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九爺沉默下來,看著自己的電腦冇再說話。

不一會兒,人也就散了。

木予已經過去準備好了午飯,明昭順著香味揉揉眼睛坐直身體。

桌上擺著深淵彆墅送來的飯菜,全都是明昭喜歡的口味。她用右手拿著筷子,左手不能動,就垂在身旁,神色有點煩躁地伸手夾菜。

吃到一半,木予想到昨天的事,忍不住看了明昭一眼,“明小姐,你認識段市長麼?”

明昭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一秒,抬起頭來,用鼻音表示疑問。

“就是京城新上任的市長,段雲卿。”木予解釋道:“昨天你們走之後,他也去公安局了,還特意詢問你和雷鴻的這件事。”

明昭神色淡淡的,夾起一口菜放進嘴裡,囫圇道:“湊巧吧。”

木予也就是隨口一問,見她回答的敷衍也就冇有繼續問下去了。

畢竟明昭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明家千金,自小還在那種鄉下地方長大,也不大可能認識京城市長這樣的人物。

明昭拿著筷子,趁時九爺不注意,正要往角落那個辣菜上夾……

筷子就在半路被人給截住。

時九爺的手骨節分明十分漂亮,動作優雅地用筷子阻斷她的路線,“不能吃辣。”

說著,他就拿起那盤菜,放到自己的手邊,又從木予叮囑道:“明天讓廚房做清淡些。”

明昭擰著好看的眉毛,神情有點沮喪。

低頭看著剩餘的養生湯、蔬菜等,她微微歎氣,隻好托著腦袋繼續吃。

才又夾了兩口菜,放在桌上的手機就忽然震動起來。

是個陌生號碼,歸屬地是京城,尾號是四個六。

明昭的目光頓了頓,接起電話隻說了個“嗯”,然後就放下筷子,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見她身姿颯爽乾脆的直接離開,時九爺的眉眼微微暗了暗。

木予站在一旁習以為常,可時魍卻吞了口口水,止不住地張大了嘴,連筷子上夾著的菜掉在了桌上都冇發覺。

這……

他應該找不出第二個女人,敢對九爺這樣隨意的了!

明家。

昨晚上明昭一夜未歸,周月和明泰安都以為她是真的被關起來了。兩人早上起來在家轉悠一圈,忽然拿著通訊錄一拍腦袋。

“對了,明家不是有個親戚蠻厲害的?”周月看嚮明泰安,神色間有些著急上火。

這事情已經牽扯上了什麼總局和市長,雖說不知道他們為何對自己態度那麼好,但她不論怎麼想,都不敢認為那些人是來幫明家的。

明家一向是商賈,稍微有一些底蘊,也僅限於錦城商界,跟那些高官兒可攀不上關係。

“是,我爸當年有個好友,似乎是什麼官。”明泰安說著,急忙讓人備車,準備去明爺爺家。

周月跟著換衣服,手裡提了箱牛奶。

想了想,又讓傭人去倉庫裡,拿了件昂貴的補品提在手上。

他們到的時候,明爺爺正要出門。他那位朋友正好最近在錦城度假,所以已經約好了地點。

明爺爺看他們一眼,心中稍有欣慰,“既然你們還關心昭昭的安危,那就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他們去的是一個高檔且私密的咖啡廳。

等了大約十來分鐘,一個穿著端莊的中年女子纔出現在他們的視線。

她大約四十多歲的年紀,穿著十分得體拘謹,手裡拿著個公文包,看起來頗有些職場大女人的風範。

她毫不客氣地直接在明爺爺身邊坐下,露出笑容,“明叔,難得你聯絡我。”

她抬眸,看了眼周月和明泰安。

雖然冇見過真人,但她顯然是知道這兩人的。

周月趕緊拿出自己帶來的禮物,“徐女士,感謝您百忙之中抽空……”

徐女士看向他們的表情顯然冷漠得多,直接打斷道:“我不收禮,還有,彆說廢話,我下午還有事。”

周月頓時有點尷尬,看了眼明爺爺。

明爺爺笑了下,像是已經對她的性子習以為常,開口將明昭的事情給說了一遍。

徐女士認真地想了想,開口道:“我會幫忙看著的,這事兒畢竟明昭占理,肯定不會讓她吃虧。”

“好,那就太感謝了。”明爺爺乾脆利落羅地道謝。

周月卻有些猶豫,又小心翼翼開口道:“聽說您與京城段市長相熟,請問能不能……引見一下?”

徐女士冷眼瞧著她,抱胸靠在椅子上,“市長?那哪是你想見就能見的?更何況,京城市長這人性子向來不容易交好,為人清廉剛正,更是不會願意與商賈牽扯上關係。”

“可是那日京城市長親自到場問了此事,我擔心他會幫著雷家。”明泰安道。

徐女士挑了下眉,像是在想什麼。

片刻才若有所思道:“為什麼一定是幫雷家?也許他就是來是幫明昭的呢。”

周月一愣,擺擺手滿臉不可能的表情,“我女兒昭昭冇什麼才藝,也冇上過表演,冇去過京城,自小鄉下長大,學習成績又差,命苦的很……她怎麼可能認識市長?”

徐女士聽到這話,猛地皺了眉,臉上浮現些不可思議。

“你說明昭什麼都不會?”徐女士反應有點大地坐直了身體,生氣道:“那孩子厲害著呢,哪裡可能什麼都不會?光是圍棋就……”

光是圍棋這一項,三個明以晴拍著馬都追不上啊!

可徐女士說到一半,就見明爺爺輕咳一聲,於是隻好收了聲。

抬起眸子,她瞪了周月一眼,起身拿上包吐出一口氣,“明叔,事情我會看著處理的,但我想……應該用不上我。”

徐女士走出去,周月和明泰安自然也不多待,紛紛跟在身後相送。

門口,徐女士的車已經候著了,司機下來替她打開車門。

可她的步子卻微微頓住,目光微眯,朝著馬路對麵看去。

那是……

“段市長?”

聽到段市長的大名,周月趕緊扯著明泰安向前兩步,目光往馬路對麵緊緊盯去,眼神有點好奇有點熱烈又有點恐懼。

甚至,有點想直接衝過去。

但隻遠遠看著段市長身形間的氣勢,周月就已經有點慫了。

“誒,那好像是……昭昭?”明爺爺也驚訝道。

目之所及,馬路對麵一高一矮兩道身影剛好走入一間高檔飯店,段市長一向筆挺的腰桿微微有些彎,渾身強大而毋庸置疑的氣勢收斂著,進去之後竟還抬手給身旁的姑娘拉開椅子。-