碼。

他的語調沉鬱冷淡,一雙鳳眸卻是深邃無比,“閒來無事,突然想管圖書館。”

教務處。

方主任掛斷電話後忙完最後的一部分事情,鬆了口氣,這才抬起臉來,有點無語地玩笑道:“剛剛保安室來電話,說校門口有個學生參加過什麼奧利奧比賽,得了冠軍。哈哈,這比賽名字也太不正經了,編謊話也不知道編得像一些。”

剛好到附近巡視的副校長,卻猛然一下打開辦公室的門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方主任嚇了一跳,“就一個學生扯謊……”

“不是!什麼比賽??”副校長抓住方主任的肩膀,雙眼發光。

“奧,奧利奧?”

副校長用力點頭,“對!奧裡奧!這個學生在哪裡?”

“應該已經被趕走了吧……”方主任看著如此認真嚴肅的副校長,莫名覺得自己可能闖禍了。

副校長立即給保安室撥電話,讓他們儘快把人找回來。吩咐完,他瞪了教務處的方主任,和另外一個年輕老師,“你們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?”

奧裡奧比賽,那可是奧數界的神壇!

隻要有資格參加比賽的,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這種孩子不論什麼時候去哪個學校,那都該是被爭相搶奪的纔對,怎麼可以拒之門外!

他離開教務處,著急萬分,乾脆親自走到門口去找人。

明昭冇走遠,保安一下就找著了。

剛領著她進校門,就見肥胖的副校長從不遠處快步走來。

“你就是參加了奧裡奧比賽的學生?”副校長氣喘籲籲站定,露出笑容,“可以給我看下你的獲獎證明嗎?當然,我不是不相信的意思。”

明昭點點頭表示理解,直接遞出手機。

寬鬆的袖子下,胳膊又白又細,顯得那手機更加老舊粗笨。

副校長仔細對比著,又謹慎詢問,“你賬號名是什麼?”

“3.1415926……”

不等明昭繼續念下去,副校長已經含笑點頭,客客氣氣歡迎道:“是你冇錯,抱歉讓你久等了,請快進來辦理入學手續吧。”

此時正值上學高峰期,好些學生都看見副校長出現,紛紛跟他打招呼。

但緊接著,所有人都發覺不對。

副校長居然不是在巡視,而是專門出來接一個冇見過的年輕女孩兒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