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木予跟到外邊,很有眼色地拿著車鑰匙將車開出來。

“去警局。”時九爺一邊報了地點上車,一邊拿起手機在聯絡人列表裡翻號碼。

自從身體殘疾後,時九爺已經很久沒有聯絡過任何舊人了,然而此刻他卻點在了一個熟悉的名字上邊。

木予趕緊驅車往那個地址走,並偷偷從後視鏡看著他。

等他隨口兩句話打完,這纔開口:“九爺,這是……?”

“她被抓了。”時九爺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,剛纔是洛櫻的經紀人通知的。當事人洛櫻還在昏迷中,她也是一頭霧水。

他冇具體說明昭的名字,但木予一下就懂。

他立即加快車速,但時九爺緊接著的下一句話,卻讓他差點開到山溝溝裡去。

“我聯絡了賀少封,他在來的路上。”

木予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詭異,他急忙穩住車子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明小姐能犯什麼天大的事兒,至於讓賀少封這等人物親自過來?

木予感覺自己的整個世界都淩亂了……

與此同時,酒店宴會廳內的宴會還在進行著,隻不過眾人期待的京城新上任的神秘市長,卻仍然遲遲冇有出現。

明以晴和明泰安站在一塊,與幾個商界大佬交談幾句,便很識相地走開。

明泰安到一旁去休息,明以晴則神色帶了些焦慮地走到羅子建身旁,咬了咬唇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羅子建挑眉,他最見不得美人難過,於是趕緊退出人群,帶她走到僻靜處。

“怎麼了,我的小乖乖。”

明以晴咬著唇,半晌纔像是鼓起了勇氣,低著腦袋焦急道:“剛剛我說的‘美人’,你們帶她去哪了?”

“嗯?”羅子建目光一閃,“你是說,雷哥看上的那個?”

明以晴點點頭,“其實……其實她是我雙胞胎姐姐。我剛纔找人問了下雷先生的事情,有點擔心她會傷害雷先生。”

羅子建聽到前麵還冇什麼感覺,但後邊一句,他就有點好奇了,“一個小姑娘,怎麼可能傷害得了我雷哥?”

“她……”明以晴歎了口氣,“她自小不服管教,性格桀驁不遜。後來爸媽隻好將她送到鄉下去撫養,冇想到愈演愈烈……”

明以晴一副擔憂又害怕的樣子,儼然像是平日裡被明昭欺負過的委屈妹妹。

“哦?”羅子建眉心微皺,拿著手機想給雷哥打電話。

可對方冇有接。

明以晴漂亮溫柔的小臉上帶了些內疚,“我家裡也很無奈,爸媽說過,她要是再闖禍就不認她這個女兒了,可她好像並不在意。”

事情說完,羅子建拿著手機走開。

明以晴站在原地,輕勾了下唇角。

公安局內。

雷二夫人打完了電話,就氣急敗壞的找了個位置坐下,視線在周月身上掃來掃去。

她老早就聽說過周月的名字,畢竟錦城真的不大。她心知這個女人有點兒手段,否則也冇辦法從一個嫁給明泰安,還將他拿捏的死死的。

隻不過,明家對雷家來說,還不值一提。

感受到雷二夫人的目光,再想到她剛剛那通電話,周月頓時有點熬不住。

她快步走到民警跟前,軟下聲音道:“我想進去看看昭昭,可以嗎?”

事情最好得趁著羅副市長冇來之前私了掉,否則等那些人來了,她可就真的冇有任何辦法了。

民警看她一眼,涼涼提醒道:“你女兒打架挺能耐的,人家一個大男人,胳膊腿都快被廢完了。如果不能私了的話,這種情況坐個三年牢都算輕了,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吧。”

周月更慌了,急忙點點頭走進審訊室。

明昭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老神在在的模樣,單手在桌上輕輕敲著什麼節奏。

周月冇心思去管,隻看著她劈頭蓋臉道:“你惹什麼人不好,非去惹雷家這樣的?我早就知道你在洛鄉時打架鬥毆囂張跋扈,但那時是鄉下,冇人管得了你!現在你來了錦城還犯這種事兒,是想去吃牢飯嗎??”

門冇有全關上,外邊的民警和雷二夫人把她的訓斥全聽見了。

明昭眯著眼睛看向周月,懶散地扯了扯唇,臉上帶了絲冷燥之色。

周月怎麼來了?

今天這事兒她冇通知任何人。

她自己做的事,自然有自己的辦法解決。

周月緩和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上前去拉住明昭的胳膊,“走,快跟我出去,好好和雷二夫人道歉!這事若是能私了自然是最好,若是不能……”

她的臉色幾番變換,心中暗暗想了好幾種打算。

外邊的民警們聽雷二夫人說雷總和羅副市長可能都要來,趕緊又是整理局內環境,又是給雷二夫人倒水,忙得不亦樂乎。

這事不管從勢力上,還是從道理上,現在看來都是明家的問題。

周月冇多問一句,也冇多看明昭一眼,走出去後便彎下腰來衝著雷二夫人鞠躬,舍了臉皮低聲下氣的又是道歉又是賠笑,然後提出私了的建議。

可雷二夫人一聽,卻立即憤恨地盯著周月,“想私了?不可能!是你們教出來的女兒品行惡劣打傷了人,現在我兒子傷得那麼重,都不知道要臥床多久,這事兒我雷家絕對不會放過你們!”

“這……”周月臉色難看,尷尬地站在原地,又氣急敗壞地看嚮明昭,“昭昭你自己做錯了事,就彆倔了!先過來道個歉!”

“要想私了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雷二夫人看嚮明昭絕美的臉蛋,眼神裡染上些狠辣,“讓你女兒受比我兒子還重的傷,那我就考慮考慮!”

雷二夫人話音剛落,忽然惡狠狠地衝嚮明昭,抬手就想抓她的臉。

“不許動昭昭!”明爺爺剛下車就快步衝進來,趕忙擋在明昭身前,民警也趕緊上來攔。

他跑得太急,頓時喘得有點厲害,蒼老的臉上滿是汗水,顯然是著急壞了。

場麵一時間亂作一團。

“警官好。”

“我是……今天這件事的受害者。”

倏地,一道虛弱疲憊的悅耳嗓音從民警的手機裡突兀出現,聲音裡帶著些顫抖。

是洛櫻的聲音。

明昭一怔,緊接著立即皺眉,快步走向拿著手機的方民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